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不满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翦玥 2079 2021.01.18 15:16

  “李大哥去卖啊,那什么,我家狍子不大,我家就不来了”杨刚一脸老好的走回自家爹身边。

  林平扯着自家弟弟也回到林旺叔身边。

  老财爷爷家四个抬着野猪的孩子瞧了瞧李老大后,默默转了方向。

  都不卖了,这是?

  面对众人异样的眼神,江氏脸臊了起来。

  她能让男人对娘家好,但没道理让小叔子对她的娘家好。

  而没有四叔,她们家男人连野猪都抬不出去呢。

  要说不要脸都是遗传的,江氏在娘家人来了后显露出来的不要脸与脸皮厚真是从亲娘身上遗传来的没错了。

  只听到江婆子开心道:“既然你们不卖,那就帮我们使把力气”

  干呵一声,杨林吆喝:“白潭村的,回去处理肉了,没得让人瞧着你们挺闲”

  村长喊话,哪怕这个村子只是连带自己四家人的村长,但也算是官啊。

  呼啦啦,白潭村的,除了江氏都走了。

  走不是,留也不是的江氏干巴巴的站着让江婆子瞪。

  “没用的东西,连带着老娘都被人欺负”说着不够,江婆子直接上手掐:“四个儿子都白生了,连让家里人帮个忙都不敢,老江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废物,你活脱脱就是个废物,嫁进门十来年却连屁都不敢放,老娘一辈子要强却被你公婆撂面子,你就是生来磋磨老娘的····”

  江婆子都没法让李家人帮忙,其他人就更不要想,骂骂咧咧的弄着野物就出了山,另一边,李老头将菜刀,砍刀镰刀交给三个儿子。

  “老婆子,你们多烧点水,这猪皮也不能浪费了”

  只要能入口的都要将它吃了,血除外。

  “爹,还有血吗”秦望舒凑到蹲在猪脖子边的李老头身后问。

  “不是说血不能吃?”他可记得,要不然,怎么能放过猪血。

  “那种病死的,看着不健康的不能吃,这家伙瞧着健康得很,应该不会有问题”

  “····拿小铁锅过来”

  舀上些水,接了三分之二的猪血,秦望舒屁颠颠的去找李婆子煮了。

  “得等它凝结后才能煮”对于这个五谷都分不了的媳妇,李婆子异常有耐心:“这血豆腐,要慢慢的煮,温火,不让水冒泡的煮,这样煮出来的血豆腐才会又滑又嫩,而不是满口嚼渣”

  “知道了”秦望舒虚心得很。

  “这野猪啊,肥着呢,就它的板油就能让家里吃一年,可惜没东西盛,不然明年一年都不会缺油水”

  “要不,让李江出去买些盆啊坛子什么的?”有些东西实在是不好用草帘,而她也等着用纸呢。

  想想,李婆子摇头:“也不知能在这里多久,东西多了,要走时什么都舍不得”

  “如果就只有我们,我们应该能待很长时间,可是现在,不知能不能待到明年”就是想找个能度过整个风暴时期的地方,才那么费劲的,谁知李老大将一家子极品弄进来了。

  就他们,谁知道他们不会带更多的人进来。

  也不是秦望舒想霸占这里,只是觉得与吃喝不愁的人比起来,逃难的人更需要这里。

  “真不知当年我是怎么看的,居然给老大娶这么一···”满肚子不满想吐槽的李婆子突然发现自己说溜了嘴,顿时住口。

  可惜,就这一句就够秦望舒想的了。

  “大嫂平时也就小气点,但她家里人来了后完全变了个人”前后差距大得她都怀疑是不是被人给夺舍了。

  原来的江氏,人虽然小气爱计较却处处以孩子为重,可是娘家人来了后,她只要一有空就往老娘面前钻,完全忘记自家小儿子才两岁。

  这几天,若不是她瞧着孩子可怜,每顿让李婆子蒸三个鸡蛋,估计那孩子得饿死。

  要是知道在人家眼里,她就是个吃独食的,估计秦望舒得呕死。

  “你大嫂就太长时间没见过家里人,一时有些过度,等过段时间就好了”感觉是好不了:“你们不过妯娌,我跟你爹又不是不开明的人,要是她一直这样,我也不会让她拖着你们,想怎么剥削自己塞老娘油肚皮都让她自个去”

  “比起自己,我还是觉得大家一起好,我都不会煮饭,还连衣衫都洗不干净”秦望舒说着都抬不起头了。

  她活脱脱就是个拖油瓶。

  可煮饭是要有天赋的,她的天赋是泡泡面。

  “嘿嘿~”让秦望舒的老实给逗笑了的李婆子,都能想象得到这两口子若自己吃会是什么样:“老四应该能煮饭”

  “但不会有娘做的好吃”李婆子的手艺真不怎么样,然,婆婆的马屁是需要经营着拍的。

  秦望舒的马屁拍得很好,拍得李婆子心花怒放。

  捡了一抱柴回来的张氏,笑嫣嫣的。

  “什么事让娘这么开心啊”真的好不舒服,婆婆与她在一块时就没笑这么花枝乱颤过。

  让了让,让张氏将柴放到脚边,李婆子眼皮都没眨一下的说谎:“说老四小时候摔猪圈里起不来的事呢”

  “这个呀!我听孩子爹说过,说四叔小时调皮,拽着玉米杆喂猪,结果被猪给扯进猪圈了”小孩都爱动物,农家人没几个孩子是小时候没吃过鸡四,闻过猪味的,而孩子们小时候的趣事对于父母来说,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

  她只是奇怪婆婆怎么会跟弟妹说自家孩子的糗事。

  “老二也好不到哪里去,抓着长脚蝌蚪硬说鱼成精了,出脚了”

  “噗~”比起掉进猪圈,她觉得这个更加蠢。

  握拳挡住裂开的嘴角,秦望舒用头发丝打赌,她感觉到了便宜二嫂的尴尬。

  “娘,孩子她爹有时挺天真的”就不能不这么侮辱她的男人的智商吗,虽然,她男人没什么智商可言,她觉得挺好的····让人笑话就不太好了。

  “天真的意思就是蠢,要不是知道他蠢,我能给他找你这么个精明婆娘”

  突然让婆婆夸了一把,居然没觉得高兴这可怎么办呀!

  火塘边,婆媳三没有因为江氏不在而有气压,水潭边,李老头带着儿子们将猪给解开后,给围观的孩子一人割了片后退肉,让他们拿去烧着吃,然后喊着老四老大去挖陷阱了,剩下的分洗烧皮留给老二跟潘大林。

举报

作者感言

翦玥

翦玥

还是老话,要票,要收藏

2021-01-18 15: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