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Do Or Die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2321 2021.03.07 16:14

  发现异常的那一刻,谭易寒什么也没想。

  旁边的主法医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但他什么也没听进去,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与此同时,在窗台的一角,像是触电般闪过一道白光,“咔嚓”一下,威力不大,却足以将窗户框从墙上脱离。

  窗户玻璃一同砸下,在地上变成了碎片。

  三人被吓得不轻,愣愣的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白色的光点逐渐聚集成一个银白的光球,缓缓的飞出窗外。

  “那是什么?”主法医走过去,向窗外探着头,可却被谭易寒一把拉了回来。

  “有危险,快跑!”

  他喊得不明不白,莫名其妙,在这个时候,谁能知道那一个光球将会造成多大的损害。

  但谭易寒没有继续详细的解释下去,一溜烟便跑没了影。

  “哈?”主法医愣在原地,不明所以。

  然而一旁的女法医却神情凝重,突然拔腿跟过去,和谭易寒一起消失在了拐角处。

  见状,主法医有些慌了,虽然满头雾水,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

  窗外的白光越来越亮,引得走廊上许多人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谭易寒穿过来来往往的人流,却突然在中途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人群,有些不知所措。

  他完全理不清头绪。

  如果那玩意真的是林凡生动的手脚,那就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可那又是什么呢?有危险吗?会造成多大的损害呢?需要大动干戈吗?

  一问三不知,他没胆量妄下定论,也没权利做出决断。

  毕竟这种事,还是需要先向沈柚说明,仅凭他一人,做不了决定,也担不起责任。

  对,现在最保险的方法还是先去报告……

  可就在他刚准备转头离开时,却在身后走廊的另一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所有人,先全部撤离,这里不安全!”

  谭易寒回头看去,只见之前的那个女法医正在尽头大声向围观的人群喊道,双手挥舞着,尽力吸引着众人的注意。

  她跑到谭易寒跟前,神情凝重的说道:“现在还不知道危险范围多大,我觉得还是地下要安全些,ABCD区都有中央武器库的通道,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通知所有人……你在听吗?”

  谭易寒木讷的看着她,仿佛听见了什么天方夜谭,愣了好半响,才低声念道:“你在说什么呢?”

  女法医也怔住了:“怎,怎么……”

  “现在要做的是去报告!这种事情你觉得我们能做的了主吗?”他厉声回绝道,说罢,迈步就想离开,却被身后的一道力气拽得趔趄。

  “你有病吧?!”刚转过头,便见女法医的脸逼得极近,“报告?你觉得还有时间吗?”

  窗外的白光已经消失,黑暗再次袭来,窗边的人群发出一阵私语声。

  谭易寒只觉她疯了,竟然这么冒失,他不想与她浪费时间,挣开她的手就想走。

  但女法医非但不让他走,还一把抓着他的衣领甩在墙上。

  “你……”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都是颤抖着的,似乎气急了,“你不是什恶罗的吗?!”

  她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把谭易寒说得一愣。

  这和什恶罗有什么关系?

  “沈柚都能狠到把法医鉴定部一半的人扫地出门,你怎么还婆婆妈妈的?你还是不是什恶罗的人啊?”她突然破口大骂,声音把旁边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关沈柚什么事?”谭易寒一边低声说着,一边侧过身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你小声点行不行?”

  “你不是说那个东西很危险吗?你发现的!你说的!然后呢?你自己逃跑,不管其他人了吗?”她手指着窗外的天空,音量并没有半点减弱。

  谭易寒终于忍无可忍,反驳道:“谁说我要逃跑了?我是要去说明情况!这么大的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别碍事,女人!”

  “你不能决定?那谁能决定?你现在人在这儿,你知道那东西有危险,还不够吗?”她固执的看着他,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怒吼道,“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么多条人命摆在你面前,人命关天!你他妈还怕担责任?!”

  “我说过了,我没办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我没办法确保所有人幸免于难,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是什么!我没这个资格,懂吗?!”谭易寒有些泄气的说道,躲闪着她的目光。

  而女法医也平静下来,冷冷的看着他:“你没资格,那谁有?”

  谭易寒明显犹豫了一下,低声念道:“沈柚……”

  “呵呵呵……”女法医捂嘴低低的笑出声来,“沈柚,什么都是沈柚,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把一个女的推到前面,就不觉得羞耻?”

  谭易寒面色阴沉,没有说话,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攥紧。

  就算他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无论是和百权会的决斗,还是在巷子里的枪战,每一次都是沈柚护着他们,承担着一切。以至于他们也自然而然的有了对她的依赖,时间一长,便把这当成了理所当然。

  但这样一来,什恶罗还算什恶罗吗?无论做什么都是她一个人,那他们,又算什么呢?

  “哼,看沈柚那样子,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呢。”女法医冷笑一声,“原来就是一群离了她不能活的废物。”

  是啊,废物。

  女法医没再多言,从他前面走开了,没再挡住他的去路。

  可他却像脚底生了根,一步也踏不出去。

  谭易寒啊谭易寒,你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扪心自问,却没能回答得上来。

  原来他不是这样的。

  他本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最后因为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其他人敢都不敢想的维学院。

  他性格古怪孤僻,在孤儿院没有朋友,进了富人云集的维学院也被人孤立。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就算一个人,也能成为一支军队。

  他一直很独立,很坚持,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后路,他秉持着自己的信念——

  直到他遇见了沈柚,加入了什恶罗,在她的帮助下改变了现状。

  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过度的保护的确会让人颓废许多,他几乎忘记了当初那个独当一面的自己。

  他告别了过去乖僻的个性,也告别过去坚守的信念。

  就算有了百权会这么强大的敌人,挡在他们前面的,还是沈柚……

  可是……

  无关信任,无关能力,沈柚真的可以护送他们到最后吗?

  早在百权会大闹什恶罗那天,她就已经告诉了他们真相。

  太平盛世已经过去了,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

  没有人能够保护他们一辈子。

  是该有这样的觉悟了。

  是该从往日的美梦里醒来了。

  现实是残酷的,走错一步便有可能全军覆没。但没人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他不想让自己后悔。

  是要下定决心了。

  他握着的手,缓缓松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