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念云念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二十八章:念云的往事

念云念你 予一声 2157 2018.12.07 03:24

  许墨灵正盘坐在窗下的一张卧榻上,实在不能安心睡觉或者修炼,念云胸前的那颗痣几乎成了他的梦魇。

  “师兄,那日没摔着吧?”王暮虽是在问候,可脸上那少的可怜的笑容却带着挑衅嚣张的意味。

  “我问你,那日在试炼阵法中所言是否只为一时之输赢?”许墨灵不在乎他的态度,他只在乎关于念云的事情。

  王暮叹了口气举起两只手做投降状委屈道:“师兄啊,我虽然很希望能赢得魁首获得奖励,可若是真的没有那一回事儿,我又从何说起啊。见你如此在意,是以为那狐狸还是清白之身?哎呀,我可怜的傻师兄哟。”

  许墨灵便不说话了,面上还是波澜不惊,微微颤抖的手指却出卖了他的心想。

  王暮十分阴险的乘胜追击。

  “或许是那狐狸将大师兄给骗了,她们这一族的重要修炼大法便是阴阳双修之法,莫说是你,便是我在五年前,都无缘得见她的清白之身了,她能在床上翻出那么些花样,经验能少吗?”

  许墨灵说不上来,他对房事这一道是丝毫没有经验的,念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也不晓得那样的表现算不算得熟稔,只是她调戏自己的时候确实是很轻车熟路。

  他哽住了,其实在念云说出来自己是清白之身之前,他就真的以为她从前有过满后宫的男宠。

  当他下定决心接受自己爱上她那个事实之后,就一直在自己心里做减法,只想着以后两个人都只有彼此的唯一便成了。

  当初在魔界,念云自己说了自己还是清白之身,与他交合那一夜染红的白巾叫他十分珍惜,如今他生气或者说恐惧的是什么呢?不过是欺骗罢了。

  “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情,何必相信你这个外人!”许墨灵说道。

  “我从前与她耳鬓厮磨,如今又与您成了师兄弟,怎么能说是外人呢。其实最初知道师兄您的事情的时候,我就猜到是那只骚狐狸了,毕竟这天下紫金色毛发的也就她一只,想找出比她心思更深沉的,也没有别的,我冒着被师兄厌恶的风险来告诉您这些,不过是不忍心看着您被骗。”王暮苦口婆心的同他摆起道理,似乎是明白自己可信度不足,又开始一样一样的往出拿证据了。

  “您亲眼看见她房事时的落红了?若是第二天一大早才发现那作假的机会就多了去了。我晓得她确实只承认过您一位面首,可是她后宫的男宠又有多少,您亲眼到那妖宫看过吗?还有那些妖族各地的行宫。她在外界又有多少相好的姘头你知道吗?她毕竟已经活了二百多年,还有过一段感情,怎么可能保得住所谓的清白之身。”

  “你说的都是无端臆测,到底是和目的?”许墨灵看向王暮的眼光好似要杀人,像是下一秒就会暴起用剑穿透他的喉咙。

  “那师兄您怎么证明我就是胡说呢,那可是堂堂妖王,若非亲身经历,我如何晓得她并不喜欢佩戴香囊,却喜欢用幽冥中的紫荆花泡澡熏香衣物?甚至连她婢女常燃气的香炉中都是这种味道。”王暮又道。

  “她是为妖王!常常出巡,就是路过也可闻道,谁知道你怀的是什么心思!”

  王暮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人实是有些难缠,看来只能放些猛料了,只是能说的也快说的差不多了。

  “念云内里穿的小衣通常是紫色,右下角都绣着几朵小小的云纹,她睡觉浅,不喜翻身,却喜欢抱着身畔之人,除去她胸前的那颗朱砂痣,她腰眼再往下些还有一颗黑色的痣,其他的年头过去久了我也记不清了。要是师兄偏向从我这儿套出些什么不轨的念头,那便当做是我心里的不平衡吧,当年她在人间玩了两个月,抽身走的利索,可我还没够,心心念念的喜欢着她,如今她想改邪归正找个老实人从良了,那么我必不会如她的意!”他冷冷丢下这几句,一拱手:“师兄爱信不信吧,反正我言尽于此了,既然你并无大碍,师弟就告辞了。”

  王暮走的干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许墨灵焦躁的心便更加焦躁了,他自然没有对王暮的话笃信至深,可他说的也都是事实啊,他又不是念云的什么亲密的人,如何能知道她的一些习惯与特征。

  他想不明白,也修炼不下去,只愣愣的坐在榻上发呆。

  王暮走了不多远,就碰上了提着食盒的百羚,二人并不熟悉甚至为了许墨灵还有些互相之间的敌视。

  百羚的戏做的十分完美,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看见王暮的手势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文奚,你还在这玩蝈蝈,师兄今日没催着你修炼吗?”她踏进院子,还是那个玩耍着的文奚,便顺口问了一句。

  文奚头也不抬道:“百羚师妹,你还是回去吧,方才那个王暮来了一趟之后,师兄就开始发呆了,哪里还有功夫管我,快叫我趁机放松一会儿吧。”

  百羚皱了皱眉不再搭理他,而是径直往许墨灵寝殿里去了,她没想到那个女人的影响竟这样大,她一直安慰自己是她使了狐族的魅术,可是什么样的魅术能让人连性子都变了,而且功效这般长久。

  “大师兄!我又尝试了几个新菜式,你要不要帮我试试。”百羚硬是堆起笑意朝许墨灵。

  而他只是抬了抬眼皮,眼神中也没有百羚的影子。

  “不必了,我不饿,文奚应该在外面玩吧,你拿去给他吃,顺便帮我督促他修炼。”说完这话,许墨灵竟然还转了个身,侧对她去了。

  百羚闭了闭眼,有些难受,可是她很执着,非但没有走反而还上前拉着许墨灵的胳膊抬起来左看看右看看。

  “师兄,听说前几日王暮在与你打斗时使了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给你包扎一下。”

  许墨灵更是一股烦躁涌上心头,不是对着百羚却使她糟了无妄之灾,他甩掉了她的手。

  “百羚,不要再烦我了好不好?”

  百羚站在原地通红了脸,像是受到了极大地侮辱,从前虽然许墨灵待她有时也会有些烦躁,但是他从来不会说出来,而且大多数都持了包容的态度,今日这话是真真正正的在厌弃她,从言语到语气到表情,甚至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来安慰安慰她。

作者感言

予一声

予一声

15岁萌新作者求鼓励推荐

2018-12-07 03: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