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忆录:悔罪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105 2021.03.23 19:04

  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

  ————

  “那个慕道友,最近似乎有些不对劲。”当牧师跟我说这件事时,我正在撰写这个安息日的祷告词,酸痛的指节处起了老茧,不停闪烁的灯光弄得我头疼。这几天将要入会的慕道友多了起来,照这个数量下去,等到复活节的时候不知道教堂能不能装下接受施洗的人。

  我也对长老提过扩大教区的想法,但教堂紧挨着的就是沈氏公司,对于薛家的人来说,那是他们不愿去招惹的。相比之下,另一边的贫民窟便成了不错的扩张对象,但那里的人捐不起款,教堂日常的开支无法维持,最后还是得薛家掏腰包。但薛家家主是个忠诚的信徒,这一点我还是坚信不疑的,愿主保佑他。

  等在羊皮纸上落下最后一个句号,我揉着酸涩的眼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若是基督徒,我也许会重视他有没有做出违背教义的事,好在没有惊动主的时候将他逐出教会,但只是一个慕道友,这没什么好讨论的。

  桌前的台灯亮着昏暗的暖光,将整张木质书桌染上了一层橘黄色,黑色的钢笔搁在手边,我将祷告词完整的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将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抽屉最下面的夹层里,用书本盖上。

  “薛家的小儿子似乎对他很感兴趣呢。”等牧师补上这句话时,我在胸口划着十字架的动作停了下来。

  “薛子言?”我有些惊讶,在薛家的三个子女中,唯独他继承了他父亲的信仰,就算这里不属于薛家,也会时常来看望。虽然他在三个继承人中算是最好相处的一个,但作为位高权重的富家子弟,我实在想不到他会有什么理由去留意一个普通的慕道友的异常。

  “今天早上我带他来教堂和长老商讨圣诞节事宜的时候撞见过那个慕道友出去,那个时候他就在问我那人是谁,问我认不认识,等我回答后他也只是说了句‘是吗’……真奇怪。”他见我把钢笔的笔帽盖了回去,放回了笔盒里,意识到我要休息了,便在我之前起身,走到外面去关教堂的门。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左边靠近贫民窟的窗户一片漆黑,透过右边的玻璃能看见沈氏公司的大楼灯火通明,我关了灯,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夏天的蝉鸣在喧嚣的城市沉寂的空隙充当着背景乐。但我向来是不喜炎热的。

  听到大门落锁的声音响起,我慢吞吞的将椅子推进桌下。从侧间出去,教堂里空荡荡的,两边的墙壁上,壁灯的火苗窜着微弱的光,只能照亮属于自己的一角。教堂的尽头中央,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印在墙上,泛着温暖的光泽。我走到讲台上,将讲桌上的一小本厚厚的书合上,老旧得泛黄的纸张发出刺啦啦的声音,我吹熄了蜡烛。

  “那个……”牧师在黑暗里突然出声,他指向角落处的一个玻璃箱子,就着昏暗的光线,可以看见里面零零散散的钱币,“这几个月好像都没有找到鱼线了。”

  那是教堂的募捐箱,里面是人们对主的奉献。你必须明白,那些钱并不是给教会的,更不是给长老或是监督的,而是给主的。因为我们爱主,主也会爱我们。我们为主奉献的爱是全心全意的,绝没有什么十分之一的说法,那是封建社会时候的事了。

  但在几个月之前,我们总是能在募捐箱内部找到一两根细细的鱼线。我很清楚那说明了什么,只要在鱼线的末尾系上一个钩子,只要钩子够细,就能从顶部的小口伸进去,当然,要勾出钱币来是很需要技巧的,一次能勾出多少全看运气。

  当牧师第一次和我说这件事时,我并没有很重视。因为这大概率是贫民窟的人做的,若他们是因为饥饿而食用祭祀的食物,是可以原谅的,因为主喜欢怜悯,而不喜欢祭祀。但若是因为诱惑而这样做的话,便是亵渎和顶撞灵,这是今生今世也不得赦免的。

  如今已经没有了这样的行为,安宁,我想,是好事。

  第二天早上礼拜时,我见到了那个慕道友。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念祷告词时目光却不在手中的书本上,而是到处乱飘,想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这让我很不悦,尽管他还没有入会,但他已经来到了这间教堂,就应该和我们一样敬爱主,而不是在祈祷时像个盗贼一样东张西望。他并没有尽心尽力的爱主,主也不会庇护他的。主厌恶任何形式上的仪式,主要的是我们的“爱”,而不是“陪”。他无疑违背了主的意愿。

  在礼拜结束后,我拦住了他,我必须要和他说清楚,如果他不是诚心的,那就不要再来沾染这个地方了。

  面对我的突然举动,他显得坐立不安。他不知道我是教堂的监督,只当我是个忠诚的基督徒,这样也好,我希望能和他说说心里话。

  “我弟弟生了很严重的病,我希望他能好起来。”他对我说。

  “愿主保佑他。”

  我知道他没对我说实话,因为只是如此的话,他没什么好心虚的。

  “你说,如果一个人犯了罪,上帝还会原谅他吗?或者说,在他死后,上帝还会接纳他到天国吗?”他突然向我问道。

  我知道那个人指的就是他,或是他弟弟,我说:“对人子犯下的罪一切都是可以赦免的,但对主的顶撞,是不可的。”我在暗示他,但他似乎没有听进去,反而长舒了一口气。我很生气,因为他丝毫没有把主放在眼里,我对他说:“如果你不信主,不爱主,主是不会赐予你恩泽的,更不会洗涤你的罪孽。”

  他的脸色立刻就白了,开始向我道歉。牧师说他很早就来到了这间教堂,每一次礼拜几乎都没有错过,他说他是个忠心的信徒,只是说错了话而已。可尽管如此,我也不能容忍他的所作所为,我对牧师说,在复活节的时候我不想看见他出现在这里。

  我没再与他争辩下去,在离开时,我听见他问牧师基督徒能不能结婚。

  后来,我又在募捐箱里发现了鱼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