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我家萌树超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逃跑计划

我家萌树超甜 弱梦 2081 2019.12.21 13:37

  叶柔和桑跟着豹族众人一起紧赶慢赶,终于在十多天之后到达卡卡山脉附近,听说,他们大概还有一天的路程就能进入卡卡山脉,鹰族部落管辖范围内。

  这十几天来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天意不可违,这十几天来,她赶路的时候没有一天身上是干燥的,每天都是湿漉漉的赶路,身上粘乎乎凉飕飕的,这滋味别提有多酸爽了。

  “今天晚上大家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就能进入卡卡山脉了,只要在卡卡山上安顿下来,我们就安全了。”

  “噢噢……可以休息咯。”

  “可以休息喽!”

  一听说休息了,那些兽人小崽子们个个欢呼雀跃。

  一路上安排族人的事宜大多数都是哈克在做,而他父亲介仓只是在一旁看着,他很少话,也很少走动,休息的时候大多数是在山洞里陪着夫人。

  说来也怪,在这雌性稀少的兽人世界中,哈克的母亲却只有他父亲一个雄性兽人,尤其可见,这里并不是只有一女多男,还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叶柔见过他母亲,是位长相温婉的雌性,她见到谁都会露出温柔的笑容,是个极为和善的人,她穿得很保守,在这衣着暴露的兽人世界里,她是叶柔迄今为止见过穿衣最严实的雌性。

  这十几天来,这位酋长夫人一直跟叶柔聊天,每到一处夜上休息的地方,在那些雄性兽人挖好了山洞之后,她都会过来问着问那,比如:住的好不好?还习惯吗?哪里还需不需要改进之类的……

  今天一如往常,山洞刚弄好,温婉的酋长夫人又来了。

  “柔,山洞挖好了吗?”

  她朝里面看了看就走进去,山洞不大,住二、三个人刚好,因为是临时的山洞挖掘得十分粗糙,石壁上随处可见凹凸不平和深浅不一的爪印。

  叶柔刚在山洞内铺好兽皮让阿桑躺上去休息,酋长夫人就进来了,她忙迎上去,说道:“酋长夫人客气了,柔和弟弟住的挺好的,谢酋长夫人关心。”

  在外,叶柔一直称阿桑是她的弟弟,不过这称呼桑是不会承认的,用桑的话说,就是想做他姐姐,她还不配,若是论年纪,桑可是比她大好几千年。

  叶柔客气完,一抬头就看到豹族酋长介仓就站在山洞门口。

  “酋长,您也要进来坐坐吗?”

  她赶紧招呼人进来坐,谁知介仓却摆了摆手,眼睛却是看向酋长夫人,他深情款款的说道:“曼,我带人去打些猎物回来,你就先在柔这里等我回来。”

  “好,你注意安全。”

  曼温温婉婉的嘱咐道。

  一旁看着的叶柔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十几天相处下来,她觉得他们这一对夫妻相处的模式很怪,不像是别的CP撒糖给人那种甜蜜感,感觉酋长夫人很害怕豹族酋长,他们明明动作和说话都显得很亲密,但是看在人眼中却不是那么回事,总感觉少了什么。

  介仓一走,曼就收起温婉的笑容,她拉上叶柔匆忙来到山洞的最里面,不明所以的叶柔就这么被她拉了一路。

  “酋长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叶柔问。

  “柔,我知道你是个好雌性,你能帮我个忙吗?”

  她拉着叶柔的时候神情很是紧张,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朝山洞门口张望,生怕洞口会随时进来洪水猛兽似的。

  “什么事,你说,只要我帮得上忙我一定会帮的。”

  叶柔现在还搞不明白,怎么今天这个酋长夫人跟平常的不一样啊?

  “我想离开豹族部落,离开介仓,你可以帮我吗?”

  “为什么要离开?”

  叶柔很不解,她可是豹族夫人,每天不愁吃喝用度,可以说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离开?

  曼没有回答,她红着眼眶伸手解开自己身上包的严严实实的兽皮衣。

  一具洁白的身体呈现在叶柔面前,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和一排排牙印,仿佛遭受了什么酷刑。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柔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这些都是介仓弄的?这得有多变态呀?她不敢再往下想,抿着唇看着曼,等待她的解释。

  曼抹了把眼泪,把身上的衣服拉好,说道:“我的时间不多,就长话短说了,我本是狐族雌性,也并非沃克达森林一员,我和我哥是从外面过来的,那天我们碰上介仓,他杀了我哥哥把我抢回去做他的雌性,从那以后他便夜夜折磨我,我真的是受够了,求求你,帮帮我吧?”

  叶柔低头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她看向躺在床上休息的桑,这时,桑也睁开那双翡翠般的眸子与她对视。

  对方眸光淡淡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叶柔也不指望小屁孩能给出什么好的建议,她收回目光,用手撑着下巴,说道:“你要走应该很容易吧,为什么要向我求助呢?”

  曼先是吃了一惊,随后恍然大悟:“我真的逃不掉,不信你到洞口外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叶柔大步走出去,借着用外面的雨水洗手,朝洞外扫了一眼,果然看到忙碌的兽人中,从始至终有一个兽人的目光一直盯着洞口,从没有离开过。

  她甩了甩手假装洗好了,转身往洞里走,心里却想着曼身上的伤口,看对方的伤口有些是旧伤,有些是新伤不像是作假,介仓不是跟曼有仇就是个大变.态,可他们兄妹俩是从外面来的,不可能跟他有仇,那就是另外一种可能了,那不行!她一定要帮悲惨妇女逃出火坑。

  “好,我答应你,你要我怎么做?”她打定主意后,走回曼的身边。

  对于叶柔的决定,桑只是看了她一眼,在心里骂了句蠢雌性,就没有再管。

  曼从兽皮衣里掏出一包兽皮包裹好的草药,先是把草药捣碎涂抹在自己身上,她还不忘解释道:“这叫臭臭树,是一种抹在身上就不会闻到味道的植物。”

  眼看曼要捣碎所有的臭臭树,叶柔飞快拿过一株,这株植物的叶子只有铜钱般大小椭圆形状,花朵是一大簇蓝色绒花。

  咦?这不是另一个时空的臭草吗?她转动手上的植物,突然笑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弱梦

弱梦

么么哒

2019-12-21 13: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