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云厦之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又看丽江

云厦之恋 百炼成痞 3509 2021.07.24 15:20

  机场的广播已经开始响起来:尊敬的吴辰峰乘客您好,您乘坐的MU5782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听到广播后马上由71号登机口登机。

  林晓静猛然听到了广播声,终于还是到了分离的时候,林晓静催促吴辰峰准备登机,吴辰峰看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左右起飞,应该来得及,林晓静却非常担心吴辰峰迟到,拉着吴辰峰朝安检口跑去。

  吴辰峰跟在林晓静的身后,拉着林晓静的手,林晓静的扎起来的头发随着她的步伐上下跳动,从吴辰峰的视角看来,就像她在带着他逃离地球一样。

  终于还是停在了安检前面的隔离带附近,吴辰峰和林晓静对视而立,此时此刻只有相看两不厌的心情,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有了格外的意义。

  多少真感情都留在了机场、火车站台或者轮船码头,化作最深情的拥抱或者最深刻的一个吻,正如现在的吴辰峰和林晓静,吻的如此之真,吻的如此之深。

  吴辰峰走进了安检的门口,林晓静站在隔离带外又流出了眼泪,看着吴辰峰的背影,忽然吴辰峰转过身对她喊道:“晓静,终于我迟到了,因为和你在一起,我终于迟到了,不过这次你拯救的不是小猫小狗,这次你唤醒了我,谢谢你,再见了!”喊完后,对着林晓静露出了一个深深的笑容,然后高高的抬起右手,朝林晓静摆手。

  林晓静脸上还挂在眼泪,却也笑了起来,左手捂着脸,不想让吴辰峰看到她这个又哭又笑的滑稽表情,右手也高高的抬起,朝吴辰峰挥舞。

  吴辰峰的手里还拿着李晓静写下的许愿内容,上面书写的是:“愿吴辰峰先生永远健康快乐,幸福余生。”

  只有五分钟就要关闭舱门了,飞机舱门口,一位画着漂亮淡妆的空姐正在焦急的看着廊桥的尽头,慢慢的传来了脚步声,空姐的心情也开始放松了。还好,就像昨天早上一样,终于还是赶在舱门关闭时间前出现了。

  空姐看过名单,是的,她确定就是昨天早上坐在商务座靠窗那个座位的那个骂骂咧咧的男士,可是她回忆中,哪位漂亮的女士登机后,男士变得没有骂骂咧咧了,开始了他们青春旅程的回忆,可是她没有听到结局呢。

  终于,远方的脚步清晰了,人也看到了,换了一身正装,而不是昨天的运动服,空姐履行工作任务,欢迎登机,然后关闭了舱门。

  吴辰峰常年飞行,并没有留意到这个空姐,可是空姐却留意到这个人了,主要还是想听一个情感故事的结局。

  林晓静已经走出了机场,脸上的泪痕还未干,打了出租车,出租车驶出机场,林晓静坐在后排右边的座椅上,将头轻轻靠在右侧车窗窗框上,这辆车的司机是个年轻人,手机支架上叽叽喳喳的在响着接单信息,林晓静在上车的时候耳朵里已经塞了耳机,现在音乐的声音正在响彻她的耳边:“每当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变得自由,有的爱像大雨滂沱,却依然相信彩虹……”,她的手上拿着手机,屏幕上是她和吴辰峰在鼓浪屿的最美转角照的照片,摄影师技术精湛,将两人的位置安排的恰到好处,吴辰峰和她在转角两侧都以拇指和食指比心,动作就和当年在崇圣寺三塔的主塔左右两侧的照片一样。一曲歌曲毕,林晓静的眼泪又流出来,看着照片,心里失落,手指缓缓移动到删除图标按下去,手机提示是否需要删除,林晓静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刚刚好在右后方看到一架飞机起飞,朝着天空升起,转过头,林晓静按下了确定按键,又一滴眼泪从脸上滑落。

  飞机上,靠在左侧舷窗的吴辰峰也在看着手机屏幕,他不知道此时的地面公路上,林晓静的眼睛看到了这架小小的飞机正在爬升。吴辰峰是手机屏幕显示的也是他和林晓静在最美转角的照片,观看许久,吴辰峰手按在了删除图标上,手机提示是否确定要删除,吴辰峰侧过脸,飞机正在转弯,还能隐约看到地面上的事情,一辆辆汽车的光点在路上奔跑,其中有一辆正载着林晓静。吴辰峰转过头,按下了确定键。

  飞机已经平稳飞行,吴辰峰右边的座位是空的,登机的时候,他曾不切实际的期待会有一个叫做林晓静的女人,忽然从机舱门口跑进,然后坐到这个座位上,直到舱门关闭,他才想起这样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你好,吴总!”旁边有人叫他。

  吴辰峰转过头,发现是空乘人员,感觉好像见过,礼貌的回应一声:“你好!”

