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消失不见的你会在哪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结婚狂的交易

消失不见的你会在哪里 七古猫妖 2020 2021.04.08 12:39

  赌约开始。

  方元升确定,因为一个人再怎么变身高体型很难改变,何况已经共事有些时间。

  事情发生的有些意外,昇乙丙根本就没有改变。

  “你这不是忽悠人吗?”

  昇乙丙笑笑,我大清早给忘了,也没带工具,起来晚了,差点上班迟到。

  方元升见白忙活了,但又一想赌约是他提出来的,怎么能不作数。

  “愿赌服输。”

  “好,等案子破了,我教你。”

  关于籽蝴删公园的衣服后来被证实是叶双河的,毕竟上面有她的头发还有一些化妆品的残留液。

  “怎么,今天换了一个人?”

  “怎么,李法医看起来有些失望,是想我家小朱了吧,那家伙真是桃花命,走哪都有小姑娘追。”

  “小伙子确实好看,能够祸害一个是一个,毕竟我很难找对象,有帅哥不要是不是傻,你还说撮合撮合,怎么人家不理我?”

  “估计人家害羞,他才多大,李法医这事得慢慢来。”

  “是吗?你不是说有好多女的追他,那我还不得下手快一点。”

  “你现在特别像结婚狂,矜持一点,容易吓到人家,他脸皮特别薄,一见到女孩子就害羞,别追的太猛,我本来是叫他来的,人家害怕不敢来,虽说女追男隔层纱,但是太主动了也不好。”

  “他不就是嫌弃我比他大,比他大多好,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我比他大六岁,他都赚到了。”

  李法医之所以着急结婚,是因为家里催婚的厉害,但是时间一过再过,她又是个传统的女孩,到了现在这个年龄还不结婚就是晚婚,村里的人会说她,不管她在外面潇洒自由,可一回到家就将自己关在家里不出去,毕竟闲言碎语她受不了。

  李法医本名茳福,因为父亲外遇,父母离婚,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后改名李乐乐,母亲希望她快快乐乐的长大,希望她一生幸福,不要遇到不可靠的人,不要吃她吃过的苦。

  大概是人老了,总会催促儿女的婚事,这也是老人的通病,李乐乐很努力争气来到这里,本想接母亲一起过来,母亲拒绝,因为女儿工资并没有多少,外面租房子又要花钱,不舍得女儿受苦。母亲觉得家里挺好的,也不想来。

  因为女儿不怎么常在身边,老人养了只狗,她又觉得狗会孤单于是又养了一只,可惜的是其中一只狗被车压死了,没多久另一只也死了。

  母亲想到如果自己也走了,女儿得多孤单,于是安排相亲,缘分这种东西说不清,女拒绝几次后来同意,却没有一个长久的,有个中意的,却让她换份工作,她怎么可能同意,那是她喜欢的事情,也有让她去其他地方,她做不到,离开故土,永远的离开,她对这里还有别样的感情,除了对故乡的留恋,还有她的执念,初恋,她始终无法走出来,可能也是因为如此一直原地打转,一直围着这个点,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淡化,现在好似完全放下,有好似没有。

  “我就想赶紧结婚,立马生个宝宝,成个家,那小伙子基因不错,我不需要彩礼,啥都不要,不知为什么那次一见我就喜欢上了,你们别笑话,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回去好几次都梦见他。”

  “醒醒,这么露骨的话竟然从你嘴里说了出来,你莫不是被鬼上身了?”方元升第一次见结婚狂说这么肉麻的话,有些不适应。“你该不会就是贪图人家小伙美色?”

  “你答对了,事成了,有好处。”

  李乐乐人还是不错的,就是脾气古怪,有些特殊癖好,长相普通有一些点点的疤痕,腿有点问题,上班从不化妆,说话声音偏男人一点,如果不是这些她的追求者一定很多。

  曾经的她也是个美女,会撒娇会卖萌,那时她在学校里如同校花级的人物,只是命不好,一次爬山活动,一不小心脚下一摔,直接滑了下去,整个人生在这里彻底改变。

  这些情况方元升都知道,所以他对李乐乐很照顾,有时送些吃的给她。“说说说看。”

  “我把我朋友李瑶介绍给你。”

  “李瑶。”方元升的女神,这可是好事,当下就答应了,毕竟李瑶长得是真的好看。

  一旁的昇乙丙看不下去这两个人。“我说你们就这样私自把别人定了,人家同意吗?”

  李乐乐回怼道:“关你屁事。”

  “还挺辣的,有趣。”

  朱伟强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给交易了,还在小区里傻呵呵给吴石楠收拾房间,毕竟是和自己爷爷年龄差不多人,看着让人心疼。

  开门,满屋子的垃圾,再往里有个柜子,上面摆着各种娃娃,虽然很破旧,但一点不脏。

  朱伟强疑问:难道是他孙子喜欢?他喜欢?

  带着疑惑来到柜子跟前他闻到一股香味,是那些娃娃身上的,并不重,需要仔细闻。

  “老头挺爱美的。”

  老头的床上很乱,上面放着两个枕头,一个收音机,朱伟强打开收音机,里面正在讲一部小说,朱伟强对于言情小说并不感冒,又换了几个台,觉得没意思又关了。

  在床底下扔着很多纸盒,整整齐齐。

  “职业病,哪里都藏这东西,跟我爷爷一个样,天天把东西扔在床底下。”

  朱伟强将被子拿了出去,准备嗮嗮,毕竟今天天气好,很适合杀菌。

  手刚摸被子,特别的油。

  “太脏了,这得多少细菌,房子也不透气。”环顾四周,里面是没有窗子的。

  “怪不得夏天发病严重。”朱伟强叫来同事一起帮老人整理房间。

  拿着杯子准备凉嗮,不经意间他好像看到一个东西,又将被子扔下来,那东西随着被落而掉落,因为里面光线不好,打开了手机。

  “这...”朱伟强疑惑这个东西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是意外?

  “你有袋子吗?”

  好在同事带了,朱伟强拿出镊子将东西装入。

  虽是亲眼看见,他还是不敢相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