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我家萌树超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被感染了

我家萌树超甜 弱梦 2085 2020.02.17 23:32

  叶柔三人换上银森带来的防感染简陋服,就跟着回了狼族部落,今天的天气不错,没有下雨,天空只是阴沉着,没有半丝阳光。

  回到部落众人都抬头看着他们,叶柔的目光一一从他们脸上扫过,有人害怕,有人惶恐,有人愤怒,有人难过,她仿佛从每个人脸上看到了不重复的表情。

  她认真回想剧情,那本书里明明没有这样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剧情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改变所以剧情也跟着改变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从未来过来的女主能不能制出解药呢?

  她的心乱糟糟的,跟着哥哥的步子回到了他的大木屋,那里苏浅正带部落里的雌性赶制手套。

  “对,这里就是要这样缝。”

  苏浅的话音刚落,听到声音回头,冲他们笑了笑:“都回来了,没事吧?”

  银森也冲她笑了,眼眸中尽是宠溺:“嗯,都没事。”

  这时,进来看了一圈的桑,一声不吭转身就往外走了。

  叶柔见状忙不迭的伸手拉住他,低头问他:“阿桑你怎么了?”

  桑仰头,女孩的眼眸很亮,白色的发丝垂在她的小脸庞多给她添加了几分柔弱。

  “睡觉”

  “啊?”叶柔上下打量他一下顿时羞愧的想找个洞钻进去,她怎么忘了,阿桑还是小孩子哪里跟自己一样,赶了几天的路累了也正常,都怪这该死的病毒,让她都忘了先安置他们两个了,毕竟一个是伤兵一个是小孩子,是熬不住的。

  她回头看向黑蟒多木,果然看到多木脸色苍白,佝偻着身子,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看起来也是强弩之末了。

  她回头对哥哥银森,说道:“哥哥我先带他们去休息,等下再过来找你们。”

  说罢,她也不等哥哥回答就带着他们两个回到她的小木屋。

  开门进去看到小木屋跟他们走的时候一样,她就让他们两个去床上休息,结果,阿桑谁也不理自己躺上去休息了。

  多木则看了看床上的小团子。自己变回蛇的身体,在角落里盘成一圈也跟着休息了。

  大屋子里众人的面色十分凝重,叶柔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气氛。

  “嫂子真的没有办法吗?”

  她边走边问,最后来到苏浅面前站定。

  苏浅停下手中的动作,她叹了口气:“配方倒是想了,不过想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难道要捉一只蝙蝠来炖?叶柔百思不得其解。

  银森拍拍妹妹的肩膀:“你刚回来先去休息吧,找到办法,我会通知你们的。”

  “好吧。”

  叶柔任命的回去休息了。

  她一离开,银森开始安抚众人:“大家注意卫生,保护好自己,我们会尽快想办法的。”

  众人听到酋长这么说,也不好说责备的话,不过一个个垂头丧气,无精打采没有半点斗志。

  叶柔回到自己的小木屋,熟练地翻身上床睡觉,结果,她被阿桑踢下床了。

  有那么一瞬,叶柔以为自己在家,以为回到了那种被老妈扯下床逼去上学的日子。

  “怎么了?”她小心翼翼的问。

  “以后你不能跟我睡一张床。”阿桑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孩儿的声音透着一股灵动,让叶柔想笑。

  “噗……哈哈哈……”

  “阿桑你别闹了好吗?”

  叶柔起来,揉了揉小团子绿浅绿色的头发。

  桑快爆毛了,他还记得那个梦呢,还有梦里的那些事情,可如今自己这个小身板什么都干不了,他就烦躁。

  眼看那蠢雌性再次爬床,桑又想把她甩下去,这时,一条黑色的蛇尾巴把叶柔圈了过去,原来是变小盘在角落里修养的多木。

  “啊,你干嘛,放开我。”

  叶柔吓坏了,尤其是勒着她腰肢的蛇尾,凉凉的还有鳞片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糟糕。

  “嘶嘶”(雌性他不愿意跟你睡,我跟你睡。)

  “去你的,什么跟什么嘛!”叶柔又想骂人了,他们姐弟俩一直都是这样睡的呀,别把我们想得这么龌龊好不好,她郁闷的想。

  叶柔还没被多木拉过去,桑这头就伸出几根树枝把她截了回去。

  桑警告性的瞪了一眼多木,“好像在说不想在这里呆就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接下来,叶柔就这样被桑用树枝吊在木屋的大梁上,像个毛毛虫茧子。

  这下她是彻底无语了,这兽人世界的雄性都是这么直男癌的吗,难道都不要问一下她这个当事人的意愿?这下她真是被气得不清。

  “阿桑,放我下去。”

  她一边挣扎一边叫,希望阿桑把她放下来。

  “你就在上面睡吧。”

  桑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理会她,自顾自睡去。

  “喂,臭小子,放我下去。”

  叶柔这下真的生气了,她现在恨不得下去打那小屁孩的屁股,简直太胡来了。

  她也不知道说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她光荣的感冒了。

  “啊嚏……”

  一个早上她都在打喷嚏,开始流鼻涕又浑身无力,自己摸了摸脑袋还挺烫的,难道她这是被感染了?

  感染?叶柔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去找哥哥,至于小木屋那两个,她才不理他们,坏透了。

  “呜呜呜……哥我可能被感染了。”

  叶柔一看到哥哥就委屈巴巴的哭诉。

  远远的银森看着妹妹包的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出来差点没笑出声,待他听清妹妹的话,他脸上顿时又变为焦急。

  “怎么这么不小心,昨天不是刚嘱咐过你吗,怎么今天就感染上了?”

  银森也不敢揭开她的兽皮来查看了,只能委屈她,把她安排在同样是感染的人群里,等待治疗。

  也只能这样了,叶柔在山洞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这里大概有一百多平方,住着大概二十来个雌性。

  桑见蠢雌性包得严严实实出去,很久没回来他这才出去找,问了银森才知道,她被感染了。

  等他走过去就看到在感染人群中,坐在角落里,可怜兮兮打喷嚏的蠢雌性,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痛,不是那种要命的痛,但又让人无法忽视。

  他记得距离这里很远有一个叫猿山的地方,上面住着一群猿兽,他们那里有一种圣水,兽人喝了能消除百病。

  

举报

作者感言

弱梦

弱梦

感谢吀噎的打赏,谢谢,哎呀,我这迟到的感谢。_(:з」∠)_

2020-02-17 23: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