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背叛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973 2021.04.09 19:26

  凝固。

  冻结。

  那一刹那,时间短得不给人思考的机会。

  面对突如其来的枪口,站着的两人早已惊呆了,别说低身躲避,就连尖叫也卡在了喉咙里,一个音节也发不出。

  男人没有半点犹豫,他已经胜券在握。

  “砰!”

  手指扣响扳机,击针撞击底火,火苗在极短的时间内点燃火药,爆炸,产生高温高压,动能爆发,燃气推动着弹头高速射出枪口。

  不出意外,子弹将以每秒400米的速度直击莫许的头部,在电光火石之间取走他的性命。

  子弹在空中划过,带起尖锐的破风声,仿佛撕裂了空气,朝着目标疾驰而去。

  然而,当刺耳的摩擦声响起,男人的表情逐渐失控。

  莫许没死。

  他仍站在原地,似乎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张开的嘴迟迟落不下来。

  完好无损。

  男人对自己的枪法是十分自信的。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却失手了。

  “你——”

  他大声嚷道,看着自己拿着枪的手被迫歪在另一边,脸上爆红,肺都快要气炸。

  他应该想到的,带着林启生就是个错误。他才刚杀了那个女人,他又怎么会冰释前嫌的乖乖跟他们走呢。

  原本想着凭林启生的本事,也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最多也只是带回白家灭口就完事。但如今这个因为他而扭转乾坤的局面,却是男人万万没想到的。

  在开枪的瞬间,林启生突然扑向男人拿枪的那只手,也正因如此,子弹射偏,与莫许擦肩而过。

  站着的两个人都愣住了,转眼间,两个同样穿着棕色警服的同伙突然扭打在一起,思绪在两个大转折的推动下再次被打上死结。

  虽然在一开始,站在后面那个护着林凡生的人就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人竟会突然反水帮他们。

  “滚开!!”

  男人挣扎着怒吼,可林启生的手仿佛一块铁烙在了枪上,死活甩不开。

  气急,男人举起另一只手,弯曲,手肘向下狠击他的脑袋。一时间,林启生被打得头晕眼花,手却固执的不肯放开枪身半分。

  “砰砰砰——”争抢之间,几声枪响,子弹胡乱在走廊反弹,乱飞,四处可见摩擦的火花。

  就在这时,男人眼前晃过一个人影,细看,最先反应过来的谭易寒竟向自己飞奔而来。

  他很快意识到,若是被两个人同时压制,自己就真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千钧一发之际,男人突然起身,用尽所有力气将林启生整个人举起来,接着放开抢夺手枪的手,将他扔向了谭易寒。

  结果不出他所料,谭易寒没有防备,被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压得始料未及,“噗通”一声,两个人一同摔倒在地。

  男人站着俯视他们,他明白,斗争还未完,枪还在林启生手里。

  按照原本的计划,是趁两人猝不及防之时将枪夺回来。枪是关键,就如同他们的命脉,在谁手里,谁就是赢家。

  可还未等他踏出第一步,突然,面上划过一阵刀风,银色的寒光从眼前闪过,他心中大骇,急忙后退躲开凌冽的攻击。

  但好在,对方并没有紧追不舍,等他拉开了距离,才发现莫许挡在摔倒在地的两人跟前,手里拿着他的匕首,冷冷的看着他。

  与此同时,林启生也摇摇晃晃着站起来,他仍处于晕眩状态,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头上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前额流到他的眼睑,他甩了甩还未清醒的脑袋,举着枪的手坚定的对准了前方的男人,但他没摸过枪,从未料到这玩意这么重,瘦弱的手臂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谭易寒就站在他身后,他只要将枪给他,男人便没有一条活路,但他不想轻易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他只想报仇,亲自手刃自己的仇人。

  三个人站在男人对面,一个手里有匕首,一个手里有枪,局势已定,男人知道自己穷途末路,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他看了看躲在角落里的林凡生,又转头看向拿枪对着自己的林启生,脸上淡漠从容,一双眼睛沉沉的看不出喜怒。

  “非要做到这个地步吗?”许久,他突然问出这么一句,“为了报仇,不惜让这里所有的人陪葬吗?”

