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有一艘海盗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我好像要死了

我有一艘海盗船 s荣誉 2174 2019.08.28 10:30

  方子萱的手臂被捏的生痛,怎么也挣脱不开,她诧异地看着自己曾经温文尔雅的哥哥,那张熟悉的脸变得皱皱巴巴,像是一块黑色的老树皮。

  “不要做傻事,把一切都交给哥哥。”

  “哥哥我会解决好的。”方子赫鼻翼扩张,急促的气息在里面直上直下,眼睛死死盯着她。

  俩人之间一片宁静,席卷而过的风吹起了方子萱的裙子,像是在催促着她尽快回答。

  方子萱被哥哥吓到了,她想自己是刚刚才明白,谁也没告诉的东西,

  为什么哥哥一副什么也知道了的样子?

  虫母固然可怕,但也绝非不可战胜,她只要贡献出家族遗传的力量,便可以拯救吴昊。而她也只是变回普通人而已。

  况且她也不喜欢这种力量。

  又不是生死两隔,至于这么激动吗?

  可能是哥哥误会了什么?

  方子萱想不通,她忽地感到哥哥的力量有些松动,便握着绿色心脏猛然一震,庞大能量一次性全部爆发了出来。

  方子赫一惊,再也抓不住细嫩的手臂,一下子被弹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变,杰克更是一甩衣袍,身下的触角一下子窜出,以无比惊人的速度袭向方子萱。

  眨眼间便来到了方子萱近前,触角本来是朝着方子萱的脚裸而去,但是触角犹豫了一下,改缠为绕,环着方子萱想以更安全的方式进行。

  可惜就在这短短犹豫地期间,方子萱已经一把将绿芒摁在了黑色石头上,紧接着黑色石头便被绿芒充盈。

  方子萱惊叫,整个人从手掌开始被吸了进去。

  下一秒,环绕收缩的触角扑了个空。

  ..................

  除了舞动的触角之外,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给我滚开....”

  “恶心死了。”

  方子赫仍然皱巴着脸,一脚踹在了不断舞动的触角上,后者在空中扭动了俩下,便猛然缩了回去。

  不远处的杰克收回了触角,看了看离开的方子赫,又看了看冒着绿光的柱形石头,顿时气急,身下的触角齐齐砸入了泥土中,整个大地都为之一颤,尘土成一圈飞舞而起。

  如同迷雾一般。

  “大.....大人。”

  会长声音发颤,在一旁跪了下去,任凭灰飞钻进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中,遮都不敢遮一下。喉咙上下游动,唾沫就着灰飞一起咽了下去。

  “这个女儿没有了.....”

  “你就得把另一个女儿献给我。”杰克的声音趋于阴冷,跟着漫天的灰飞一起落下。

  “怎么会....没有呢?”

  “大人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她带到您面前。”会长灰头土脸地阿谀。

  可他抬头再看的时候.......

  杰克已经没有了身影。

  与此同时。

  吴昊眼前的光芒慢慢黯淡了下去,父母的背影在离他而去,无论他怎么呼唤大喊,他们也不曾扭头看他。

  随后的记忆串了起来,父亲一去不复返,母亲不堪重负改嫁他人,留他一人拿着微薄的生活费,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那种感觉,一直伴随他到今日。

  等等......

  可是这些记忆跟水滴声有什么关系?

  吴昊猛然从情感洪流中脱离出来,即便是曾经和父母玩乐的场景,也不应该有水滴声出现啊,试想一下有山,有水,有草,有人的公园,谁还能注意到水滴声呢?

  要听也是哗啦啦的流水声啊。

  “该死的......”

  “太不对劲了。”

  “是谁在利用我内心封闭的角落?”

  吴昊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底似乎有火焰腾腾燃烧,手上的火刀也跟着发出炽热的光芒。

  “吱吱吱......”虫子们逃窜的声音响起,它们还是畏火的,只一瞬间就跑了个精光。

  可是吴昊却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他的四肢都被黑色尖刺穿透,呈一个大型固定在空中。

  面目可憎的大肉虫近在眼前,吴昊甚至能看到对方身体上的细小刚毛,每一根刚毛底部都凹陷下去可以看到里面有白白的虫卵。

  吴昊很惊奇自己竟然没有痛感,他只觉得脸上全是干涸的泪痕,凝固的盐巴粘在脸上,像是戴上了一张薄薄的面具。

  “嘶......”

  母虫也被突然醒来的吴昊吓了一跳,肉肉的身子往后一颤,没有发现什么威胁后,它又将圆圆的小脸伸了出去,黑色的口器一抖一抖,又一次伸向了吴昊,像是要摘掉他的脑袋。

  吴昊浑身汗毛竖立,伤痛和泪痕都被他忘却,他只想从这里离开。

  可是有一个地方让他不明白,那就是这只大虫子之前在干什么,这段时间可以充分地摘他一百次脑袋。

  观赏自己痛苦的样子吗?

  这像话吗?

  这时,吴昊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异样感,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胸口处有一个空洞,可以通过空洞看到另一边,洞口处红彤彤的一片,像是被模具拓下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

  吴昊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心脏,他突然想不通刚才为什么要哭,满脸泪痕的感觉让他很空,那俩人走就走了呗,有什么好哭的?

  但是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心脏了,还能活下来?

  “吴昊.....”

  一个女人突然大叫着他的名字。

  银色的大锤从天而降,一下子锤在了母虫的肉身上,后者的身体被锤得凹陷了下去,原本要摘掉吴昊脑袋的口器呻吟一声,瘫在了地上。

  吴昊木木地在空中晃来晃去,最终跟随着黑色尖刺跌落在地上,虫群吱吱叫着散去,给吴昊让开了一片空地。

  “快跑.....”

  身着紫色礼服的方子萱出现在吴昊眼前,拉起吴昊就往外跑,后者像是木偶人一般被带着跑,只是机械的跑着。

  没跑两步,方子萱带着吴昊来到了崩塌的墙体前,方子萱一手抡起银色大锤,身着礼服扎着马步的样子很不和谐,白嫩的脚趾头一根一根独立开来,大锤头一下子抡塌了前方的墙壁。

  方子萱来不及喘气,拉着吴昊低头钻过了豁口,重新来到了明亮的过道上,那里瘫着两只心满意足的章鱼怪,正随意地摆动触角晒着灯光。

  “去,堵住豁口,不让虫子爬出来。”

  方子萱命令道,那两只章鱼怪闻言便爬向了豁口,慢腾腾的和俩人擦身而过。

  海虫吱吱从豁口中涌了出来,看到章鱼怪爬过来后,又吱吱重新钻了进去。

  “快点走,这里还不安全。”

  方子萱拉着吴昊继续往前走,可是后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么拉也拉不动。

  “我好像要死了。”

  吴昊靠着墙壁,抬头看着电灯,木木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