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林凡生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484 2021.02.04 07:09

  昏暗的灯光,发黄的墙壁。

  少年独自坐在房间里,破旧的木板凳子腿摇摇晃晃的,每动一下,寂静的夜里总会响起吱呀吱呀的声音。

  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本书,但很显然,他的注意力并不在上面。

  「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挖出来丢掉。」

  他坐立不安的望着门边,幼小稚嫩的脸上满是焦急。

  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他从椅子上起身,在床边的柜子里翻找着。

  没有药。

  “嘶——”

  胸口传来闷痛,他的手贴着身上的白衣,捂住。

  「若是你的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

  他慌乱的环视着屋子的四壁,最终走进了卫生间,站在镜子前注视着自己。

  与往常别无异样。

  他倾下身,往镜子凑近了些,手放在眼下,微微撑开。

  细看,本是黝黑的瞳孔深处,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幽幽的发出暗红的光。

  「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地狱。」

  “咚咚咚——”

  门边突然响起敲门声,在夜深人静之际让人始料未及。

  他的动作一顿,缓慢的转过头去。

  “咚咚咚——”

  敲门声并未停止,越来越粗暴,越来越剧烈,门板发出震动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哥哥吗……

  心跳声从胸腔厚重的传来,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瘦小的双手有些生疏的拉开门栓,他打开门,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后。

  他愣怔了一会,似乎认出了来人,脸上的表情逐渐从惊讶转为恐惧。

  ————

  “喂,你确定是这里?可别走错了。”

  “老大给的地址就是这里啊,咱们问了那么多人才到的。”

  “可这里怎么看都不是人住的地方吧?”

  两人站在向下石梯的破旧木门前,左右两边是因为长年潮湿而爬满青苔的墙,墙角的缝隙被奇形怪状的东西堵住,却还是在源源不断的淌着污水,空气里有股奇怪的气味,迫使两人捂住口鼻。

  “唔……还是先进去看看吧。”

  “赶紧的,这里臭死了。”

  姚平安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却还是被破门的嘎吱一声吓了一跳。

  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光源,阴风阵阵,实在不像是居住地。

  他打开手机照亮,探出一个脑袋打量着里面:“是不是走错……”

  “你他妈的怎么又回来了?还真以为我不敢报警啊?!”

  一个尖利泼辣的女声打断他,随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响,里面的灯被打开。

  有些突然,刺眼得姚平安眯着眼离开视线。

  “喂,没事吧?”身后的人担忧的问了一句,将门推得更大了些。

  等眼睛适应了强烈的光线,他这才看清里面的情形。

  破败不堪的,家徒四壁的,几乎所有形容穷的词语都可以和这里对上。

  右手边的吧台桌后站着一名女子,正双手叉着腰,怒气冲冲的看着两位不速之客。

  “嗯……请问这里是落日酒吧的地下酒窖吗?”他扶着门框,礼貌问道。

  女子被这一声问愣住了,她眨眨眼,这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

  “哦,是……唔……”她的气势弱了下来,但很快又开始警惕着两人,“你们干嘛?”

  “很抱歉这么晚来叨扰,我们……”

  “喂,女人。”谭易寒出声打断,整张脸上尽写着不耐烦,“叫林凡生的是住在这里吧?”

  姚平安见他口出狂言,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但被他无视了。

  女子的脸色一下就沉下来了,她板着脸,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没有。”她以同样高傲的语气回绝道,“不认识。”

  “啊,那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姚平安真真切切的说道,拽着身旁的人就想离开。

  “撒谎。”

  可惜扬起来的一道嗓子,直接将他的脚步拉住。

  他回过头,惊讶的看着谭易寒走进了屋子,站在吧台前,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枪,当着女子的面放在桌上。

  桌面和枪身的碰撞发出细微的声响,却将女子吓得在原地动弹不得。

  “别想着在我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你还不够格,女人。”他声音低沉,仿佛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十分渗人,“快点把他交出来,我们的耐心很有限。”

  寂静无人的夜里,一把货真价实的枪摆在面前,黑黝黝的枪口对着自己,跟前还站着一个可怕的男人。

  女子似乎在努力抑制着不发出尖叫,恐惧迫使她浑身颤抖,她喘了几口气,在身体的僵硬逐渐消退后,才小声回答道:“好,你等一下,我去把他带来。”

  “不用了,你带着我们去就行。”他毫不犹豫的回绝,掂了掂手里的枪,“别耍花招。”

  女子蹑手蹑脚的从吧台里出来,带着他们向走廊更深处走去。

  姚平安追了上来,跟他耳语道:“这样吓人家不好吧,搞得我们跟土匪一样。”

  “闭嘴。”谭易寒冷冷道,“反正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啊?谁说的?老大那么尽心尽力的保护沈家,保护这些群众,你说这话小心老大打你。”

  “保护沈家?群众?”他满眼都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还真是傻他妈给傻开门。”

  “什么?”

  “傻到家了。”

  幽暗的走廊没有光源,地上坑坑洼洼,姚平安一路上趔趄的好几下。

  不久,前方出现一扇门,橘黄色的光微弱的从门缝里发出,在黑暗里格外显眼。

  “就在这儿。”女子停下脚步,哆哆嗦嗦的说道。

  “敲门。”谭易寒示意她。

  女子无奈只能照做,几声敲门声后,门果然从里面打开了。

  门后露出一张稚嫩的小脸:“有月姐姐?”

  “喂,你就是……”谭易寒凑了上来,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少年。

  可话还没说完,被姚平安一推,强行挤到了后面。

  “你好,你就是林凡生吧?我叫姚平安,你可以叫我平安哥哥。”他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手伸过去做出握手的姿势。

  林凡生愣了一下,目光扫过秦有月僵硬的面容,外边的谭易寒一副被恶心到了的表情看着姚平安,最后到了面前男人的微笑,他踌躇的伸出手握了一下。

  “别怕,是你哥哥让我们来接你的……”

  “哥哥?”林凡生焦急道,“他在哪?”

  “在局里蹲……”

  “啊,他和我们一起呢。”姚平安轻声细语的说道,“他现在在忙,没有时间,所以让我们来接你。”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谭易寒不耐烦的踹了他一脚。

  一张迷茫的小脸将信将疑的点点头,伸出手去牵他的手。

  “你们到底是谁?!”

  还未等三人迈出脚步离开,秦有月突然将林凡生揽入怀里,迫使他挣开了姚平安的手,用自己的身体护着他,气急怒意的冲着两人吼道。

  “哈?不都说了我们是他哥的朋友了吗?女人,你别不识好歹……”

  “放你妈的屁!”她怒吼道,“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

  可这威胁就仿佛小学生幼稚的对他们说要告老师一般。

  姚平安无奈的看着她,而谭易寒则直接笑出声来。

  “报警?随便你,护卫局那群废物现在要是有心思理你就不会喊我们来处理这些琐事。”

  一句话的信息量直接爆炸,秦有月呆愣着,花了好长时间才完完整整的消化这句话。

  “你们是……”

  谭易寒仰着头,眼睛向下的看着她,神色冷漠,不可一世。

  安静的背景下,他的声音第一次变得郑重而严肃:“什恶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