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诸天的体验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0、俗套的剧情就此展开

诸天的体验玩家 水不凉 2441 2019.11.04 23:59

  说到钱,任清抬头看了看眼前富丽堂皇的高耸楼宇。

  很显然,小太妹指定的战场档次不低,以正常的途径来讲,他兜里那几个钱,肯定是够不着这个档次的。

  但……

  “兜里没钱跟住高级酒店有什么矛盾吗?”

  他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保持着必要的整洁,迈步走进酒店。

  有很多男性朋友对自身的形象方面,总有一个奇妙的心理误区。

  他们会觉得这世上会有女人中意“不修边幅的颓废大叔”,从而顺应着自身的懒散心理,开始不刮胡子,不洗头。

  不可否认这类颓废形象有着其独特的魅力。

  但那些具有这种魅力的人,都有着与“邋遢”这一缺点相辅相成的闪光点。

  所以他们才能吸引到异性的目光。

  而不具备这一特质的邋遢男,当然也能吸引到女孩们的目光,如果你不介意那眼神中充满了嫌弃的话。

  以上,都是任清从青少年时期的亲身经历,提取到的经验。

  在某次不堪回首的事件过后,他不说怎么打扮自己,但必须保持着整洁干净。

  这次也不例外,他干净利落的形象也确实给了酒店的前台小姐姐一个不错的印象。

  在向前台小姐姐询问过价格之后,他就明白自己的全部家当,连个卫生间都住不了。

  不过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至少没有糊层水泥。

  所以你到底会不会被一块木头困到死,还是得看自己的力气够不够大。

  正当任清想要破门而出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了上帝留下的窗户。

  在酒店大厅的角落中,几个伪葬爱家族成员,正围着一个长发女孩口吐芬芳。

  任清看了眼无动于衷的保安,不难猜出几人身份非常,不禁叹道:“真是……越是狗血的剧情越是贴近生活呢。”

  他快步走向那里,身后的前台小姐姐,伸出手想拦下这个印象不错的男人去作死。

  但她还没来的及出声,任清便已经来到五颜六色的聚集之地。

  耳边传来的污言秽语,证明了这就是场等待着英雄降临的救美剧情。

  “你他么谁啊?”一个紫毛对突然出现的任清喝骂道。

  “别碍事!赶紧滚!”有人摆手附和。

  任清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长发女孩,她给他的第一印象,仿佛让他回到了第一次看《功夫》的时候。

  这不是说她长得多像里面的女主角,而是那种念念不忘的惊艳。

  虽然某个地方很残念就是了……

  他的目光跟女孩带着光的眼睛接触了两秒,便被一个黄毛的推搡打断了。

  任清攫住他的蹄膀,擒拿手使出,此人的面色当即痛苦扭曲到狰狞。

  “我顶你个肺啊!放、放手!”

  那人的哀嚎声,吸引了酒店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

  他的同伴自然不会让别人折了面子,个顶个的高声怒骂着就要动手。

  任清却是抬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你说个锤子!惹了哥几个,老子让你一辈子都说不了话!”

  面对这群嘴歪眼斜还觉得自己很凶狠的红绿灯,任清不慌不忙的说:“你们有什么特长吗?”

  黄毛还在痛呼,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边,红绿灯们觉得丢不起这个脸。

  所以也就不在啰嗦,撸起袖子就向任清杀去。

  话说半分钟前,保安们见了这幅场景,心里也不知道是喜时悲,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袖手旁观。

  “欸,老李你说,现在像这位小弟一样有血性的年轻人不多了吧?”

  “哼,有血性管个屁用,能帮他躲过这一劫吗。”

  “嘿嘿,你看,那个黄毛推人还被反制住了,叫的跟个娘们似得,真特么丢人!”

  “哎呦!要不要脸呐!居然一块动手了!这小伙子要完,咱们还是报警吧!”

  “话说这小伙子有点功夫啊,居然那么轻易的卸掉了黄毛的一只手!”

  “还真别说……哎呦我去,这一拳下去,那紫毛的肋骨得断两根吧……”

  “呃……刚才那卡巴一声是骨头断了吧!”

  “那,那还报警吗?”

  “这……惩奸除恶报什么警?”

  老李收回手机,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打完收工的任清,向往的神色在其面孔上一闪而过。

  话说任清这边,就见他随手拽起一个倒地的黄毛,“你有什么特长?”

  门牙都掉了两颗的黄毛,心里虽然已经怂了,但他不能做第一个把怂表现出来的人。

  于是乎,他就硬着头皮放狠话,“我们是洪兴彪哥的人,你特么走着瞧!”

  黄毛暗自期待着自家老大的名头够用,能够吓退眼前之人。

  然而他不但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到忌惮之类的表情,反而觉得这人眼睛都在放光!

  黄毛心里莫名的有点慌。

  “洪兴彪哥是吗?”

  “呃……嗯!所以说……”

  “你回去告诉他。”任清打断了他的威胁,并以非常挑衅的语气说:“回去告诉他,我丢他蕾姆。”

  随即他便不再询问地上的人有什么特长,而是以更加侮辱人的方式踩了他们的脸。

  “回去告诉你们老大,我刘阿明肠子里的存货都给他保鲜好留着呢!”

  在这个异世界,他再次动用了某人的名字。

  避免自己的家人亲属遭受来自异世界的辐射谩骂。

  至于挺无辜嗯刘阿明嘛……

  想起她,任清就觉得地球就算被炸毁,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话说地上的五颜六色听了这话,挨了这打,心里更是羞怒不已,但实在是敢怒不敢言。

  “你们就在这里是想继续污染我的眼睛吗?

  到现在还敢危害到我的视力,是我拳头太轻了是吧?”

  地上的五颜六色听了,忙不迭的爬起来,头也不回的跑出酒店。

  他们心里苦啊,这特码到底谁是流氓啊!

  任清目送他们离开,但他的魂儿已经飘远,想象着自己统一地下势力后该做点什么。

  然而宛若温玉入怀的触感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看着投怀送抱的长发女孩,不禁愣了下,是我的桃花运到了吗?

  今天一天,就碰到俩投怀送抱的。

  两秒后,随着女孩的说话声响起,他便意识到桃花运什么的,完全是错觉。

  眼前这个长发女孩,居然就是纹身馆里的黄毛小太妹!

  得知了这一事实后,就连任清都有点懵了。

  他脑子里的这两个形象,完全不能重合到一起。

  但她说话的声音任清可是熟悉的很,毕竟他可是听了一下午这个姑娘的呻吟声。

  而且小吊带遮挡不住的乌**也是铁证。

  这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而且她接下来所说的话,也证明了这点。

  “你果然来了,那我也得遵守承诺,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尽管她一副羞答答的模样,说着压根不存在的承诺暗示他。

  任清仍旧无动于衷,他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孩,说:“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

  “不要啦~证件照不好看呢。”

  “没身份证怎么开房?”

  “那好吧。”

  女孩从斜挎在肩上的包包里摸出身份证递给任清。

  “嗯,证件照也是那么漂亮啊。”

  “你喜欢就行!”

  “艾糖……名字也不错。”

  “其实是我爸妈的姓氏组合啦。”

  “可,你今年才十六岁?”

  “所以说人家很有潜力啦。”

  这不扯淡嘛!我任清再渣,也不会对未成年少女下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