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修轩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剑陨

修轩志 微辣土豆泥 2127 2019.12.13 00:06

  秦轩内心一阵绝望,轩辕剑魂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秦轩,将你的五枚剑丸送入我体内,剩下四枚。等我发动完第一次攻击后马上把剩下的四枚都给我……”

  “前辈……”秦轩痛哭流涕。

  “相信我!抓紧我,死死的抓住!!”轩辕剑魂的声音虽然急促,沉重,但是也在秦轩心里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吼!!”秦轩一声咆哮,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轩辕剑向前一指“下次拜访,我将讨一个公道!”

  秦轩说话的功夫已经将五枚剑丸送入了轩辕剑内。

  “给我爆!”轩辕剑魂大喝一声,将五枚剑丸尽数引爆,一股强大无匹的灵气瞬间充斥整个剑身!

  “咔嚓”一声,剑身上裂缝又多了几条,而金色的光芒这时候冲天而起。

  “天地元灵斩!!”

  轩辕剑魂暴喝一声,催动五枚剑丸爆炸之灵气挥出了至强一击!

  秦轩又是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面如金纸,摇摇欲坠。

  剑丸乃是他体内灵气凝聚而成,这突然爆炸瞬间将他全身经脉震了个粉粉碎,丹田也是受损严重,布满了裂纹。

  那金色剑气冲天而起,竟是比那千叠塔都高!

  众人大惊失色,急忙祭出法宝挡在身前,那剑气快速推进,瞬间就斩在了众人的防御法宝上!

  秦轩另外四枚剑丸送入轩辕剑体内,又瞬间被引爆。秦轩又是一口鲜血喷涌,眼前开始模糊。

  “流光诛仙斩!”

  金芒大盛,秦轩与轩辕剑化为巨形光剑向东方极速飞去!竟是比那天晚上还要快了数倍!

  玄烨真人大惊失色,心道不好。在抵挡剑气的同时祭出自己的另一法宝通天梭,准备去追秦轩!

  “轰!”一声巨响,剑气轰在了众人的防御法宝上,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巨大威力,那剑气竟只是个空壳,徒有其表。

  玄烨真人脸色铁青,怒吼一声踏上通天梭,向天边那一抹流光追去!

  秦轩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意识也不断模糊。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轩辕剑魂的声音在他脑海中想起。

  “秦轩,我要陷入沉睡了。轩辕诀灵寂期功法,三才破魔斩和流光诛仙斩的口诀已经传到了你意识里。后两招慎用……想办法把我……唤……醒……”

  “咔”这一声仿佛是碎在了心上,轩辕剑身上裂纹进一步增多,不断的有碎片剥落,掉下,可是却依然强撑着带着秦轩继续向前飞,包裹着他的光剑摇摇欲坠,忽明忽暗。

  “咔嚓!”随着最后一声响起,轩辕剑彻底粉碎,整个剑身崩裂开来,碎片纷纷掉落,只留下了一个残缺的剑尖。那包裹着秦轩的光剑也瞬间消失。

  秦轩极速向斜下方坠去,而此时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突然,秦轩向前一伸手,将那剑尖抓在手里,双手紧紧的捂在胸口,任鲜血喷涌也绝不松手!

  在最后一刻,秦轩出于本能的抓紧了轩辕剑的碎片。

  另一边,玄烨真人越追脸色越差,他与那流光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只是几个呼吸他便完全丢失了目标。

  通天梭可是以速度见长的仙器,竟然还是追不上一个重伤的筑基期修士!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轩辕剑的关系,心中的怒火更甚,他怒视着前方,厉声道“秦轩!下次见你就是你的死期!”

  玄烨真人怒容满面的回到了叠岩峰,玄岳真人急忙迎了上去。

  “师兄!”

  玄烨真人摆摆手道“此子逃遁手法怪异,我没追上。”

  “上次他从我手上逃跑也是用的这一招。”玄岳真人脸色也是难看至极。秦轩两次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用的还是同一招,他却一点办法没有。

  “此事先不要通知掌门师兄,他们在药王宗也分不开身,等他们回来再做汇报吧。”玄烨真人对众人说道,然后看向玄岳真人“师弟,秦轩在你外门多日,你且好生盘问一下与他同室之人,看能不能得着什么蛛丝马迹。”

  玄岳真人点点头,转身向山下外门弟子房飞去。

  此间事了,一夜匆匆而过。

  在一条河流旁边,身穿粗布衣裳的孩童正蹲在河边洗着衣服,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山歌。

  孩童约莫十一二岁。带着一个布帽,虽然脸上脏兮兮的,可是却挡不住他的清秀。尤其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充满了灵性。

  “青云,该回家吃饭了。”远处传来吆喝声,少年青云回身对那老者喊道“知道了爷爷,我洗完这两件就回去。”

  青云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悦耳。

  少年回过身来,却见上游飘来一物,随着水流缓缓而下。

  “呀!是人!”青云惊叫一声,扔下手中的衣服,一步迈进了冰凉的河水中,伸出稚嫩的小手将那人拽住,使出了全身力气将他拖上了岸。

  “啊,这人受了好重的伤!”待看清此人后青云不由得惊叫一声,急忙转身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叫着。

  “爷爷!这有人受伤了!”

  再看那昏迷不醒的青年,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他的胸口和手上满是鲜血,尤其是双手手掌,插着半截金色剑尖。

  此人正是那从天空坠落的秦轩。

  这条河流名叫青羽河,由山顶的修仙门派青羽门而得名。

  青云和他爷爷居住的小村庄并没有名字,也不大,只有三十来户人家。

  简易的木屋里,秦轩被安置在了一张小木床上,这是青云住的地方。

  这时青云端着一盆水,拿着湿布给秦轩擦拭身上干涸的血迹,在爷爷的帮助下那半截剑尖已经取了下来,就放在一旁。

  那深深的伤口触目惊心,青云看在眼里不由得浑身一颤。

  待擦拭完后,他又小心翼翼的给他包扎了双手,这才转身离开了这里。

  “青云,他怎么样?”老者看青云出来,关切的问道。

  青云摇摇头道“伤的很重,血已经止住了,我给他包扎了伤口,现在还在昏迷。呼吸很弱,情况不太好。”

  老者点点头,面带遗憾道“他还这么年轻,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看他的衣服,莫不是修仙之人吧?”

  青云一愣,接着摇摇头“应该不是,青羽门的弟子我见过,他们都是穿道袍的。这个人穿的粗布衣服和我们差不多。”

  老者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紧紧皱着眉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