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曾经

辰星初晓时:幻梦初醒 酒零零零 3149 2021.01.29 22:27

  五年前的沈家大小姐,除了不堪的身世,崇高的权威。任性暴虐也是她的标签之一。

  沈柚刚进沈家的时候还是14岁,可比起只比自己小4岁的沈阮阮,她表现得实在不像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

  不近人情的个性,令人瞠目结舌的格斗能力,比得上成年男子的健壮体格,应该出现在青春期少女身上的特征,恐怕就只有叛逆的性格了。

  据沈家人的回忆,那天是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沈柚被人偷偷扔到沈家后院的时候就已经奄奄一息了。

  她发了场高烧,烧坏了脑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救过来,等醒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失忆了。

  没有人知道她曾经经历了什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就连沈柚自己也不清楚。

  但就从现状来看,那恐怕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早时的沈柚并不安分。

  她不喜欢被沈家约束,和佣人们的关系也不融洽,就连最好说话的沈阮阮也无法和她相处得很亲密。

  那时的她经常混迹于各种偏僻的赌场酒吧,街道小巷。在三大家族的护卫局管制之外的灰色地带,暴力肆虐,枪支泛滥,罪犯横行。独自一人,人身安全毫无保障。而且有时她还不听劝,一待就是一个星期甚至半个月,最后还得沈蕴南亲自去找回来。

  这让沈家焦心不已。

  虽然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沈家也早已做好去收拾她闯下的烂摊子的准备,但她在那种就算你不找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上你的地方,就像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似的,每次都能安然无恙的回到沈家,就好像只是去旅游了一趟回来。

  从另一方面来说,她还算让人省心的,除了有时异于常人,违背常理的行为,但总的来说并不会给沈家添麻烦。

  然而没过多久,沈家就发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约幸城内渐渐有了沈柚的传闻,且越闹越大,愈演愈烈,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竟传到了沈家的耳朵里。

  派人去查才明白,原来那些麻烦之所以找不上门,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

  沈柚并非什么霉运绝缘体质,相反,在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身份,见过她的相貌的地方,一个瘦瘦弱弱的少女在夜里独自闯荡街头,无论对哪家生意,哪路势力来说,都是一个容易下手的好目标。

  但好在,凭沈柚的身手,并不需要沈家帮忙,她一个人就能轻松解决。

  但问题就出在她解决问题的方式上,可以说冷血得毫无人性,极端得惨无人道。

  后来沈家才知道沈柚已经帮他们背上了多少债。

  人命债。

  因为先动手的人不是沈柚,受害势力自知理亏,也没法跟沈家理论,但恨是要记下的,仇也是要报的,无形中,沈柚帮沈家再次树了无数敌人。

  好吧,收回之前沈柚让人省心的话。

  从那以后,沈家便对沈柚进行了严加看管,谨防她出去再次闯祸。然而沈柚对此反应十分激烈,差点在沈家大开杀戒。

  沈家上下闹得鸡犬不宁,所有人都在提议干脆把沈柚丢出城去,唯独沈蕴南死活不同意。

  最后的最后,沈家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让沈柚成为了什恶罗的老大,参加圈内各种大大小小的聚会,一时间,沈柚在约幸城内名声大噪。当然,让沈柚配合工作的代价就是放弃对她的管制。

  不过这已经不是问题了。

  让沈柚在城内出名,让全城都知道这是沈家的人,顶着沈家大小姐的名头,麻烦自然不会找上她,她也不是什么杀人狂,自然不会继续闯祸,两全其美,一举两得。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沈柚也不是杀人成瘾的变态,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再也没出现什么“黑市商人拐卖少女却惨遭毒手”的新闻。

  正当沈家以为事情过去了,为自己的主意沾沾自喜时,一个巨大的巴掌打醒了所有人。

  意外不是出在黑市,不是出在赌场,也不是出在偏僻的街角,而是出在熙来攘往,众目睽睽的什恶罗。

  沈柚刚接手什恶罗的时候,其他人是心存芥蒂的。

  那时候的她不善言辞,不会笼络人心,冷漠得就差在脸上写上“生人勿近”四个大字了,而且还是个肮脏的私生子,沈家的扫把星,这样的人坐上了领导者的位置,面对的只能是内忧外患的局面。

