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嫉妒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翦玥 2045 2020.12.26 13:46

  在他眼里,自家小媳妇应该是富贵命,可他没能给她富贵,所以竭尽所能的让她吃多点,谁曾想就多那么点还让人记恨上了。

  白愣杵着的大哥一眼,李江没好气。

  “大哥也觉得娘给我媳妇开小灶了”你要敢点头我就敢踹人。

  迎着四弟幽幽冷光,李老大摇头:“那是你买的粮食”

  李老大家的噎了,李老婆子也终于晃过神来。

  “老大家的,我知道你对老四不满”深深吸上一口气,李婆子更觉古话说得好。

  穷酸福慨,人穷就斤斤计较,人若富有,那气度就大了。

  大儿媳她看上的就是她的厉害,这些年也妥妥当当的,可从去年老四回来后,那份爽利没了,时不时就刺老四两句,在老四带回媳妇后更是明枪暗箭的,如今更是变本加厉。

  不就是老四没工钱可领了吗,不就是老四五百文都拿不回来了吗。

  “你嫁进门时老四才八岁,你一年没开怀,老四上山下河的给你摸鱼掏蛋,大郎出生壮得村里人人羡慕,而为了能让大郎多口吃的,他跟王二狗去了打铁铺”

  “打铁铺多苦···别人拜师得花钱,过年过节礼数不能少,我家老四拜师从进门就领着工钱,从开始的一百文到去年的五百文,老四从十岁起就没吃过家里粮还给家里送钱”

  “这些年来,我每次进镇都给老四捎带吃的用的,花的都是老四的钱,老大挣的,老二挣的甚至老头和我挣的从未花到老四头上过,而这么多年,只有我们亏着老四的,没有老四吃多了一文的”

  “今天,若是老二媳妇有怨言,老婆子我还能憋下这口气,可你江小琴一口一个小灶偏心说着心眼就不痛~什么叫偏心眼你在娘家时感受得最清楚,老婆子我别说让你委屈过,就是多几句都没说过”

  “我宋小花自认对媳妇姑娘一视同仁,这么多年只要老婆子能忍的气都自己吞了,结果今天却落得个偏心眼的下场~~”

  老婆子是真被气狠了,从没挖过的陈芝麻都给撅出来了,而老娘这些话一出,李老大头都抬不起来了。

  “娘,孩子娘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你给老娘说说,她江小琴还有什么意思,不就是觉得老四没工可做了,不就是老四没钱拿回家了···老大,老娘告诉你,别说老娘给老四媳妇做的饭是老四买的粮,就凭老四这些年送回家的钱老娘就能让她跟你们隔锅,有本事你也挣钱给你媳妇霍霍,有本事你也将口粮给她”

  李老大无言,老大媳妇蔫了。

  要说偏心眼,真没人比她更明白何谓偏心眼。

  江家七个孩子,老大到老五都是姑娘,而四姐离她差不多五年,结果她却是个姑娘,这对江家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而好不容易盼来的是个赔钱货还不算,生她时老娘伤着了,差点就成了绝户,还好,那几年年景好,老娘养了回来,而后接连生了两个弟弟。

  可就算江家最后还是有了儿子,她这个害得老娘少生几个儿子的姑娘依旧是老江家的罪人。

  小时候,她整天跟着两个弟弟,弟弟闯祸她挨打,弟弟吃好东西她看着,只要弟弟有什么事,担着的人就是她。

  江家村里,她是人人口里的假小子,邻近村庄硬是没人敢像她提亲。

  在爹娘都以为要养老姑娘时,婆婆让人来提亲了,所以,她嫁了五姐妹里最穷的人家,是五姐妹里最难过的。

  可进了老李家门,她却觉得自己享了大福,姑娘时没享过的尊重老李家给了她,虽然吃穿上没有几位姐姐好,婆婆也厉害严厉,但从未让她饿过肚子。

  瞧着大嫂鹌鹑,李老二家的和起稀泥来“娘,您别生气了,大嫂也是因为孩子”

  “哼~”李婆子冷哼一声:“她是孩子的娘,老娘还是孩子的奶,老娘克扣过孩子一口粮了?”

  若不是没克扣孩子的,几个月时间又怎么才攒那么点,老大媳妇完全就是借题发挥。

  江氏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与男娃一起成长的她反而比一般女子要懂道理些,只是有些事,时间久了就忘记了,而日子不好过就得从别人身上找原因,这一找不就找到了回家吃闲饭的四叔身上了,而四叔也就罢了,都快饿死了还给弄个破烂货回来,弄回来也就弄回来了,还见天与众不同。

  本就是厉害人,哪里能吃这样的亏,这不,哪哪都看秦望舒不顺眼了。

  今天老娘子若不挖烂货,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错,可这一挖,她真的大气都没脸出了。

  “娘,我是让三郎吓了”认着错,江氏将傻了的孩子扯过来:“你这死孩子,乱说什么,你奶是什么人,那里能克扣你的口粮”

  先被惊到又被自家娘吓到,在被奶奶虎到,这会几巴掌落在屁股上,李明耀那个委屈。

  “没乱说,二丫你快跟我娘说没乱说”

  呆愣着的祸精儿二丫下意识指像秦望舒:“··是四婶说的~”

  四婶,秦望舒,突然被点名的秦望舒哑然。

  “···我是说了,不过是跟李江说不能这样下去,就全家的粮都不够我吃饱”

  一个人都吃不饱,其他不是要活活饿死。

  李老大家的:····你说这样的话怎么不背着点,大人能听懂小孩哪里能分辨。

  “哎~”老婆子长叹:“能有什么办法,不让走”

  谁不知这样下去得饿死,可衙门不让走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别~”李老头的话才开了个头却又突然停住,瞧着衙役营地处的熊熊烈火他居然带着几分欢喜“村长!”

  跌跌撞撞,碰到,压倒了好几个人才将已经睡着的村长摇醒,而后他直接指像大火处,而伴随着他的声音附近没睡着的人都抬起头来,然后看向他手指的方向。

  “着火了”

  “乱了,那边乱了”

  “快,趁着这个机会快走~”

  营地就在县城外靠近官道的田庄上,两万多难民也以村,镇聚团,而现在时间并不算晚,天方全黑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