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阴谋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545 2021.04.25 20:27

  清晨有着鸟儿细微的鸣叫,蓝盈盈的天色无暇,温度不似正午般炎热,晨风带着凉意从废墟的空隙间偷溜进来,让他的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有了些许清醒。

  从林凡生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开始,从他点头答应那个冷漠的女人开始,一切便变得模糊不清了,眼前走马观花的闪过一幕幕场景,耳边响起聒噪杂乱的声音,仿佛记忆成了碎片,藕断丝连,在脑海中上潜下浮,却怎么也拼不回去。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脑子里空白一片,思绪就像是被兜在手里的水,越想拼命抓住,它就越是迅速的从指缝间溜走了。

  直到一群人,闯进了走廊,让这本就不富裕的空间更加狭小,空气挤得人更加难以呼吸。

  但没有人注意到他,而是将一旁的男人团团围住。在阵阵私语纷说之间,他默默的站起身来,退到一旁,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晨光的阴影下。

  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他不想再去深究原因,不想再去联系前因后果,不想再去猜想这一晚上的来龙去脉。

  任由心脏的一块被挖去,空荡荡的,又涩又疼。安静将被紧张刺激堵塞住的心口疏通,悲痛和绝望如同决堤的洪流,席卷而来,漫上喉咙,鼻腔,却被干涸的泪腺阻拦。冰冷在体内肆虐,痛楚蔓延至四肢,可发泄痛苦的唯一出口此刻却麻木不仁。眼睛酸涩,竟一滴泪水也挤不出来。

  思绪万千,却无比迟钝。

  他想不通。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仅仅只是一夜之间,他的平凡的人生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混乱不堪,一塌糊涂。

  他意识到自己正被卷入一个巨大的,可怖的漩涡,这是他无法控制的东西,他遥不可望的东西,就如一只大手拽着他的身体,将他拖入深渊,他无法挣扎,无法摆脱,只能任由其摆布,因为他知道,这只大手随时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弱小的他捏碎成残渣。

  而在这一切还未开始的现在,他便已经失去了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失去?为什么要如此置人于死地?为什么要如此决绝无情?

  他们分明,什么也没做错啊……

  他不明白,他不理解。

  即使从小四处流浪,他的生活却从未像现在一般脱离他的掌控。

  心脏被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钝痛,他不自觉的抬起手,想要去捂住撕裂般的左胸口,却在突然间被人抓住了双手,粗暴的从墙边的阴影中拽回了阳光下。

  他一时没有防备,被拽了个趔趄,等他慌忙想要稳住身子,双手已经被人别在了身后,“咔嚓”一下,冰冷的手铐落在他的手腕。

  他有些愣怔,抬起头,一双双带着警惕和冷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无数道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仿佛要在他身上看出一个洞。

  “带走吧。”

  一个声音响起,他被人推着向走廊的出口走去。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他像是被人抽走了脊髓般,如同行尸走肉,被牵引着原路返回。

  他也穿着棕色的外套,被一群卫士押着,场面莫名的滑稽。

  一路无言,空气中仍弥漫着血腥味,或许是被晨风吹散的缘故,却没有之前那么浓烈了。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被一群人像看罪犯一样守着,他却莫名的心安了些。

  回到D区,在路过审讯室的大门时,一直乖乖被人押着走的他却突然停了下来,一群人吓了一跳,个个目光炯炯的盯着他,气氛僵硬,逼得人大气都不敢喘。

  但他不动,也不说话,一动不动的盯着审讯室门口,仿佛要穿过层层阻碍,看见躺在地上睡着了的她。

  沉默许久,似乎是有人等得不耐烦了,伸出手去推他,却被云长拦住。

  “等一切结束后,我们会回收所有尸体,登记失踪人员,统计伤亡人数。”他对林启生说道,虽然仍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但说出的话却是暖的,“到时候会通知家属统一认领。”

  闻言,林启生微不可察的点点头,停顿了一下,用细若蚊声的音量说道:“谢谢。”

  这一幕有些诡异,就好像被抓获的犯人对着警察道谢一样。

  众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纵使疑惑不解,也没再多问。

  很快便回到了正厅,姜傅站在大门口已经等候多时了。此时的人群已经完全疏散,被护送至水滨广场,留下的卫士在空旷的前院显得寥寥无几。

  远远的看见他们,姜傅的脸上喜形于色,可当他看向人群中间的林启生后,目光却再次沉了下来。

  “这是?”

  诧异,这不是什恶罗之前带回来的那个人吗?难道他就是这次爆炸的罪魁祸首?

  姜傅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一会,那张脸上虽然带着阴郁却掩盖不了眼中的清澈,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半分杀人的戾气。

  “看住他。”云长向着身边的卫士吩咐道,接着看向姜傅,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人跑了。”

  空气安静下来,姜傅愣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道:“那内个人……”

  他指向林启生。

  “不是他干的。”云长颇为遗憾的摇摇头,“如果不出我所料,凶手是他弟弟吧——”他转头看向莫许和谭易寒,“那个叫林凡生的。”

  两人都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只是默认,似乎也不敢相信这场可怕的爆炸会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干出来的事。

  倒是其他人神情一滞,满眸的震惊几乎可以眼眶溢出来。

  “是他?”姚平安不可置信的出声,“怎么可能?”

  那样一个瘦弱乖巧的小孩,怎么会做出这种杀人放火的事?

  不光是姚平安,一直垂着头的林启生也猛的看向这边。

  他干的?他弟弟干的?这样惨烈的景象……

  他抬头看向护卫局的大楼,从正面看,一边的楼层已经全然崩溃倒塌,鲜红和污水流淌于废墟之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虽然从之前的情况的来看,的确是林凡生的所作所为无疑,那个男人也亲口说过那些人是他杀的。

  可是……

  他想不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向在他身边,在他的照顾下,片刻不离他的眼眸的林凡生会做出这样的事,会和那群可怕的人有牵连。

  再说了,再说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姚平安替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对,对!他没理由这么做!

  “他和他们是一伙的!”莫许愤愤不平的回答,“他是百权会的人!”

  ……百,百权会?

  林启生的呆愣着,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不可能!”还未等他深入思考,嘴边的话早已脱口而出,“不可能……”

  什么百权会?他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他弟弟怎么可能和那种组织有联系?他可是从小就住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一直和他在一起的,一直……

  真的是一直吗?

  被他的声音吸引过来,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他。

  “的确有些不太可能。”云长沉吟一声,说道,“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可以混过沈家边境的看守系统,与白家保持这么久的联系,况且,你们也不是三个月前才来到沈家的吧?”

  他向林启生问道。

  但此时的林启生却再次垂着头,一言不发,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他惊愕的睁大了眼。

  他感觉到,这其中的内幕,这其中的阴谋,在他五年前遇到林凡生的那个寒冬,就早已在冥冥之中安排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