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初晓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984 2021.01.29 22:09

  “姐姐!”

  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宁静。

  众人寻声望去,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走廊门口,手扶着门框,深深的喘着气。

  沈阮阮是一路跑来的,刘海被额上的汗水浸湿了,一根一根黏在了皮肤上,娇嫩的脸涨得通红,白皙的膝盖处还有擦伤的痕迹。

  她深吸口气,在众人灼热的视线下,一步一步走向沈柚。

  锋利的刃口紧贴着女人的脖颈,闪着寒光,看得她心惊胆战。

  “姐姐。”沈阮阮强忍着惧意,站在沈柚身旁,拉着她的衣角,小声道。

  她在劝她收手。

  此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沈柚的一举一动上。跪在地上的女人亦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沈柚。

  她会放过她吗?会饶她一命吗?

  不,她可是恶魔啊,到手的机会又怎会放弃……

  看着沈柚灰暗的瞳孔,她的心逐渐冷却。

  冰冷的刀刃仍抵着她脆弱的皮肤,沈柚右手的伤口还在流血,腥红顺着刀身滴落在她的锁骨,铁锈的味道逼得她喘不过气。

  正当她在心里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时,脖颈上冰冷的触感竟突然消失不见。

  她猛的睁开眼,目光所及之处,沈柚紧皱眉头看着她,脸色十分苍白,似乎是有些虚脱,她手中的刀垂落在身旁,一松手,刀面磕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一声并不大,却像是一颗炸弹轰碎了她的理智。

  脚底像是生了根,她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地,盯着那把被沈柚丢弃的武士刀,眼中是可以溢出来的震惊。

  不可能,不可能。

  她怎会放过自己,放过这个刚才还想取她性命的人?

  她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仁慈”二字!

  她一定另有所图,或许想要拉拢自己,或许是想羞辱自己,或许只是想在其他人面前塑造一个好人形象罢了!

  一幅假惺惺的样子装给谁看呢?!

  心中的怒意在咆哮,地上的刀面反射出她充满仇恨的双眸,她的手不自觉伸过去。

  好,很好。

  既然你敢饶过你的仇人,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宁。”

  一个平淡的男声骤然响起,女人的动作在这一瞬间仿佛被凝成了冰,僵在原地。

  “既然沈小姐都已经放过你了,为什么不站起来道谢呢?”

  她抬眸看去,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孔,那个人就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她,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一直冷眼旁观的黑衣人们都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而他的目光却转向女人准备伸出手的方向,眸色更加晦暗难明。

  感受到他的视线,她的手像是被火燎般猛的往回一缩,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般,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沈柚踢的那一脚可不轻,她才刚直起身,腹部便传来一阵闷痛,若不是被那人扶住,恐怕又得摔一跤。

  “小心。”他的声音很温柔,犹如春风般拂过耳畔,然而到了女人耳朵里,却成了阎王的催命令。

  她打了个寒颤。

  “辰,就算你不喜欢宁,至少也该怜香惜玉一下吧。”那人向身后的男人责怪道。

  被叫做“辰”的男人依旧仿若未闻,几乎从沈柚出现之后,他便再也没什么反应。

  “宁”对于他的冷漠表现得十分淡然,只是挣开了身旁人的手,撑着身子往后走去。

  那人并未阻拦,露出的表情就像看着一群赌气的小屁孩时的无奈。

  等安抚好两人,男人这才转向沈柚。

  “沈小姐,自我介绍一下。”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我叫初晓,是白家的管事,也是百权会的负责人。”

  虚弱的沈柚被沈阮阮扶着,手垂在身侧,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一脸黑线的看着他。

  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初晓也并未生气,只是识趣的将名片收了回来。

  “啊,这两位呢,是百权会的副会长和会长,安与宁,白暮辰。”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侧过身,看向身后的两人,介绍道。

  沈柚依旧冷着脸,表示不感兴趣。

  若是一般人遇到沈柚这样坏脾气的恐怕立刻掉头就走,而跟前的男人却将目光移到了她鲜血淋漓的右手上。

  他略带歉意的说道:“抱歉,这件事是宁冲动了,恕在下管教不周,才让他们擅自行动……”

  说着,他再次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准备递过来。

  然而递到一半,手还悬在半空时,沈柚突然开口:“擅自行动?这难道不是你的意思吗?”

