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诸天的体验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06、我不想

诸天的体验玩家 水不凉 2495 2019.10.17 17:40

  就像小朋友拿到新玩具,宅男拿到老婆的手办那样,任清拿到地址后,立刻便打车前往那几处纹身馆。

  至于为什么不去地址更加准确的片场,是因为只有按照顺序踢馆。

  监狱里的夏侯武才有可能出来。

  任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世界的顶尖强者。

  不过他对此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他不像电影中的封于修一样四处杀人,导致警方不得不向夏侯武妥协。

  如今案情没那么严重,就算监狱中的夏侯武意识到了什么,警方也很难答应他将功补过的要求。

  之所以说很难,而不是不可能,是因为这个案子中还是死了人的——封于修。

  “如果我做的过一点,警方会不会更加重视呢?”他对法律方面不甚了解,不知道连续伤人事件有多重。

  他还在担心自己之前对那个艺术家是不是太过温柔的时候,却是忘了他还抢了人家的钱,砸了人家的店。

  就这一点,警方都没可能放过他。

  ……

  他运气还挺好,来到的第一家纹身馆,就是他的目标所在。

  擒拿高手王哲。

  看起来就是个面相凶恶的糙大汉,现在正在给一个黄毛丫头纹身。

  还是胸口这种地方,黄毛丫头双眼噙泪,面色痛苦,看样子好像还没用麻药。

  任清见状把手机重新揣进兜里,咂嘴道:“啧,原来是在纹身啊。”

  “废话,纹身馆不纹身还能干嘛?”王哲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还真是抱歉呐,是我的耳朵欺骗了我。”任清说话时,坦荡的目光直视着王哲工作的地方,忽然说道:“真不错呢。”

  黄毛丫头立刻憋住声音,并向任清投去一个凶恶的眼神。

  “再看!老娘戳瞎你的眼睛!”

  任清抬眼瞅了瞅这个自称老娘的未成年女孩,然后目光下移,讶然道:“原来你是个女的啊,你不说话,我还注意不到呢。”

  “你说什么?!”

  女孩立刻就炸毛了,她才不信任清的鬼话,明明刚才还误会了纹身的事儿,这分明是赤裸裸的嘲讽!

  “别乱动。”王哲手上停了下,宽厚的手掌按住愤怒的黄毛丫头。

  丫头不得已,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恶狠狠瞪着任清。

  王哲继续手上的工作,同时对任清说:“纹身的话明天再来吧,今天打烊了。”

  黄毛丫头闻言幸灾乐祸的盯着任清,然后完全被后者无视。

  “我不是来纹身的。”

  “那你就不该来这。”

  “可我已经来了。”

  “即刻就走的话,也可以是没来。”

  “来了便是来了。”

  “为何而来?”

  “为你而来。”

  “为我而来?”

  “然。”

  “那你便来错了。”

  “可我已经来了。”

  “那……来了便来了吧。”

  王哲放下工具,挥手让一脸不明觉厉的黄毛丫头退下。

  骨骼肌肉在兴奋鸣叫,他已经很久没有动手了。

  他第一次将目光投向这个年轻人,那自信的目光仿佛于往日的自己重叠。

  “这……就来吧。”他说。

  锐利的目光直射而来,任清仍旧面不改色,嘴角浮现一抹自信笑意,道:“教练!我想学纹身!!”

  “那你就看我这七十二路擒拿……沃特法克!??”我特么姿势都摆好了,结果你丫是来应聘的?!

  边上的黄毛丫头表情管理顿时崩溃了,不明觉厉的心情瞬间被莫名的喜感淹没。

  这人……怕不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你、你是来应聘的?”王哲姿势的动作,尴尬中带着火气。

  他想发火,但人家又没做错什么,一股气就这么不上不下的憋在心里。

  “是的,纹身师是我的梦想!我可是要当上……”

  “shut up!!我这不招人,你走吧!”

  任清苦恼的挠了挠头,说:“真不招?”

  “我骗你干嘛?小店能养活我自己就不错了。”他主要是不想找个神经病。

  “那我拜托你,教我纹身好不好?”

  “学费很高。”王哲应付着,每逢这个时候他不都禁感叹金钱真是万能的,拿来吓唬人都是那么好用。

  “这样啊……可我不想给你钱。”

  “那你走吧,没钱就没得谈。”王哲松了口气,不愿意掏钱在他的意料之中,可“不想给”这种措辞是不是不大对?

  “无论如何都不行?”

  “不行!”

  “欸,既然你的态度这么坚决。”任清撸起袖子,“那我只好颠倒一下学习顺序了。”

  “啥?啥学习顺序?”王哲有点懵,他还以为任清不愿意放弃呢。“我都说了,没钱就没得商量……”

  “啪!”

  熟悉的耳光声。

  并不是任清有打人脸的癖好,而是因为这事儿容易激怒别人。

  看吧,反应过来的王哲立马怒不可遏的扣住任清肩膀。

  看他一脸怒容,今天不卸掉任清两三条腿是不肯罢休了。

  他怎么说也是个武者,被一个自己眼中的外行打脸,怒火中烧也是理所应当。

  他愤怒啊,

  他使劲扣啊,

  他被一拳撂倒在地了啊,

  他被一脚踢在胸口,肋骨都断了两根啊。

  他震惊了,

  他忽然不生气了,

  他忽然举起手了,

  他忽然说什么认输了,

  他怂了。

  任清愧疚的扶起他,诚恳道:“教练,我想学纹身!”

  胸口很痛!不知为何,没有受到攻击的胃也痛的不行!

  王哲扯出一个夹杂着痛苦的笑容,“那我教你啊。”

  “可我不想给钱。”

  “不、不收钱……”

  “真的吗!你人真是太好了!”任清将他扶到椅子上,拍手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没关系,没关系!他是在夸我,他是在夸我!

  王哲按捺住自己的情绪,脸上还保持着难看的笑容,“那等我伤好了再……”

  “啊?”

  “咳!这点伤不算什么!”

  “您辛苦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王哲无奈的指向桌面上的工具,说道:“那我先教你认识下那些道具。”

  “不,您直接上手,我在旁边看着就行。”

  王哲闻言是真的想不通对方到底想干嘛,不惜揍自己一顿都要学的纹身,这会却这么吊儿郎当?

  还是说……他只想找个借口揍自己一顿?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得避免给他借口揍人。

  于是他也不问任清理由,直接将目光投向吃瓜的黄毛丫头。

  “过来,咱们继续。”

  “可、可你都受伤了……”她之前把一切都看在眼里,那骨骼断裂的声音她听的清楚。

  眼前这两人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驾驶,着实吓到了她。

  心里头那点不良少女的骨气,早就伴着美味的骨头断裂声下饭了。

  “我没事,你不用在意。”

  谁在意你了!我是担心你给我画花了好不好!

  不过她又想到自己胸口画了一半的图,更加接受不能。

  要是传出去,其他不良肯定以为自己是经不了疼,半途而弃了。

  于是她便乖乖的回到之前的位置,祈祷王哲不要手抖。

  王哲忍着痛,拿起工具只想早点结束这次噩梦般的遭遇。

  然而他刚下手,就被任清劈手夺过工具,尖锐的针头毫不犹豫的向黄毛丫头身上刺去!

  这一下可把黄毛丫头吓得不轻,纹身什么的倒是小事,比起这个,她很担心任清见色起意,要对她用强。

  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可反抗不了啊!

  眼见任清愈发靠近,她惊慌的喊叫道:“这可是法治社会,你不要乱来!”

  任清继续手上的动作,脑子里忽然多出来的知识,并没有让他感到半点不适,“你放心,我性取向正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