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来自辰星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468 2021.02.22 07:03

  旭日的光芒刺得她睁不开眼,她从未如此感到无力过,身体的所有力气都像是快要抽离。

  她感到疲惫,想要逃离现实,想要就这么倒头睡去,长眠不醒。

  “A区二层还有人!”

  直到云长的一声惊呼,将她从晕眩和恍惚中唤醒。

  她快步走过去,紧盯着屏幕上不断变换的画面,最终停在了一个房间的监控里,沈柚认得这是哪,就在十几分钟前她还坐在其中的一把沙发上。

  更令人惊喜的是,房间里挤满了人,胖子站在最前面,正在敲打着手机屏幕,十分焦急,但似乎没有成功,手机失灵了,无论他如何摆弄也是一片黑屏。

  “信息管理部,休息区,大概……十几个人。”

  并不是全部,而且这当中还有陌生的面孔。

  沈柚没有多大反应,似乎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能有人活下来,对她来说,几乎是万幸。

  “但是,通往二楼的路已经被堵住了。”姜傅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神情凝重的说道,“还在着火,走廊几乎全部被毁。”

  “有疏通的可能吗?”

  “恐怕不行。”他认真的摇摇头,“消防队还没来,贸然进入只会损失惨重。”

  他顿了顿,看向沈柚几近疯狂的脸色,郑重说道:“况且已知被困的只有这些人,我不可能让所有卫士为了他们冒这么大的风险。”

  果然,这句话触碰了雷区。

  沈柚满肚子的愤怒和焦急像是一桶汽油,一点就着。她猛然转身,不顾长辈之尊,一把揪住姜傅的衣领。

  “噔噔噔——”推着他向后退了几米远。

  “你应该明白的,沈柚!”姜傅突然停住,抓住她的手,“这种时候不能感情用事!”

  “我不管!”

  此话一出,姜傅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沈柚也会有如此无理取闹的时候。

  “你不是说过吗?这里是沈家,他们是沈家的人!你觉得卫士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嗯?”她阴森森的笑着,仿佛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就算有一丝希望,我也不可能放弃。”

  “你这是在让他们送死!”姜傅从未见过她的这般模样,他捏着她手腕的手骤然握紧,“沈柚,难道在你眼里,只有什恶罗的命才算命,其他人的命就什么也不是吗?”

  沈柚像是被说动了,她的表情呆滞下来,揪着他的衣领的手缓缓松开,垂落在身旁,低下头,额前的刘海遮住了面容。

  “对……”

  姜傅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行了别吵了。”云长突然叫停住两人,不耐烦的说道,“谁说救人必须从走廊进去了?”

  沈柚和姜傅同时望向他。

  “从那儿爬进去不行吗?”他抬手,指向二楼的窗户。

  护卫局除了地下的中央武器库,按区域大致可以分为ABCD四区,四区之间每层均有横桥互相连接着,形成一个闭环,且都有通向武器库的通道。

  光球完美的吞噬了整个B区的所有楼层,而相邻的A区和C区均因为爆炸而受到损害,隔得近的区域已经完全坍塌成为废墟。

  而信息管理部虽没有完全被毁,但也并不像D区一样相安无事。

  而什恶罗现在所处的房间是信息管理部的休息区,是没有窗户的。所能做的,就只能是从二楼的窗户进到信息管理部的大厅,再从大厅进入休息室。

  虽然现在休息室的门很可能已经被堵住,所有人被困,但比起从走廊铤而走险,的确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可是,当沈柚带着几名卫士用攀爬绳从一楼飞速向上攀升时,姜傅心中始终有些惴惴不安。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否多余,但从沈柚的表现来看,他很难不怀疑自己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或者说,所有人是不是都误解了一件事:沈柚悔改了,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冷血无情的杀人鬼了。

  她真的改变了吗?

  从表面上看是肯定的,她的脾气变得温和了许多,她学会了尊重生命,她也有了在乎的人。

  可是,在那一瞬间,姜傅不得不承认,他在她脸上看到了五年前的影子。

  疯狂,冷酷,残忍。

  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那一刻,他似乎听见她承认了,她肯定了。

  她说了“对”。

  ————

  当B区被摧毁,爆炸来袭,电源被切断,审讯室里突然陷入黑暗。

  林启生一脸懵的注视着黑暗里若隐若现的林凡生的轮廓。

  就在这几个小时,发生了太多事。

  他目睹了一场枪战,被一群不是护卫局的人绑到了这儿;领头的那个人来审讯他,问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他情急之下把自己的罪行脱口而出,然而那人却似乎安心了许多,难道杀人案在她眼里也不是很重要吗?

  而后他的弟弟也牵扯了进来,他被一个人拿枪抵住脑袋,逼着林凡生坦白;那人走后,林凡生又对着他说了一堆没由来的话,然后一声巨响,突然停电,外面似乎陷入了恐慌,尖叫和哀嚎声此起彼伏。

  信息量太大,他的大脑几乎快要冒烟死机。

  “到底怎么回事?”他略显无力的问道,也不指望林凡生能一句话给出解释。

  秦有月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停电吓到了,紧忙往林启生身上靠,倒是林凡生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已经停止了落泪,看向巨响传来的方向,就像能透过墙壁看见那耀眼的光球,那剧烈的爆炸,和那一片废墟。

  的确是他干的,可稚嫩的脸上却满是坚定和决然,没有丝毫负罪感。

  “哥哥,第一次见面时,那是冬天,你救了我,给了我食物和住处。你问过我是哪里的人,那时我告诉你,我是一直在流浪的孤儿。”他看向林启生,一双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对不起,我撒了谎。”

  与他对视着,林启生愣怔了一会,放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的手缓缓紧握。

  “我不是一直在流浪,也不是孤儿,我有自己的父母,他们很爱我,和你一样爱我,但是……我却无法留在他们身边,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们,而现在,我连他们的样子都不记得了。”他苦笑着说道。

  “为什么?”林启生突然出声。

  听出了他语气中潜藏的愤怒和诧异,林凡生却没有立刻解释,沉默了许久,才将那段封尘了五年的回忆再次翻寻出来。

  一晃,竟然就五年了啊……

  他其实也是存在着侥幸心理的,他希望那群人消失,再也不要找来,就让他过着平凡却安稳的日子。

  即使他再也回不去那个家,那个故乡,再也见不到他的父母。

  因为他实在是,实在是不敢……不敢再回去了。

  可是他也心如明镜,清清楚楚的知道,只要自己还没死,或者他们还没死,他就永远逃不出那个地狱。

  他知道,他一直知道,他们是多么可怕的一群人。

  而如今,时间到了,梦该醒了,他也该接受现实了。

  “因为……我来自白家。”在林启生和秦有月惊愕的眼神中,他平淡的说道。

  “砰”的一声,外面突然响起一声枪响,人群的嘈杂声在同一时间消失不见。

  四周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暗和沉默。

  “不……”而下一秒,林凡生却再次否认,接着严肃且郑重的说道:

  “应该说,我来自辰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