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我十七岁那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我在这里,汲安

我十七岁那年 素风衣 1948 2020.01.30 21:00

  再次醒来,身上都被包扎好,屋中隐隐浮散镇静的香气,诀不归想不出这是哪里,隐约记得最后出现的是片黑色的衣角,仔细想来好像又不太是这样,头疼。

  “啊,你醒了,齐大夫说让你别动,我去喊老爷来。”一直贴身伺候的小厮匆匆忙忙出去唤人来。

  不一会儿,浩浩荡荡一波人就挤在这间屋子里,老老少少挤在这间并不大的屋子里,盯着他,这些目光感觉很奇怪,“年轻人,你可算醒了,你都昏迷三天了,”其中荣老一看就是这家做主之人,他慈眉善目的,看汲安醒了,老者就来关切一声。

  “这里是哪里?”

  “我们这是个小庄子,叫百里。”

  “你三天前趴在庄口,差点都以为你死了呢。”站在老者旁边,搀着他的年轻人临时插嘴。

  “平儿,不许胡说!”荣老拍了下年轻人的手臂,那年轻人看着活泼好动,老者虽是言语呵斥了他,眉眼还是满满的宠溺疼爱,诀不归便想到了汲安和那天的黄昏,温暖橘色却笼罩着惨烈的黄昏。

  那天,惨淡的血色杏花树下,那一幕映在眼帘,刻在心头,成为不可磨灭,不能善罢甘休的,恨慨。想他诀不归自诩自在逍遥洒脱,想不到却能在第一次正式踏入苦境的时候,就会遭遇这些该死的纠葛,这次真的失策了,等我找到汲安,赶他回去守山都好啊,这地方真的太危险了。

  “该死,汲安!”诀不归掀开被褥,就要出去找他,还没等他有大动作,脑中就开始晕眩,眼前一黑,倒在了床榻上。

  同一片天,却另有迥乎不同的疯狂,深渊与死寂。

  听林生说,这里以前是很荒凉的地方,哦,林生是荣家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一堆哥哥姐姐,叔叔伯伯,他们家算是荣家血脉里子嗣绵长的一支了。

  听他说起,荣爷爷当年从太爷爷手上接过家权那天晚上,第二天便开始在庄子里施行禁制外人进出的手段,叔伯们都不得出去,找上要说法又不得解释,言语里只要我们仔细进出,当年有一名伯伯不谙于此,多次不得回话就偷偷溜出去,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了,自那时候起,爷爷就不在让我们提起那个人,爹亲跟我说的版本又跟爷爷说的不同,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其中内幕……

  林生实在是很多话,也是从来没外来人的新奇激动所致,打诀不归伤好些就时常造访,看着他都能待大半天,有时候话匣子一开,就歇不住了。

  就今天来说,林生甚至从小厨房捎来了几盘小点心,坐在那里缠着诀不归说起外面的世界,小孩子心性,听着沉稳的声线,慢慢的就眼皮子耷拉下来了,让人失笑的他还强撑着想听到后面,诀不归饮了一口滋润下干渴的嗓子,这边刚放下了杯盏,那边林生就倚过来了,趴在诀不归的怀里,没办法,身边也没有多余照顾的人,只能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趴的更舒心些,轻轻地抹去嘴边的点心屑,林生嘟囔了一声,沉沉地睡过去了。

  屋子里在这个季节还是比较阴阴的,未免被冻醒,诀不归还施展一点元功,看林生睡的香呼呼,诀不归又能静下心想想汲安,混乱的心,在这幽幽香气中得到一丝安宁,胸口的伤痛都平复,在这一刻都庆幸家传的惜命心法,在那人看不见的当下藏下了暗手,也是苍天眷顾,诀不归给汲安留下了生机,还能借此找到他的行踪。

  这几天的神游能够察觉到汲安身边已经不存在威胁,生息也在缓慢回升,不知道是遭遇什么,不过总的还是不差的,这样他也安心了,等功力三成就该找汲安了,也能顺便看个医生挂挂号。

  等找到汲安,还是努力劝说汲安暂避风波,他要是撒娇,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安安心心,汲安小性子还是有的,不过那样耍性子的汲安应该是少见的了。

  心绪越飘越远,念归愈演愈烈,诀不归手里来回握拭着汲安给的玉梧印章,这还是诀不归看见那次他送给映家两位小朋友后好几天才软磨硬泡得来的,真是的,送给别人还不自觉点,作为哥哥肯定是也必须拥有的了。

  面上表情变化万端,索性没有外人在场,不然还以为撞鬼了。

  再过一天,等至日上三竿,荣家姑娘婶子还慢腾腾在洒扫,诀不归才迈出房门,打过招呼以后,一脚便踏入了湛蓝天空下,听到诀不归是要出去转转,妇人们也赞同点头,躺了这些天,合该走走。

  百里掩隐,苍翠林凹。

  山径走深,两旁树脚苔藓还是往年铺垫,石下草色又加重,自然朴素的山林中还藏着不易见的活物,这里阳光撒入正好,道路坦坦荡荡暴露在天的眼下,白天的山林欣欣向荣,草木有本心。

  高岭往下望去,结于风雨尘埃的灰檐白墙,整座小庄就像是一颗点缀其间的灰白宝石,在林林总总的墨色与春色里璨璨安宁陈放,空气好,心情也好,随意张望一下,就看见一块大的石头,那上面可躺可盘坐,还背靠大树,实在是舒服所在。

  山上静谧,时间就过得很快,从日照天顶到夕阳斜下,暖意被山林吸收去,留下凉意。

  山路上好像有一个小黑点在撺头,眯眯眼就看那林生吭哧吭哧走上来,到跟前,还捶捶腿,他说娘喊大哥哥回去吃饭,诀不归笑着去抱他,让他小腿肚子休息一下,慢慢悠悠转下山,树枝正碰到林生伸出的手,那傻小子就趴在诀不归身上,笑呵呵地去拽那些枝叶。

  荣府门口,刚出来的林生娘正巧,接下林生,迎两人进去。

  如果一切都留在这一个夕阳下有多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