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搞笑吐槽 不完整穿越之精分剑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 冤家路窄

不完整穿越之精分剑三 于兰 2730 2019.03.18 11:05

  得到了贺毓婷的保证,芥子沫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声线暗哑地问起:“茶馆的雅间是依依给你们租的?”

  雅间?贺毓婷强忍着回头的冲动,和卡特对视了一眼。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事啊?女人酸起来风云变色,男人吃起醋来也绝不含糊。贺毓婷叹了一口气,回答:“是……”刚开了一个端,便看见芥子沫里寒光迸射,她含在嘴里打滚的话句机智地拐了一个弯,变成了:“是卡特吵着闹着要来见识一番,千依姐姐只好给卡特定了一间雅间。我这是沾了卡特的光,才能进到这么高雅的地方来。”妈耶,差点就因为一间雅室生成一桩人命案。

  芥子沫表情缓了缓,酸溜溜地说:“太原茶馆的二楼雅间一间比一间价格高,你们是准备在这儿逗留多久?”一副生怕她们多用了姚千依银子的模样。贺毓婷暗暗发笑,但见识过刚刚他流露出来的杀气,不敢调笑,只能一本正经地回答:

  “不能逗留太久。大概就这一两天吧。”

  就只是一两天的功夫。过了这一两天,哪怕千依姐姐不答应,贺毓婷也决定赖地打滚一定要做回小五巧巧才行。而且大表姐本来就是夺舍了姚千依的身体。时间耽搁得越久,对本尊越不利——万一魂魄融合了,大表姐抽身出来只会给姚千依本尊带来更大的伤害。

  芥子沫挑眉,很不高兴的模样。“一、两天?”他思忖了一番,索性直言道:“既然如此,不如两位搬到我家去住如何?”

  贺毓婷和卡特纷纷吓了一跳,甩头的甩头,摆手的摆头。“不用了,不用了。说不定明天早上我们就回去了。再加上千依姐姐已经付过房租了,这银子付出去了也不能退。不如今晚先将就着住在这儿。等明天和千依姐姐见过面再说别的。”贺毓婷拼命地拒绝。开玩笑,霸着这雅间不放的真正原因当然不是看中它价值多少银子,而是因为大表姐在这儿布上了多重结界。不过贺毓婷还是有些好奇地问芥子沫:“现在城里有宅子可以住人了吗?”

  “原本就有。”芥子沫说,“不过价格贵了些。我原本是租了一套做短期打算。后来是帮主觉得租不如买,索性出钱买了一套送我。”

  贺毓婷大汗。二郎真君那个“散财童子”的名声真不是盖的。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花了多少银子?”

  “五十五砖。”

  贺毓婷差一点就给芥子沫跪下了。这价格不比一匹劲足里飞沙逊色,如果是嫁妇娶妻,这也是绝对的豪门配置。芥子沫说:“是一套三进的院子,平常只有我一个人居住。而我除了偶尔去歇歇脚,也没有其他用途。里面着实空旷了一些。如果阿萨兄和卡特……”他目光落在卡特身上的时候,话头就打了一个结。如果贺毓婷没把他嗫嚅的嘴形看错,他绝对是准备称呼一声卡特“妹妹”的。

  贺毓婷假装没看见,听着芥子沫气息微微一顿便接下去说:“如果你们两位不嫌弃,请务必赏光。”

  “不嫌弃,不嫌弃。”贺毓婷笑咪咪地回答,但还是言辞恳切地拒绝了。“不过我们住这儿就行了。万一千依姐姐突发奇想,明天跑过来没找到我们,只怕会是不高兴。”现在的姚千依就是个天魔。魔族性格喜怒无常。一句话没说话,管你亲疏远近,先一刀抹过再说。至于这一刀是抹的脖子还是胳膊肘子,谁知道呢?魔族怒了眼前一片赤红,看个鬼清。

  按贺毓婷的意思,姚千依现在不是个好相与的,但眼前的芥子沫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就站着来来回回对话了几番,他脸色已经变了好几轮。现在听见贺毓婷再一次拒绝,芥子沫一张脸拉下来,活象贺毓婷欠了他五砖金子还没还债。只听芥子沫阴森问道:“明天你就会回去?回荻花宫?”

