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破界大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波折恒生

破界大时代 槐阴星主 2092 2018.09.14 21:31

  本来想给对方一些赔偿的周槐随后才发现,自己身上一点金银财物都没有,便连临来时要的夜明珠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索性对方似乎并没有表现出非陪不可的姿态,随意互相问了两句,便邀请周槐同行。

  周槐要不是忌惮那个砍了自己好几次的东西没有离开,早就返回了,虽然已经一段时间没有受到伤害了,但也不敢保证那东西就真的走了,便决定先跟对方走上一段路,确定没问题了再偷偷用破界石返回。

  毕竟这种防范措施还是有必要的,破界之旅要是带回去什么难以名状的奇怪东西,会产生很大麻烦的。

  随后帮忙整理了一下货物,周槐便跟着这活自称是陆家商队的人一起绕出雁苍山。

  这山上有白骨魔宫出世,只是暂时似乎被压制住了,无法全部脱出,自然也就无法限制众人通行,不得不说是幸运。

  不过可惜自从陆展的小妹昏迷之后到现在都没醒来,一直在马车中躺着,由丫鬟照看。

  周槐虽然略有愧疚之感,但也没有多事的揽下此事。

  若只是弄醒对方还好说,就怕白骨天魔有什么问题,到时候要是上了自己的身可就没地哭了。

  天魔这种东西近似无形无相,但是一旦附进某人体内,应该也不会那么轻易出来。

  尤其是凡人被七情六欲所扰,时时刻刻思维发散,天马行空,其心神尚弱,天魔想要进行引导,极为不易。

  就这样边想边走,半日多已经远离了雁苍山的核心区域就是那片碑林所在之地,不过后方依旧是绵延的森林,因为雁苍山终年毒雾笼罩。

  花草尚且无碍,活物就不行了,因此这地方的景观一直保持的很好,而且不虞有什么危险。

  随后一行人在一处山间凹陷处扎营。

  “我去!奇了怪了,怎么打不着火啊?”

  “嗯?怎么连个火都不会打了?老庄你行不行啊?”

  一个看起来极为魁梧的汉子半蹲在地上,拿着两块火石摩擦了许久,别说火了连个火星都没看到。

  “这火石不会是假的吧?是不是你们谁整我呢!”

  老庄又仔细看了看手里的两块火石,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常用的两块,但心里还是有些不信,忍不住开口问着,声音洪亮,倒是一下传遍了小片林子。

  “老庄,行了啊,谁敢整你啊!别咋咋呼呼的你这嗓门吼一嗓子谁受得了,我来看看,连个火都打不着,真是的..”

  说着便走上前一个人,直接拽走老庄手中的两块火石,对着地面上的干草,啪啪打了好几下。

  随后此人又试了数次,见没啥效果,嘟囔着把火石靠近鼻子闻了闻。

  “奇了怪了,怎么打不着呢,好像没啥问题啊,老庄会不会是这火石不行了,要不换个新的?”

  “扯犊子,哪有新的,就带了两块,你再去山里找找,应该能找到”

  随后二人推搡着便朝一边小山走去。

  周槐倒是听的清楚,可是也不会自己凑上去说“放心吧,有我在不可能打的着的。”

  随后直到天黑也没生起火来,一行人只能尴尬的坐在一边,盯着从镇子上买来的活物,啃着干粮。

  随后夜深,渐渐看不清晰,没办法也只能将就着睡一晚了,虽然夜色太浓基本上看不见什么,但是陆展还是安排了两个人守夜。

  周槐倒是没心没肺的先躺下了,这么多人混在一起休息,周槐也没有进行打坐修炼,看着夜空不甚明亮的星辰,渐渐便有些困意上涌,随后便半睡半醒了睡了过去。

  夜,

  似乎有嘻嘻索索的声音。

  周槐骤然惊醒,却没有着急起身,反而集中注意力听着周围的动静。

  “老大前面这些人都睡着了,我刚刚还放了一阵烟,肯定叫不醒,要不要...”

  只听一阵压低的声音小心的询问着,周围草丛也有不少衣角触动枝叶的声音。

  似乎人数并不少。

  “再等等”

  伴随着这句话一出,周围又安静下来,随后不知又过了多久,便听压低的声音带着点点惊慌。

  “老大,你看怎么亮灯了,会不会坏事。”

  只见空旷小山谷中唯一的马车内突然燃起了烛火,烛火映着轿帘染的通红一片。

  周槐也是一惊,随后心中一阵恶寒,后背更是罕见的汗毛竖起。

  侧眼看去,烛火映着轿帘血红一片,透着十足的诡异感,那是陆展妹妹的轿子,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难道是醒了!

  可是怎么可能会点起烛火,自己身上的被动自然压制着火焰的生成,灵火异火不好说,但是凡火绝不可燃,但是此刻明显透露出一个信息。

  这轿子里有诡异。

  四周的交谈声也密切起来,随后又安静下来,却是决定静观其变。

  周槐却是感觉十分不好,凭着自己浅薄的见识,完全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诡异

  周槐的视力对比之前已经好了太多,便是黑夜也能看的比凡人清楚更多,只见四周不知何时多了丝丝絮絮的黄色丝线。

  丝线似乎无处不在,地上的护卫,丛林,轿子,甚至自己身上都被丝线缠绕着。

  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片刻丝线越聚越多,这时似乎是量变引起了质变。

  哗啦!哗啦!

  水流般的声音自夜空想起,可是周围根本没有河流存在!

  随后便是一种仿若烧灼后的灰尘带着浓浓的淤泥腥臭味道萦绕鼻间。

  此刻周围的丝线猛的一滞,随后哗啦一声,化作滚滚黄汤倾覆而下。

  带着沉重死意的黄色河流瞬间覆盖了周围不知多少地方,但奇怪的是黄色河流浇下,把众人淹没,除了感觉自己确实处于水中,但又有一种虚幻感,而且自己还可以在水中呼吸。

  这河流似乎是虚幻的,周槐心头稍稍有些松懈,头颅一偏,却见自己半只手臂已经化作森森白骨,再往其它地方看去,周身血肉骨骼正在迅速消融!

  怎么可能!

  自己的恒定状态似乎失效了,身体已经消失了一小半也没有看到自身恢复。

  切实感受之下,烛还在恒定自己的状态,可是自己又确实受到了伤害以及真正致命的威胁!

  莫大的恐惧在心间升起,这便是人类的终极恐惧!死亡!便是再豁达的人真正体会到死亡时,都会产生的恐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