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卡片太多用哪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安然离去

卡片太多用哪张 捍城 2066 2019.06.12 18:14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好吧,我摊牌,我真是冥王之子。”曹安举手表示投降。

  “胡闹!”宝树大师喝斥道:“你这娃娃,满口胡言,如今冥王之女已现身,又何来的冥王之子?”

  “那我便是冥王。”曹安看了他一眼。

  宝树大师一怔,深吸一口气,赶忙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宁缺脸色古怪,他可以感受到这青年的善意,可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占便宜呢?

  曹安看向这群人,轻笑道:“我感应到了冥王之女诞生,故而降临到了这个世界。本来想我是毁灭这里的,但如今想来,还是算了。”

  “冥王?你也配?”叶苏冷笑开口。

  “小小知命巅峰,也敢与我这样说话,谁借给你的狗胆?”曹安大袖一挥。

  一道真气夹带着伟岸之力,朝着叶苏铺面而去。

  没错,就是伟力!

  面对曹安的真气,很多人的第一想法就是,这样一股伟岸之力,能与之相比较的,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昊天神辉了吧?

  叶苏提剑想挡住,可结果却是剑断、人飞、砸在岩石上,摔倒在地昏迷过去。

  道门的天下行走,人间有数的知命巅峰,更重要的是他叫叶苏,是世间少数强大的男人之一。

  可现在居然被眼前这位看起来年龄不大的男子轻易击溃,莫非真是传说中的冥王?

  否则人间若真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存在,为何他们从未听闻过?

  书院后山。

  烂柯寺的变故,让李慢慢准备动身,他觉得对不住小师弟,可却被夫子给拦下,让他再看看。

  因为那个之前引起他关注的年轻人,如今也在烂柯寺中。

  接着曹安出现,承认自己是冥王之后,夫子瞪了瞪眼睛,最后觉得纯属无稽之谈。

  只是这个年轻人,为何要出手相救宁缺和桑桑呢?

  这两人从出生开始,便没有脱离过他的视线,显然他们二人没有这个朋友存在。

  夫子难以理解,更加不知前因后果,所以他打算多看看。

  “夫子此人是谁?”李慢慢问道。

  能够一招打败叶苏,应该是为破五境的修行者。

  夫子摇了摇头,这个人仿若凭空而生,不知何处来,不知所为何。

  李慢慢很担心烂柯寺那边,七念不遵守约定反水,又突然出现一位不知是敌是友的强者。

  可夫子好像并没有让他过去的打算。

  后山中,君陌正在清修,忽然察觉到这股力量,脸上浮现凝重之色,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战意。

  正在写字的余帘停下手中的笔,轻眉皱起,眺望远方。

  曹安放下衣袖,正色道:“本座分身降临这方世界,不为征服,不为毁灭。”

  实力放在那里,打架是打不过。这位自称冥王的年轻人,看样子也不想打架,而是在跟他们闲聊。

  岐山大师向前一步,问道:“冥王来此何事?”

  曹安的手段这些人都没有见识过,刚刚其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看似与这个世界相似,实际上却有很大的区别。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冥界待得太无聊了,出来逛逛。”曹安神情认真。

  “……”

  这些人都有想骂人的冲动,你降临万千分身,在万千世界,就是为了闲逛?

  ......

  ......

  在苍穹之上,有一座无人可见的神国。

  那是昊天的栖身之地,如今她正身处其中,她的样子与黑黑的桑桑不太一样,桑桑是黑黑瘦瘦,而她是白白胖胖。

  这盘棋,她落子到现在,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意志在进行。

  再过不久,她的化身就会觉醒,她可以亲临人间,会一会夫子。

  没想到今日出现了一点小意外,但被她给弥补上了。

  可是现在,她才猛然发现,这盘棋局不知何时,突然冒出了一颗棋子。

  凭空而生,不知何处来。

  昊天第一次感到惶恐,因为这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

  她在观察人间,自然也看到了曹安,听到了他的话语。

  冥王?

  那不过是她自己编造出来的一个谎言罢了。

  或许对方跟宁缺一样,是来自于另外个世界的人,唯一的区别在意,宁缺是被动,而这个人似乎是主动来到这个世界。

  目的又是什么呢?昊天仔细观察着。

  在没有任何苗头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可以说小心到了极致。

  烂柯寺中。

  七念站了出来,除魔卫道,是佛宗分内之事。

  “哟,想开口了?”曹安冷冷一笑。

  眼前这和尚,本与李慢慢有过约定,但万万没想到对方以人族存亡的大义来毁约。

  君子可欺之以方!

  曹安对这和尚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对于这个角色也并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

  “赦!”七念开口。

  顿时间佛光万丈,欲要镇压曹安。

  曹安打出一击撼山拳,发现对这佛光无效后,便立马转变为万象拳!

  刚柔并济,直破佛光!

  七念倒退数步,连忙盘膝坐下,口中鲜血一直在流淌。

  “还有想出手的吗?”曹安扫视四方。

  当他看见莫山山时,眼神不由一顿,发现这么一个好看,性格不错的姑娘,宁缺真是瞎了狗眼。但转念一想,宁缺又何尝不是在坚持自己的喜欢?

  “走吧!”曹安说道。

  宁缺扶着桑桑站起身子,问道:“那她的病……”

  曹安皱起眉头,此刻的桑桑十分虚弱,应该是神性即将觉醒替代人性了。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用一些方法试一试。

  他运转白象镇海诀,向桑桑输送了一道真气。

  真气入体之后,桑桑顿时觉得身体渐渐恢复了力气,似乎变得也没那么冷了。

  见状曹安松了一口气,另个世界的力量,是与昊天世界力量对等的,所以可以相互制衡。

  夫子用人间之力也可以暂时压制,但这人间终究是在昊天的世界之中。

  大黑马听到宁缺的呼唤,立马狂奔过来,三人上了马车缓缓离去。

  期间没有一人出手阻拦,因为他们甚至那青年的可怕,恐怕也只有讲经首座,又或是西陵掌教这等层次的人物,才能拿下此撩吧?

  马车上,宁缺见桑桑的情况有些好转,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曹安问道:“先生究竟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