  这一次贺毓婷再也控制不住,小小地跳起来,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知道的?”贺毓婷惊惶地问道。

  芥子沫闭了闭眼。“还真的是你。”他这句话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颇有一股子狠戾的味道。但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一派云淡风轻,看不出不虞的痕迹。“早在今天之前,我们就见过两次面了。”

  贺毓婷轻轻噫了一声,浑然想不起在哪里和他见过。她当小五巧巧的时候都不记得芥子沫这个人,又怎么可能以阿萨辛的身份记得他呢?难道……贺毓婷呼吸一窒。芥子沫说和“他”见过,那就只能是在荻花圣殿了。贺毓婷只记得一次见面,那就是上午打本的时候。那另外一次?

  只见芥子沫说:“上次你在荻花圣殿里叫投降,却被焚天一刀差点把脖子割断了,这次又摇白旗投降,被依依一眼认出来。要不是依依看你摇旗投降又惊又喜地叫了一声小阿萨,我还没把你和上周的阿萨辛联系起来。”芥子沫笑容浅浅地看着贺毓婷,“我这才知道原来依依人脉如此广深,竟然连荻花圣殿里一周才出现一次的BOSS也熟识。”

  芥子沫凭着蛛丝马迹就触及真相,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才智。贺毓婷悲哀地想到她身边除了肉T,其他人全是妖孽。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芥子沫,不求他容易被糊弄,但求不要太过机敏。太让人失望了。原以为他是路边人畜无害的车前草,没想到却是一棵不动声色的食人草。超凶!

  芥子沫点穿了事实后神思恍惚,似乎再无力与贺毓婷纠缠。他身形晃了晃,朝贺毓婷一拱手,说:“今天太晚了,我就不等依依过来了。”

  贺毓婷松了一口气,连忙朝他抱拳:“正好,我和卡特出门逛逛。那下次有空,再与芥子兄聚聚吧。”

  “芥子兄”这声称呼只是让芥子沫抬了眼皮,露出一双茫然失神的眼睛。他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

  卡特望着他的背影不屑轻哼:“大姐可不会喜欢这种软趴趴的男人。”

  “胡说什么。”贺毓婷冷脸,“他喜欢的也不是大表姐,而是姚千依本尊。”

  卡特嗤笑一声,看了她一眼。“把面具带上,这里毕竟是二郎真君的地盘。万一半路上遇到又被他嗅到熟悉的气息,那就麻烦了。”她这么说只是以防万一的一种预防。贺毓婷依言戴好狐狸面具。两个人一狐狸一猫,手牵着牵信步走过太原广场。说是信步,其实是卡特被她拖着走,贺毓婷人高马大,步子也不含糊,一步跨出去就是小萝莉的两三步。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一掌拍在信使的肩上,果然看见二郎真君又传了一封邮件过来。

  比起白天怒意勃发的简短语句,晚上发来的这封信虽然怨气滔天,却也情意浓绵。二郎真君婉转地问她: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还是回来吧?你非要和刚认识的小姐妹同游,不妨把人都带来;我在太原城里找个宅子安置她们如何?

  贺毓婷就想到了芥子沫获赠的价值五十五砖的三进院落。她脸黑如锅底。

  二郎真君还说,如果实在不想回来,那该吃的晚饭还是得好好吃。外面的食物不比自己家里的好,让贺毓婷回信留个地址,他就整一桌席面然后让小厨房的外卖人员快马加鞭地送过去。

  卡特笑嘻嘻地说:“可别上当啊,说不定送货上门的人就是他自己呢。到时候我们就得鸡飞狗跳了。”

  贺毓婷满脸通红,一把推开挨在身边的实体。“走开,别偷看!”剩下的长篇大论被她一目十行草草阅读,然后双手飞快地拨弄虚拟键盘,写了一封同样长度的邮件过去。

  卡特啧啧有声地摇头,笑得一脸暧昧。“真是小别胜新婚,这才分开多久,你们就……”她正要好好调戏一番,冷不丁眼角余光瞥见一个人大跨步地走出了交易所。

  夜色沉沉挡不住那一身白银鳞甲闪闪发光。二郎真君的身影无所遁形。

  卡特一下咬到自己的舌头,弓身痛呼。

  二郎真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