  此言一出,谭易寒和莫许只是蹙起了眉头,而林启生则呆愣了一会,接着脸色一变,眸光不自觉开始慌乱起来。

  他满腔怒火只顾着报仇了,却忘了男人在审讯室里说的一句话:

  “如果万不得已,我们不介意再摧毁整个护卫局。”

  这似乎并不是句空有的威胁和玩笑话。

  林启生惊恐的向林凡生看去,希望能从他的神情中得到否认的答案,然而,希望却落空了,只见他眼里无神,表情麻木,整张脸都写满了绝望。

  所以,那时他阻止自己,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吗?

  林启生的手抖得厉害,差点没拿得稳枪,看着男人冷漠的嘴脸,他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干了件蠢事。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男人平静的说道,他低着头,脸上竟缓缓的,慢慢的,露出一个残忍而病态的笑容。

  林启生想说话,想说点什么,想让他等等,可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掐住一样,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僵住,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对准的目标就是颗定时炸弹。

  “等——”他沙哑着声音,可刚一开口,突然,身后一声闷响,林启生的话头止住,刚想偏过头寻找声音的来源,膝弯处竟被一股力量猛的一扫,他的腿一软,重心不稳,竟这么直直的倒下去。

  顿时,摔得他眼冒金星,脑袋轰鸣一片。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手里的枪,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模糊的意识感觉到有人在掰开他拿枪的手指。

  几乎是一瞬间,他立即清醒过来。想要挽回,拼尽全力伸出手去,却抓了个空。

  他眯起眼,狭窄的视野里,站在他身旁俯视着他,手里拿着枪的,竟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陌生女人。

  他颤抖着手,仍旧不死心的去抓她手里的枪,而在下一秒,女人宛若凭空消失般离开了他的视线,只留下一个快得看不清的背影。

  “带着人赶紧走,护卫局的人已经追过来了。”清冷的女声在前方响起。

  林启生的视野里再次闯进一个人,是谭易寒,此时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虽然只能看清他的一个侧脸,但依旧可以见到他眸子里几乎快溢出来的震惊。

  “你在干什么?!”他大声吼道,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背影,惊讶伴随着愤怒,骨节被攥得清脆作响。

  “还是说你真的想跟他们在这里同归于尽?”

  可前面的女法医并没有施舍给他一个目光,而是凝神的看着同样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惊得一愣的男人。

  “你……”男人失神般念叨着,却只是一瞬,他突然冷笑了一声,“看来还是你们有本事。”

  接着,还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走到角落的林凡生跟前,一把扛起他,向着走廊的出口跑去。

  “哥哥!哥哥!”林凡生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林启生,拼命挣扎着男人的手,却是徒劳无功。

  见状,无论是莫许还是林启生,都无法坐视不理了。

  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跑他们?!

  可女法医似乎察觉到了两人的企图,莫许刚起身,正手握着匕首迈出第一步,黑洞洞的枪口立马对准了他。

  “别动。”这声音仿佛从冰窖里爬出来的一样,没有起伏,不辨喜怒,冷得刺骨。

  女法医侧过脸,眸里一片冰霜,这神情,哪里还有之前为了救人心急如焚的半点影子。

  “你发什么疯?!”还未等莫许出声,谭易寒早已急不可耐的开口。

  虽然眼前的景象已经证明了一切,但他依旧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甘心的向她询问。

  女法医这才把目光移到了他身上,她冷冷说道:“我是在救你们的命。”

  “开什么玩笑!”

  眼见着谭易寒就要冲过来,女法医的手偏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扣响扳机。

  “砰——”子弹在地上擦出火花,同时也阻挡了谭易寒前进的脚步。

  近在咫尺,只要谭易寒再上前半步,子弹就能击穿他的脚掌。

  “我说了别动。”她冷声重复,不带有一丝感情,“追过来只会是自寻死路,特别是你——”

  她突然看向林启生。

  “若真想救你弟弟,就老实点,否则,大家都得死。”

  林启生与她对视着,他本来有很多很多问题想问,现在却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在她灼热的目光下,他竟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此时的男人和林凡生早已不见了踪影。

  女法医收起枪,什么也没说,似乎不打算解释什么,留给三人的,只有一个决绝的背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