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成长路上的刻骨铭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二、扬健之疑

成长路上的刻骨铭心 章句19 2533 2019.07.12 05:59

  我的手机此时响起,看了看谈锋正畅的秦书记,在他的语言加手势的催接电话示意下,我听到了扬利告知的消息:

  “甘校长和龙老师他们,早上带着康福来去了趟教育局,现在都过十一时了,他们还没回来。”

  扬利打听之下,原来是省教育厅来了位姓曾的干部,声言要带走福来,好让福来有充足的时间去适应京城的气候,进而参加二天后举行的全国高中年级学生智能总决赛。

  我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真接近中午了,子强先开口提出了告辞,我也说了刘部长的宴请我们会抽空再聚的话。

  今天到秦书记办公室来,虽然不是直接解决了石坳厂房续租问题,但收获也是颇丰的。

  如果小福来那个《…构思和设想》真的能付诸了行动,那在我们上星乡,莫说建设一间仅是一佰几十名员工的小厂,即便是世界一佰强的大型鞋业集团,上星乡那三十平方公里的辖区,也不过仅需提供五十份之一的土地足矣。

  如果说扬建英的“建厂方案”就租几间民房,是继续她的“厂长”任期,那是她幼稚且还可笑。

  而康福来的《…构思与设想》,真可谓就是概括了万千个“建厂方案”了。

  说乐观些,如果子强都接任了建设有限公司执行总裁一职,他或者也没有时间去管理那一佰几十名员工的制鞋厂了。

  离开秦书记办公室时,子强提议,要求秦书记把《…构思与设想》传输到我的电脑上,是那刘部长帮助秦书记拒绝了。

  我心想刘部长不愧为军人出身,对政府各类文件总是提升到了机密的程度。

  现实又确实如此,奏书记在我们进门时的开场白就是:本想登门拜访,但为了保密的需要,不得已请来了百忙中的你们…

  上星乡是我们的家乡,同时也是生养康福来之所在地。

  康福来现在与我是什么关系?他能称呼得了我为妈妈,我还愁得不到他起草的《…构思与设想》?

  可现在康福来是向当地最高行政机关掌陀者,提交的一份《…构思与设相》,无非是凭借政府的力量,凭借建设社会主义新型农村这股风,把方案内所有涉及群众不知哓的、难理解的章节做了个前期宣传。

  可话又说回来,《…构思与设想内含的福址,虽然全部都关乎到家乡百姓的利益,但在利益面前,任何爪分利益的借口总是防不胜防的,很多时候,有些借口或者会让方案天折。

  正如秦书记透露的那样,执行总监与建设总指挥由他担住,这样真可以避免了庆羊市或省委班子里的那些唯利是图者,以违章建设;以偷税漏税;以资金来历不明…等等幌子设置着诸多障碍。

  当我们回到家时,先看到的是扬建英在翻弄着厅中柜子里的影碟。

  我开口就问:“小健小康在哪里?”

  小康在房中也知道我回来了,她“哗哗哗”的哭闹声告诉我,她先前哭过。

  当我上前从婆婆手里接过小康时,破涕为笑的她“嗯嗯嗯”地让我亲了她一会儿。

  但很奇怪,我的儿子小健躺在床上,怎么不哭也不“嗯嗯嗯”?

  回忆起过往,小健多以“唔、唔、唔”表达他的意思,但他笑的却是无声的甜。

  小健不“嗯、嗯、嗯”,也不“嗷、嗷、嗷”而被我视作为不爱哭闹的过去,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儿子不会是发音出现障碍了吧?

  此念只在我的脑际一闪,而我竟就抱着小康顺势扑倒在了床上的被褥上。

  仅此的往床褥上的一倒,婆婆的一声:“娟啊,你怎么了?”

  叫声让子强姐弟冲进房内。子强先是抱起“哗哗哔”大哭的女儿,又抱起“默默不语”的儿子,再扶起了我坐在床上。

  子强是显得很紧张的,然而却也算很冷静地叫婆婆拿出药油来。

  而家姐扬建英,却始终是像缺少了条筋似地说:“二嫂,你不会有喜又再准备为我扬家添丁了吧?”

  扬建英此话一出,却招来她亲生妈妈的一番数落:“有判错冤案就无安错别名。別人叫你‘鬼见精’,我心里还有气,谁料到你看到娟晕倒了还往她身上踩一脚。

  如果不是你个草包‘厂长’得罪人多,称呼人少,亚娟也不会半夜里背上小健往厂里跑。

  如果不是你说天下鞋子都会造,子强也不会听信你的话,结果厂子里生产的很多鞋子都是积滞难销的。

  亚娟许诺让你日后拿个副处级工资待遇。我看你就连拿个大便处、小便处的待遇也不配!”

  我没有参和到婆婆对家姐的数落中,缓缓气后叫子强拔打康继明或“小姑”的电话,问他们小福来的京城之行出发了否?

  在得知他们仍在上会,是下午六时多飞往京城的航班时,我拿着电话到扬利的房间并关上了门,才在电话上对“小姑”说出了我的怀疑,并说了我希望小福来在出发前诊诊我的儿子扬健。

  (市人民医院设有耳鼻喉专科,若然我怀疑儿子有那方面缺陷,我大可以带上儿子到那里作个彻底检查。)

  (但任何事情都有例外,倘若我的怀疑成了确诊,我不是担心自己能否接受得了这个残酷事实,而事情传开了,那儿子的成长路将会比正常情况下艰难十倍)

  我不敢公开我的怀疑,即使是对子强也说:“让马上上京参赛的小福来抱抱小健。”

  我的举动明显反常,然而婆婆和子强都听从了我的安排。

  (我自信我有与他们十多年的和睦相处作基础,他们是不会怀疑他们的娟在胡作非为的)

  也没有吃上家姐边看CD片,边提早做好的饭菜,我麻利地用背带背上小健在前腹,就催着子强下楼驾车。

  在市教育局门口,小福来叔侄和“小姑”都在等待着。

  二楼接待室里,我支走了子强和康继明后,又很麻利地解下背带,在平抱着小健对小福来说:“福来,原谅妈妈风风火地赶过来。我怀疑小健的发音功能出现了障碍。我不敢到医院去确诊,就请你为他、为我作个参谋吧!”

  小福来的眼神是有一闪的愕然,他愕然我对小健的无端猜测呢?抑或是愕然我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了他对聋哑一症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尖级的水平?

  (扬利虽然与康福来几成形影不离,但康福来在当‘见习医生’,或进入实验室的日子,扬利只能透过康继明了解康福来的所在和生活之细节了。)

  小健被小福来抱着,这孩子刚会坐,但他竟然在用他那圆圆的眼睛看了会儿小福来之后,就粘着小福来不愿意到我这边来了。

  小福来逗着小健,教他叫妈妈,教他叫姑姑、叫哥哥…

  然而小健却连丝微的“哼”一声也说不出来。

  我用探询的目光看着小福来一刻又一刻,最后得到这样一句回话:“妈妈,弟弟还小,我虽然教不会他叫妈妈,叫姑姑,即使弄开他的嘴巴,也很难观察到他喉结的情况。

  但我抱着他又用力捏他小腿上的肌肉,弟弟表现出了痛苦的样子,但哭声却没有发出来。

  我很佩服妈妈的细心观察,能够在他‘七坐八爬’的黄金阶段发现了点点缺陷。

  放心吧,原定下午六时的班机取消好了,就现在就带弟弟到医院去,为他再做个全面检查,再透过医学器械取得逼真图像。

  只有凭借逼真的图像,才能将弟弟的小瑕疵确诊,之后才能详细研讨完善的补救措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