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网游之红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网游之红颜 夭夭 2560 2005.11.02 14:18

    夭夭的脸色十分的苍白,身体也一阵一阵的发抖,她的气值其实已经见底了,现在之所以还能免强维持草防护,完全是她身后雪云和玄月的功劳。

  其实雪云和玄月也不好过,她们一边不断的为夭夭补充气值,一边还要想办法帮刑天去毒,刑天在最后撤退的时候中了对方的毒素攻击,现在成了一个绿人。

  而夭雨则一个人承担下了敌人的所有攻击,草防护只能防住四周的敌人,却无法防住法师们来自天空的打击,还有那些处于空中的战宠,都成了对夭夭她们致命的危协。

  可以说夭夭她们能够撑到现在,完全凭的是一口气,一股恨意延伸出来的战意。

  突然夭夭感到一种十分空虚的感觉袭来,心中暗道不好,气值用尽了,果然雪云和玄月颓然的倒在地上,无奈的互相望了一眼,夭夭的驭草术没有了气值的支持,便发挥不出来了。本来防护在夭夭她们周围的草,此时正快速的缩回地下。

  至此,可以说夭夭她们毫无防护的暴露在对方的屠刀之下。

  看到从法道那队黑铠玩家眼中传来的恶意眼神,再看看身边气喘的夭雨,仍无法站起的刑天,还有两个茫然无助的法师MM,一种重重的责任感袭上夭夭的心头,在这些人中,她是当然的大姐,她知道这几个人都只是夭雨的同学,玩游戏本来应该是愉快的,她不希望在这些同夭雨同龄的人身上留下阴影。她就是拼尽一死也要保护好他们。

  看着身上唯数不多的血值,她要利用血值来激发驭草术,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她只能去复活,但是她知道现在能拼一秒钟都是好的,大批的纵横帮兄弟正朝这里赶来,也许只要一秒钟,夭雨他们便不会有事了。

  夭夭再一次运起驭草术,无边的战意在她的胸中熊熊燃起。那种战意浓得让法道都不能忽视。

  夭雨等人见些情形,不由的大声惊叫:“老姐。。。大姐头。。。”

  夭夭感到一阵眩晕,她自已像是浮在空中,唯一的感受是又眼中的赤火,感受到夭夭的战意,刚缩回地下的草又迅猛狂长起来,同时还带着一股怒风。

  “叮”系统的音乐再一次的响起,驭草术在这一刻升级了,由被动防护升为主动攻击。

  草仍然在长,并随着那风朝法道他们扑去,原来的草防护已经让法道他们很是意外了,再加上现在的草攻击,则更让他们有点不可思议。

  但是他们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那些草疯狂般向他们扑来,法道感觉自己象是陷入了一片草的泥塘,举手投足,都被那些草缠得十分难受,他一次又一次的运剑将那些草斩断,但是断成几段的草又开始生根长长,反而给自己造成更大的麻烦。

  对于面前这种状况,法道有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对于那个女子毫不气馁,他也感到一种佩服,很少有人在这种劣势下仍不放弃努力的,也许是因为游戏里的死亡并非真正的死亡,许多人再感到死亡无可避免,时便放弃了努力,焉知你没有尽到最大的努力,你又怎能争取到那不可能中的可能。对于是否能够将纵横帮的这几上人杀尽,法道再也没有了开始的自信。

  当绝煞等人赶到时,正好看到这场面。

  一边的黑铠玩家,普遍等级均在50级以上,身上是统一的高品装备,手中的兵器闪着冷冷的寒光。但他们全被裹在一片绿草这中,神情无奈而烦躁。

  而另一边的夭夭手中挥舞着一条绿丝,人挺立的朔朔的狂风之中,凌乱的发丝在狂风中飞舞,一张脸苍白如纸,而同样脸色苍白的夭雨,雪云,玄月,刑天将她团团围在中间。神情平情而淡然,然而那种淡然中却带着一种绝然不屈的气势。

  一个平凡的女子在此时显得是那么的不凡。

  “夭夭。”绝煞发一声大叫,他的声音不再是往日的平淡,眼神也不见了平日的清明,此时那眼神之中布满的心疼和焦灼的光芒,他冲过去紧紧的将那摇摇欲坠的身体抱在怀里。

  夭夭能够撑到现在所凭借的是一股信念,是那坚信绝煞会来救他们的信念,所以当她听到绝煞的声音的时候,心中一松,一股疲倦的感觉如浪花一样扑上她的心头,她转头朝那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只是眼前是一片的白茫茫,但是她仍固执的不放弃,睁着空洞的眼神看着绝煞,然后腿一软,便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是绝煞。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感觉到绝煞的激动和焦灼,夭夭好笑的想,绝煞愿来也可以这样激动的啊,艰难的伸出手,想去拍拍那张激动的脸,真想好好糗糗他,然而夭夭只来得及对绝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便在绝煞的怀里化做点点白光,复活去了。

  “夭夭。。。。”绝煞发出一声悲愤的大喊,看着眼前空空的怀抱,现在他的感觉是心痛,还是那痛彻心肺的那一种。

  笑苍天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头:“没事的,这只是游戏,莫水仙在复活点那一边,夭夭不会有事的,现在我们应该为她讨一点利息回去。”

  是的,应该讨一点利息回去,绝煞看着笑苍天,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望向法道众人。

  随着夭夭在绝煞怀里化作白光,那些草也回复了平静。

  法道他们虽然摆脱了草的缚束,但是空气中那股浓烈的战意却更让他们感到不妙。

  绝煞一挥手中的剑,八荒剑法边绵不绝的使出,所到之处,血光四溅。

  笑苍天也带着人冲向这队黑铠玩家,不顾他们脸上露出的惊恐,这是一场以强打弱的屠杀,但是没有人会不安,因为他们必须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绝煞的出手是绝对的狠,他的脑海里再也没有了往日对敌时的分寸二字,他将他所有的技能都发挥到了极至,每一击都几乎是致命一击。

  面对这们的绝煞,法道有一种感觉,他仿佛是身处地狱,而现在他所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群鬼的攻击。

  在化作白光的那一刹那,法道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是不能于之为敌的。

  看着最后一个黑铠玩家化做白光消失,绝煞站立当场,夭夭,你所承受的我会一一从对方身上讨回来,是加倍付回。

  笑苍天道:“是阴宇皇的黑铠战队,果然如我们之前所料,阴宇皇要在屠龙之前打击我们的实力,刚才得到消息,不只是夭夭她们这一组受到阻击,还有雷堂在风波渡练级时也遭到了暗袭,电堂皇的副堂主在醉梦酒楼遭到暗杀。”

  “即然他要玩,那干脆,我们就跟他玩大的。”绝煞的声音又回复了往日的淡然,只是里面带着一种让人冷到心底的寒意。

  “好,那就干干脆脆的来一次对决,纵横帮VS夜组。”笑苍天的声音充满了豪气。

  胜者为王,败者寇,谁也别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