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我家萌树超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解决饥荒的办法

我家萌树超甜 弱梦 2100 2020.01.11 15:38

  雨季还在继续,整个卡卡山脉已经陷入了沉寂中,兽人们除了巡逻的守夜兽人,其余的都在洞穴或者木屋里休息。

  深夜,狼族部落里躺在石床上的桑忽然睁开他那双翡翠般的眸子,他没有动,只是黑暗中他那双眼睛亮的可怕。

  此时,狼族部落外围一条黑色的巨蟒正在慢慢游走,似乎在打量着部落里的东西。

  该死的!为什么这个狼族部落里有这么强大的气息,比自己都强大,让他这个三阶兽人都不敢轻易涉足,多木一边吐着蛇信子一边琢磨。

  那天,他外出捕猎回来发现麒麟果被摘了,而山洞里只留下狼族雌性的气味,他一路找了过来,可是这部落里的强大气息让他不敢轻易进去,这几天他一直在外围徘徊,只希望那小偷雌性自己出来受死。

  也许是这黑蟒的段位比较高吧,他才能察觉到桑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不像银森他们半点都感觉不到,叶柔倒是知道阿桑的厉害,不过她没什么感觉就对了,毕竟换作是谁,面对一个毫无敌意的小孩都会下意识忽略他的战力吧。

  黑蟒多木在外围游荡一圈又一圈愣是没有进去一探究竟,眼看天已经大亮,不得已他又隐没在附近的丛林中继续等待时机。

  黑蟒一离开,石床上的桑眼皮子动了动,却没有在睁开眼睛,他在叶柔怀里调整一下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对于这些,狼族部落的兽人无一人察觉,又一天过去了,今天是第五天,叶柔是从床上饿醒的,咕噜咕噜……她摸着肚子从床上坐起来,一张小脸苦哈哈的。

  女主大大,你什么时候才能想到解决饥荒的办法呀?你倒是快点呀!不然,她就是第一个被饿死的狼族了。

  叶柔在心里唉声叹气,又求爷爷告奶奶的,她看了一眼安静的趴在自己身边睡觉的阿桑,眼里也满是同情,这么小的孩子跟着自己饿肚子她真的是太不应该了,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小阿桑想想啊,她捏紧拳头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今天哥哥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她这就去跟他透露一下织网捕鱼的办法,到时候让他去问女主不就行了吗,以女主的聪明才智有他的提示应该能想的到。

  叶柔跟阿桑洗漱好收拾一下自己就匆匆往哥哥的大木屋走去,这时候,只有换班的兽人早起,其余的族人都还在休息,也就他们两个起得最早了。

  他们刚来到门口就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你别……你的伤还没有好……嗯嗯……”

  这是一个娇媚的女声,说到最后,她的话已经听不太清楚了。

  叶柔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女主的,她顿时愣住了,举起的手放在门边,也不知道该不该敲下去。

  她想了想还是把手收了回来,她还是不要打扰哥哥传宗接代了,一旁的阿桑眨巴着翡翠般的眸子不解地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敲门。

  “怎……”么了?阿桑才一字出口就被叶柔用手捂住了嘴巴,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她小声凑到阿桑的耳边说道:“他们在忙,我们等下再过来。”

  他们一走,屋里苏浅的衣服终于保不住,被某兽尽数剥了下来,她还能怎么样只能受着了。

  叶柔拉着面露懵懂的阿桑来到附近的哨塔等待,这里离木屋有二十多米左右能看到木屋的门口,银森出来的话,她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了。

  阿桑虽然没有问叶柔为什么不去打扰他们,但他隐约知道些什么,毕竟他闻到了发.情的味道,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活了好几千年的树了,兽世中有些事他还是懂一些的,在他的认知里,发.情就等于交配,交配就等于传宗接代,对他来说这是兽之常情。

  他也不好问什么,也只能跟着乖乖的等待。

  叶柔等了大概一个多时辰,才看到木屋的大门被拉开,哥哥银森从里面走出来。

  “哥哥你快过来,我有事找你……”

  她可管不了这么多,站起来就大声朝哥哥喊道,她一边挥手一边笑,那模样就好像哥哥参加运动会得了奖似的。

  银森见妹妹这么活泼也跟着笑了,从前的妹妹虽然也活泼不过却很黏着自己,还吵着跟自己结侣,这让他很烦恼,不过最近不会了,妹妹还是像以前一样活泼,不过却懂事了很多,让他很欣慰。

  他三步并做两步很快就来到哨塔内,笑着问叶柔:“柔,怎么了?”

  “哥哥我饿……”

  叶柔一把抓住银森的手臂哭诉道。

  银森拧眉,他也有一天没吃东西了,部落里倒是还有些吃的,不过那是留给老人和小孩的,如果他把这肉分给妹妹,那其他族人肯定会不服气,也要分肉,到时候老人和小孩怎么办,就在他为难的时候,又听叶柔道。

  “哥哥,你过来一下。”

  银森太高了,一米七八的叶柔根本勾不着他的耳朵,她只能让对方靠近一点。

  银森不明白妹妹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跟他说话,但还是乖乖的把耳朵凑了过去,叶柔对着他的耳朵一阵嘀咕,银森的眼睛也越来越亮,他点点头。

  “好,哥哥知道怎么说的。”

  他说罢,匆匆往他的大木屋跑去。

  叶柔笑着看他远去的背影,又伸手揉了揉阿桑浅绿色的头发。

  “说不定,我们中午就有鱼吃了。”

  她显得很开心,拉上阿桑跑回了自己的小木屋,准备抓鱼去了。

  桑懒得说她,毕竟这两天叶柔饿的难受,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酋长的大木屋里,苏浅刚揉着有些发酸的腰穿好衣服,一抬头就看到刚出去没多久的男人又回来了。

  “你又回来干嘛?”

  她有些不悦的问道,泛红的脸蛋加上她嗔怪的表情,让银森原本下去的火气一下子又冒了出来。

  他上前一把抱住苏浅,用脑袋蹭了蹭对方的颈窝,他的呼吸粗重吓得女主一动不敢动任由他搂着。

  银森轻笑一声,努力压下心中的火,在苏浅耳边说了从妹妹那里听来的话。

  没有食物,到处都是水,鱼兽不好吃,苏浅在银森话里捕捉到了几个关键点,她果然如书中描写一样想出了织网捞鱼拯救饥荒的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