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漠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师级编制(1)

漠唐 龙吟森森 3214 2018.11.09 10:12

  回到云州后,李晟基就想到如果要彻底打垮契丹人,最好还有外援,根据王孝章的信息,契丹疆域的最西头,后世蒙古国大湖盆地的北部还有黠噶斯人,还自称是李陵的后人,西边还有葛罗禄等部落,于是便起了联络诸部合击契丹的心思。

  远交虽然重要,但关键还是靠自己,自来到云州之后,由于马匹充裕,李晟基要求原横刀都出身的秋悲风第一都、刘承威第五都、景文广第七都、李承训第九都都要学会骑马,经过几年的训练后,这些人都成了骑马步军,不过在历次大战中,都是骑兵抢了风头,步军出彩的机会很少,像秋悲风、刘承威、李承训等人更是很久没有战斗的经验了。

  李晟基计划将他们集中起来使用,而几个边关全部使用后来招募的步军,反正目前幽州已经牢牢地控制在朝廷手里,南边的石敬瑭也窝在河东一动也不敢动,自己再在南边、东边驻扎重兵就不必要了。

  今后朔州的防务全部由郭威负责,而云、蔚两州则有景文广带着几个后来编成的步军都负责,秋悲风、刘承威、李承训三人全部纳入野战军编制,四个都五千两百人编成新的近卫第一旅,而李承基在胜州的步军都则编成近卫第二旅。

  李晟基让刘承威担任第一旅的都指挥使,秋悲风副之,李承训任都虞侯,同时将驻扎夏州的贺慕岳最精锐的刀盾都调到云州,现在夏州附近都是友军的范围,再在那里驻扎重兵也没有必要,有两个都的步军驻扎也就够了。

  李晟基拿下整个胜州故地后,胡洛盐池夹在其中就比较尴尬了。最终,幽州之战结束后,郭玢、赫连延祚两人将盐池让了出来,交给燕军的盐坊统一经营,三百剑卫、五百骑士都加入了燕军近卫都。

  这样一来近卫都的人马就远远超过了一千五百人,李晟基干脆又在细封、拓跋、黑山等部又招募了七百人,凑够了三千人的旅级编制,由郭玢任旅都指挥使,赫连威任副都指挥使,李处厚继续担任都虞候。

  至于赫连延祚,干脆就带着族人加到赫连坤的牧场里去了。

  三百剑卫其实就是三百骑马步兵,加入到燕军后,配齐了铠甲,重新打制了大剑,与郭玢商议后,李晟基又给他们配备了铁盾、破军弩。

  而五百“惊帆”骑士则还是弓箭、马刀,八百人除了骑士,马匹都不着甲。

  契必信的捷豹旅也调回云州,这样一来,云州附近就有姚猛的黑云旅五千人、杨继荣的忠义旅三千人、郭玢的近卫旅三千人、契必信的捷豹旅三千人,刘承威的第一旅五千人、李继基的强弩旅四千人、岳军候的陌刀队一千人,合计步骑两万四千人,全部是野战部队,在新的一年大有可为。

  因为,李晟基迷迷糊糊地知道,石敬瑭就是在明病死的,但不知道具体日期,一旦河东回到朝廷的怀抱,李晟基就可以腾出手来,全力以赴对付契丹了。

  刚从幽州回来,除了调整军队的编制,其它的事情李晟基什么也没做,一天到晚窝在后院。

  小别胜新婚,看着三娘、符昭怡两人一天到晚含情脉脉的样子,李晟基立马头大无比。

  处理好军队编制的事情后,一连七天,李晟基都待在后院没有挪窝,在符昭怡房里待了四天,在三娘那里待了三天,饶是他龙精虎猛也有些吃不消了。

  终于在第八天,他借口要去炮仗局视察,暂时离开了虎狼之地。

  虽然是借口,不过他确实好久没有来这里了。

  听说燕王要来,新任的炮仗局总管沮灏一早就在路口候着。现在的沮灏可不是以前那位窝在偏关县城亲自动手的小老板了,唐巾、一声蓝色绸布绸布冬装,不仔细观察的话,还以为是一位书生。

  “有什么喜事没有?”,李晟基见了他便问道,自成立炮仗局后,他每年都要给他们安排几个新的“项目”,他根据自己大致了解的一些信息讲给沮灏等人听,也不管他们懂不懂,先慢慢消化,再慢慢摸索,自己也隔三差五过来指点一下,就是这样,这里还诞生了震天雷这样的“利器”。

  “有!”,沮灏大声回道。

  “哦?”,李晟基眼神一亮,去年他给炮仗局布置了两项任务,一个是震天雷的引线,一个便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他魂牵梦萦的东西。

