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局外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428 2021.04.14 20:27

  爆炸声震天动地,透过窗户看着远方腾起的黑烟,沈蕴南轻叩着桌面的手指突然停住,接着,缓缓攥紧。

  书房里没有开灯,只有桌前的台灯孤独的亮着温和的暖光,书桌上密密麻麻的堆着一摞文件,风从窗户溜进来,吹得纸张刺啦作响。

  他放下钢笔,合上文件,看向那片火光,摇晃着的火苗将夜空染成了橘黄色。他一时间失了神。

  旭日的朝阳缓慢东升,昏暗的书房里有了些许明亮。

  门边突然响起敲门声,沈蕴南闭了闭眼,似乎在缓解着疲惫,他将目光从窗外移开,答道:“进来。”

  门后是沈夫人,端着托盘,她见屋里黑黝黝的,蹙起了好看的眉,抬手打开了墙上的开关:“怎么又不开灯?对眼睛不好。”

  沈蕴南没有答,只是在灯亮的一刻闭上了眼。

  “营养师让我泡的花旗参,喝一点。”说着,沈夫人将托盘放在了桌上,茶水从壶口流泻而出,清淡的茶香沁满了一屋。

  沈蕴南端起青花瓷的茶具,抿了小口,便仿佛脱力了般,靠在了椅背上。

  沈夫人过去揉着他酸痛的太阳穴。

  屋子里寂静无声。

  她知道他又熬夜了,自从沈柚来到这个家,早出晚归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她知道现在不应该吵他,但望着窗外仍旧熊熊燃烧着的火光,她还是忍不住说道:“护卫局发生了爆炸,小柚还在那里……”

  她的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担忧。

  沈蕴南自然也听出来了,平缓的眉头再次紧缩:“你很担心她?”

  沈夫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她又不是我们的女儿。”说完这句话,他突然起身,躲开了沈夫人的手。

  她也没计较,转身走到窗边,凝神看了一会,便关上了窗户,挡住了肆意作乱的风。

  “这次的爆炸……”她突然开口,却只说了一半便没了声。

  片刻后,沈蕴南看向她,眸光晦暗难明。

  “很像那次吧。”他幽幽的说道,接下了她的未完的话,“「Binary Star」那次。”

  沈夫人没有回应,脸上是藏不住的落寞。

  “要不我们还是把小柚……”

  她不甘心的说道,却被沈蕴南无情否决:“别说傻话。”

  他冷冷的看着她,眼里是决绝的冷酷。她垂在身侧攥着衣服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无声的妥协了。

  沈蕴南没有再追问,而是将目光移回了桌前的文件:“看来得让地下城抓紧时间了。”

  接着,谁也没有说话,沈夫人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屋里陷入沉默,良久。

  “爸爸!”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这次没有敲门,沈阮阮边喊着,边自顾自的推门进来。

  “爸爸,姐姐是不是还在那儿?”她的手指向窗外的火光,白净的小脸上写满了焦急。

  见到来人,沈蕴南蹙起了眉,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转移话题道:“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然而沈阮阮又怎会吃他这一套,她问:“爸爸!你回答我,姐姐是不是出事——”

  话音未落,桌上的电话响起,打断了她的质问。

  沈蕴南伸手接起,一声“喂”过后,他的表情逐渐变得严峻。

  “好,我知道了。”

  说完,没有发问,也没有交代其他任何事,便挂断了电话。

  “姐姐怎么了?!”

  没等沈蕴南说话,沈阮阮一个健步冲过来,带起的风吹起了桌上单薄的纸张。

  然而他没有回答,目光沉沉的望向自己的小女儿,冷酷的命令道:“回你的房间去。”

  此言一出,沈阮阮愣了好半响,才不可置信的,缓缓的说道:“什么?”

  “今天一整天,不准再出来!”沈蕴南厚重稳健的声音在屋里回荡,充满威严,不可抗拒。

  可这种生硬的态度就像一个火苗,瞬间引爆了沈阮阮焦躁的情绪。

  “为什么?凭什么?”她一时间竟忘了长辈之尊,在书房里,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大吼大叫,“他们所有人都在那!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我也是什恶罗的成员!”

  “你也是沈家的大小姐!”

  “难道姐姐就不是吗?!”

  问出这句话后,沈蕴南糟糕的脸色竟罕见的停滞了一瞬,他吸了口气,似乎在压制自己的怒火。

  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她,也拗不过她,于是只好去看沈夫人,示意她将沈阮阮带回去。

  沈夫人内心虽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她也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这个家由谁做主,停顿了一秒后,她走过去牵住了沈阮阮的手。

  但却被她甩开了。

  沈阮阮转过身,迅速夺门而出。

  屋里的两人谁都没有动,也没有要去拉她的意思。

  不一会儿,楼底下便响起了尖叫和怒吼。

  “放开!你们给我放开!”

  “小姐,这是老爷的意思,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滚!”

  一时间,大厅里喧闹一片,争吵声几乎惊醒了整栋别墅。

  沈阮阮的声音越来越近,无意义的谩骂也渐渐转变为对沈蕴南的厉声控诉。

  “爸爸,你混蛋!”

  随着“嘭”的一下关门声,刺耳的叫骂声被隔绝了房内,别墅里再次安静下来。

  沈蕴南坐在桌后一动也不动,朝阳的光形成的阴影下,看不清他的神情。

  ————

  从护卫局逃出来后,肩上的林凡生像是失去了灵魂般,总算没了声音。

  男人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将他放了下来,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密切关注着手上的腕表,等待指令。

  比原先的计划慢了,他很清楚,毕竟在中途遇到什恶罗的人的确是意料之外,差点还让他们启动了Plan B。

  他看着手表上一点一点流逝的时间,许久等不到消息,眉头蹙起了一座小山。

  那边也出事了吗?

  寂静的街道上突然传来脚步声,男人瞬间绷紧了神经,从角落里露出半个脑袋,观望着外面的动静。

  是她。

  女法医站在原地环顾了一圈,看见了他露出的身影,边回头警惕着身后的追兵,边跟了过去。

  “怎么还不走,等着他们来把你们抓回去解剖吗?”

  “上面还没有消息……”男人冷着脸,看向了路边密集的红光摄像头,“况且这里到处都是监控,贸然行动只会暴露位置。”

  说着,他恼怒的捶打墙壁。

  没想到那群人竟如此敏锐,使得他们的计划暴露得这么快。

  女法医看着他狼狈的模样,作为对手应该调侃几句的,但她也没资格说什么,毕竟当时谭易寒能找到法医鉴定部来,她自己也出乎意料。

  “你们Binary Star就没有别的计划吗?”她忍不住说道。

  “有啊。”男人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

  女法医没有笑,表情反而冷了许多。

  片刻后,她突然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听闻,男人愣了一下,接着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向她,倒不是惊于她的聪明才智,而是问:“你愿意帮我们?”

  “怎么?我看上去是不顾大局的那种人?”女法医冷笑一声,“轻重缓急我还是分得清的,就当Binary Star欠我们一个人情。”

  她停顿了一下,看向了缩在地上一言不发的林凡生:“你们的目的我大概也能猜出来,但如果是这样的话……”

  她的目光移到男人身上,意味深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