  初晓抬头看她,示意她给出理由。

  “那人真是副会长吗?怎么性命攸关的时候其他人还能不闻不问呢?就这样的地位还能带着这么多人擅自行动?”她一针见血的指出,亲眼看着远处的安与宁脸色红了又白。

  闻言,初晓依然温和的笑着,仿佛“生气”这种情绪在他身上是不存在的。

  他未否认也未承认,而是反问道,“沈小姐不也是一样吗?生死边缘怎么也没见有人来阻止呢?”

  平淡温柔的语气,说出的话却句句带刺,惹得沈柚立即给了他一记刀子眼。

  “不对哦,哥哥。”幼稚的声音响起,两人同时向下一看,沈阮阮不知何时护在了沈柚前面,隔在两人之间。

  “什恶罗的成员们无论是格斗技巧还是心理素质都未曾训练过,所以是否反击是能力问题,而你们百权会却不一样,是意愿问题。拿如此有明显区别的理由来诡辩,会显得双商感人哦。”

  这一通话下来,让人无法反驳。

  初晓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她:“是沈家的二小姐对吧?”

  “不重要,总之不是像哥哥这样装模作样虚伪得要命的人。”

  如果说初晓是暗中背刺,那沈阮阮就是狂轰乱炸了。如此直白的话让初晓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

  沈柚低下头,勉强憋住了笑。

  “我只是在称述事实而已。”不过转眼间,沈阮阮又再次变了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初晓,“毕竟从这围着我们的一圈人来看,还真有些擂台的既视感呢,公平公正公开,没有任何人阻挠,成败得失都全靠个人,就连武器——”她看向落在地上的两把刀,“都是一摸一样的。”

  “难道——就连选手都是计划好的吗?”她故作惊讶,目光有意无意的瞟过安与宁,“为什么呢?就目前看来,以百权会的实力,拿下你们想要的领地是轻而易举的对吧?那又为什么要举行这样一场毫无意义的比赛呢?是想要试探我家姐姐的实力吗?就算只是试探也不至于对你们副会长见死不救吧……”

  她低着头,手摸着下巴,在沉思着,却没发现初晓带着微笑,眼中却深不见底。

  “嗯,真是可怕呢……百权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她抬起头,目光与初晓的在空中激烈的胶着着,仿佛是一场精彩的博弈,一个微小的瞳孔收缩都可能露出马脚,“你们,又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屏一息间都充斥着浓厚的危机感,阳光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屏障隔绝在了外面,随处可闻剑拔弩张的杀意。

  打破沉默的是初晓的笑声。

  “真是精彩的推论。”他赞赏的点点头,“可惜的是,我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说明了,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就这么简单。”

  他退后几步,站到了安与宁和白暮辰的身边,四周的黑衣人宛如被按下了启动按钮,全都严阵以待。

  “之前只是开胃菜,而现在,就是开宴的时刻了。”

  他温和的音调,平淡的笑容,彬彬有礼的举止,眼中却是嗜血的暗红。

  沈柚心下一惊,连忙将沈阮阮拽回了身后。

  而远处什恶罗的成员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早已被吓得动弹不得。

  这杀千刀的,果然还是不肯放过他们!

  沈柚在心里骂了一句,看着包围着她们的跃跃欲试的黑衣人们,神经突突的跳着,脑袋越发疼了。

  正当她拼命想着应对之策时,身后的沈阮阮突然出声。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她并未对沈柚说,而是看着初晓。

  “如果沈小姐愿意向我求情的话,我还是会考虑的。”

  “如果我不呢?”

  “那谈判无法进行,只能采取非常措施了。”

  没有失望,没有愤怒,沈阮阮笑着看着他:“这句话你应该对陆参哥哥说。”

  话音刚落,走廊的门边再次传来一声巨响。

  一个人影再次飞越了走廊,撞破了房间的大门,这一脚踢得比沈柚还要狠,房间里传来了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

  紧接着响起了一个暴躁的声音:“我才没来几个月啊?进什恶罗还得搜身了?姓沈的给我出来!”

  虽然打碎的是她的玻璃,毁坏的是她的地盘,但这个声音传入耳中,沈柚还是没能抑制住扬起的嘴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