  炮仗局成立四年了,那件东西一直没有成功,不是太粗笨,不便移动,就是皮儿太薄,用不了几次就废掉了,去年他给炮仗局下了死命令,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与之前相比,炮仗局的规模扩大了许多,除了黑火药,震天雷也是在这里制作的,所以也立了几个炉子,专门来研制像震天雷这样的黑火药的延伸产品。

  当然了,大规模的制作还是在大同城里进行。

  在炮仗局靠近东边的地方有一个专门的作坊。

  作坊分为三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专门堆粗铁料的,三州境内品相最好的铁矿石经过粗炼后运到此处等待第二次提炼。

  一个部分是冶炼铁料的地方,开了两座炉子,用的还是李晟基强调的焦碳。

  第三个地方便是制作模具的地方,只见里面堆着大量的的圆筒状的铁器,最大的越有一丈长,最短的也有三尺长,都是上头细、下头粗。

  地上正竖直放着一幅模具,全部是铁做的,模具约有四尺长,仔细看时,模具是由两幅上细下粗的筒状铁管制成,小的铁管套在大铁管里面,铁管之间的距离越有半尺宽,越到下面越宽。

  大铁管尾部的一侧还开有一个小孔,只见作坊里面的工匠正在一副模具的小铁管的外壁以及大铁管的内壁刷上厚厚一层用白蜡和泥巴混合而成的涂料。

  另一幅模具的涂料已经刷好了,正在晾干,涂料只能放在阴凉处慢慢晾干,烘干的话容易出现开裂等情况,天气干燥的话,慢慢晾干需要十五天。

  一旁还放着两具制作好的筒状铁器,一具越有五尺长,筒口最窄处约有五寸(十五公分)宽,壁厚越有三分之一寸多一点(一点五公分),约到尾部壁厚越大,最厚处有竟有一寸多(四公分),重量约八百斤。

  另一具约有四尺长,筒口最窄处约有四寸(十二公分)宽,壁厚比另一具稍薄一点(一公分),越到尾部壁厚越大,最厚处比另一具稍薄一些(三公分),重量约五百斤。

  铁筒的尾部还有两道铁箍,这两道铁箍并不是保证铁筒安全用的,而是将他固定在架子上用的,架子是一块厚重的铁块制成,每块重约五十到八十斤,铁块上面是一个凹槽,正好将铁筒卡在上面,而铁块四周还有四个圆洞,是用来打入长铁钉固定架子用的。

  铁筒可放置在偏厢车上,也可单独使用,不过也需要偏厢车来运输——一种特殊的全部用铁料打制的偏厢车,这种偏厢车比普通的偏厢车矮许多。

  “试过了吗?”,看着这两具磨得精光发亮的铁筒,李晟基竟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八年了,他魂牵梦萦的东西——火炮终于制成了!

  “大人,试过了,大的可发射十五斤重的铁球,用药也要十五斤,抛射射程可达五百步(七百多米),平射可达两百步(三百米),小的可发射十二斤重的铁球,用药也要十二斤,抛射射程可达三百步(六百米),平射可达两百步(三百米)”

  “亦可装散子,即小铁球,大的可装小铁器八十个,射程达五十步(约八十米米),可对二十步左右(三十米的扇面)宽度的敌军造成大量杀伤,小的射程三十步(约五十米),可对十五步左右(二十米的扇面)宽度的敌军造成大量杀伤”

  “大人,这真是杀敌利器啊,就怕有伤天和”

  “有伤天和?”,李晟基听了嗤之以鼻,“错,伤的是敌人,救得是自己人,怎能说有伤天和?哦,对了,产量如何?”

  “三个月可制作两具,这东西太费料了,六具中只有两具最终成型,制作模具、打磨膛壁也太耗费时间,最终成材率不高”

  李晟基一听,这样的话,一年下来也只有八门大炮,成军的话最少要八门吧,不过这事也急不来,想要提高产量,估计最少又要一年的时间,他还等得起。

  “好,关键是质量,不要着急,慢慢来,你等辛苦了,不过模具可以多做几幅,这样吧,做十二副,这样的话每三个月有四具成型,一年就是十六具”

  “这次赏赐火炮作坊全体人员铜钱一千贯,你做好发放名单后报给我,没问题的话就到季无忧那里领钱”

  “谢大人!”,沮灏一听大喜过望,目前火炮作坊也就五十人,一千贯每人可分得二十贯,二十贯啊,可买二十斛黍米,或者二十担上好的食盐,或者十匹麻布,一般人辛苦两三年才赚得到啊。

  从云冈后,李晟基立即召集会议,佑国军、保国军团都以上的指挥使都来了。

  刘承威、秋悲风、李承训三人来到外书房时心里都有些忐忑,以前三人都是旅都指挥使,现在又凑到一起,各人还是旅级的官衔,怎么看都很别扭,不过近几年骑兵、弩军大出风头,步军确实有些落后了,他们心里有些埋怨却又说不出口。

  “燕王到!”,随着门口的卫兵一声大喊,各人赶紧站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