  “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昨天早上你乘飞机到厦门也是我们为您服务的,我坐在你们前面,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对话!我向您道歉!”这位空姐说。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啊,不过也没事,我们谈论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或者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没事的!”吴辰峰回答。

  “可是,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分手啊?毕竟听你们的故事你们曾经那么相爱。”空姐还很年轻,心中对这些八卦内容始终放不下,毕竟又遇到了,超级想问。

  “哈,小姑娘……”吴辰峰看了看空姐的胸牌,然后笑着说:“曾依芮,这个名字挺好听,你还挺八卦吗”

  “只是好奇吗,你昨天说的那场天灾,我的舅舅就在那场事故中去世了!”曾依芮说。

  “为什么分开呢?其实昨天以前我也想不清楚,可能是太年轻吧,但是今天,我确定了,因为爱,所以分开!”吴辰峰说。

  曾依芮不是很理解,却又仿佛很理解,说了一句:“爱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分开呢?”

  飞机在长水机场降落,已经十二点了,吴辰峰和曾依芮在飞机上有过短暂的交流,下飞机的时候道了再见。

  走到大厅,吴辰峰赶紧给助理打了电话,迟了担心助理已经睡了。助理接起电话,语气显得有点不情愿,吴辰峰没有在意,而是直接说:“明天让工程上的同事们不要加班工作了,该下班下班,该休息休息,不要再不把身体和家庭当回事,你明天开始和行政部门商讨一番公司制度改革,做到能够让所有员工兼顾工作和家庭,家庭为重!另外还要让年轻的人有更大的上升空间,一个月内商讨出改革方案,报董事会讨论。”

  话筒对面的助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有点颤抖的说:“吴总,您确定要往这个方向修改公司管理制度吗?”

  “确定,我思考了很久,员工工作为了什么?无非就是养家糊口,如果让员工为了工作丢了家,那我们这些做管理的不就成了罪人吗?员工们因为没处理好家庭,反而又影响了工作,如果说家庭无忧,员工们不就更能够专心致志的工作吗?虽然我们可能降低了工作时间,但是其实我们能够收获更多,不仅是经济效益,还有员工们快乐的心情。现在大家都在说内卷,我们就不参与他们的卷了,制度方面你们好好研究,多方兼顾,到时候在董事会上我能够仔细向董事会阐述。”吴辰峰回答。

  “嗯,好的,我明早就办!”助理开心的回答。

  “另外,再耽搁你两分钟时间,帮我订一张明早最早长水去丽江的机票,谢谢你了,定完后早点休息吧。”吴辰峰说。

  这是他第一次表达对助理的谢意,第一次和身边的员工说出早点休息,电话另一端的助理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照在玉龙雪山山顶,吴辰峰已经在爬山的途中,空气稀薄,纵使吴辰峰每天锻炼身体,到山顶依然气喘吁吁,站在4680高度碑的前方俯瞰整个丽江,仿佛被初升的太阳撒上了一把金粉。

  山上人还不多,吴辰峰忽然大喊了一声:“林晓静,再见!林……”。

  刚准备喊第二声的时候,下面忽然有个声音响起来:“喊什么?喊什么?现在整个山上覆盖了积雪,声音大引起雪崩怎么办?奇了怪了,从十多年前那群小子在这里鬼喊,这么多年,年年有人来大叫,前几天才有个姑娘在这里喊‘吴什么什么峰,你这个混蛋!’,现在又来一个喊‘林晓静再见!’,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吴什么什么峰?”

  吴辰峰看看说话的人,身上穿着巡山员的衣服,大约五十多岁,他肯定十年前阻止他们喊的人是他,可能前几天阻止林晓静喊的也是他,十多年了,这里的山和这里的人仿似像林晓静说的一样,永恒的记录着人们的一点一滴。另外,正因为这位巡山员,吴辰峰也知道了林晓静每年到玉龙雪山上喊叫的内容。想到这里,吴辰峰笑了,然后对这位巡山员说:“大哥,是的,我就是那个吴什么峰!嗯,也许,以后不会有人再来喊吴什么峰是个混蛋的话了。”

  午后,丽江古城最高的酒吧外面的阳台上,吴辰峰面向丽江城坐着,看着整个丽江城,十多年没有来过丽江,这个酒吧也几经易主,但是还是那么古风古色,在吴辰峰左边的桌子上摆着一壶普洱茶,透明的茶壶,里面的茶叶上附着了一些小小的气泡。

  酒吧里,一位女歌手正在弹着吉他,用略带沧桑的的声音唱着歌:“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吴辰峰看着远方的木府,金色的尖顶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它在哪里看着人们,百年,千年。少许之后,吴辰峰下意识掏出了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塞在嘴里,找打火机的时候才想起来,连续坐飞机,根本就没有买打火机,于是他拿下嘴里的烟,塞回烟盒,想了想,索性把一盒烟都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拿起手机,打通了电话:“喂,松松啊,告诉妈妈,爸爸今晚晚些时候回来吃饭,以后每天晚上我都回来陪你和妈妈吃饭……嗯,好的……嗯,爸爸也爱你。”

  挂电话后,他继续静静的看着这座古城,左边桌上透明茶壶里面的一片茶叶忽然冲破了附着在它上面的气泡,缓缓升到了水面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