  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沈柚自己也对什恶罗的事充耳不闻,依旧独行其是。

  那时候维学院的势力交涉方式还是很温和的,一般情况下,除了谈判,就连暴力冲突方面的群架也是极少,就算有,也绝不会闹到出人命的地步。

  意外出现在一次和学生会的冲突中。

  当时因为沈家势力受到重创,什恶罗在维学院的地位也遭到反噬。学生会凭借着最好的群众基础,人多势众,当即就决定乘胜追击,尽可能的将什恶罗的势力范围缩减。

  以前这种事都是双方首领亲自出面调解协商解决的,可当时沈柚已经消失了整整一个月。

  两波人起了冲突,但因为都是一群青涩未褪,没见过真刀真枪的学生,谁都不敢下狠手。

  正当场面僵持不下的时候。

  刚好。

  刚好就被沈柚这个挂牌老大撞见了。这是沈柚自成为首领后第二次在维学院露面。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情,历经无数个谣言和传闻的曲解和神化,已经有了各式各样的版本。

  有人说她以双拳敌四手,一个人轻松击退了所有学生会的成员;有人说她当场杀鸡儆猴,把其他人吓得屁滚尿流;更有甚者说她压根没动手,仅凭一身强大的气场便震慑四方。

  当然,民间传言不可信。

  唯一能确定的事实是,当事态扩大,场面失控,逼得院长和沈蕴南出面解决时,众人见到的沈柚,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双手满是鲜血和伤痕,在她旁边静静躺着的,是奄奄一息的学生会会长。

  当天晚上,沈柚就被送去了维学院的保卫部门。

  与之前不同,这次她是在维学院动的手,伤害的是学生会的会长,是维学院的人。作为约幸城内仅次于三大家族的势力之一,维学院有着自己的规矩,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但好在,那人没死,只是未遂,沈家赔付了所有费用,便将她接了出来。

  回沈家的那天晚上,伤者的家人们堵在部门门口,高声辱骂着“下地狱”“不得好死”等词。

  沈蕴南冷着脸,看着沈柚从门口一步步走过来。

  她没什么变化,还是和往常一样将他人的话置若罔闻。

  但仔细一看,好像又不太一样。

  她苍白着脸,迈出的步子十分僵硬,手是颤抖着的,就连那双平时波澜不惊的眸子此刻也充满了惊恐。

  她似乎是在……害怕?

  虽然从表面上总结下来的结论就是这样,但没有人会相信。

  沈柚,那个不可一世,杀人如麻的沈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害怕?

  但匪夷所思的还不只这些。

  沈柚走到一半,被横空飞来的一个玻璃瓶砸中了脑袋。

  这一下可不轻,霎时间,碎片四处飞溅,血从额头流了下来,到眉头,眼帘,脸颊,最后从下巴处滴下来,越来越多,丝毫没有凝住的意思。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场地内顿时鸦雀无声。

  沈柚停了下来,却对自己的伤口毫无反应,任由血液从自己的脸上淌淌而过。

  “你这个该死的恶魔!”玻璃瓶的飞来的方向是伤者的母亲所站的位置,此时她正目眦欲裂的咆哮着,若不是身旁人的阻拦,她早就上去把这个伤害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撕成了碎片。

  而此时一动不动的沈柚眼里却不似表面上平静无波,而像是滚动着乱码的电脑蓝屏,混乱不堪,凌乱无序,她机械般的侧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她的一大半张脸都被血液染得鲜红,而眼睛却大睁着,脸上面无表情,看上去十分骇人。

  就在其他人以为她要来报仇,连忙护住伤者的母亲时,沈柚却两眼一翻,当场昏了过去。

  那天晚上,沈家讨论了许久,关于沈柚之后的去处。

  尽管沈蕴南当初再怎么反对,此时也不自禁的动摇了。

  可还没等沈家讨论个所以然来,沈柚醒了。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发泄这么多天被关在保卫部门的愤怒,也不是控诉昨晚受到了不该受的伤害的不公,而是道歉。

  道歉。

  没错,历经种种波折,那位目中无人的沈家大小姐终于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

  自那件事以后,沈柚不再到黑市赌场闲逛,不再对沈家不闻不问,也不再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她开始和人交流,开始担当起了什恶罗首领的责任,开始替沈家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最重要的是,她开始学习除了暴力之外其他解决问题的方式。

  她的身边有了许多可以并肩作战的同伴,可以彻夜畅聊的朋友,可以相互依偎的亲人。

  用沈蕴南的话来说就是,像变了个人似的。

  一切都步入了正轨。

  至于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什恶罗,为什么会突然发了疯似的攻击学生会,为什么会露出那种害怕的表情,又为什么会突然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没人会去深究,也没人会去关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