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066 2019.11.27 23:19

  白熹微静静的躺在那方窄床上。

  从翻来倒去的刺激渐渐变成了呆若木鸡的痴望床帘。

  现在的白熹微就好像一个孩子,你给了他一个奶糖只让他剥开那层糖衣,不让他吃,只让他那么静静痴望着,白熹微就像那个孩子,他的耐心终于从那个得到糖时的无限期盼与激动渐渐变成了,平静止水,再到难奈。

  糖果的味道真的让人期盼,它现在就在眼前,可惜,它只能看着。

  萧昱麟~萧昱麟~萧昱麟~

  瞬间,白熹微好像发现了自己这种莫名的焦躁。

  白熹微将自己的头埋入了被子。思绪全全从萧昱麟那里收了回来。

  白熹微:其实拥有也是一种辛福,不可亵渎,不可亵渎,渐渐屋中灯只仿佛暗下。

  第二日

  阿彻:“将军!将军?”

  阿彻站在窗外,一脸疑惑的望着将军屋内。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怎么回事?平时将军都比我早一个时辰起来练剑,今日怎么了?还未出来?

  阿彻在门外喊到:“将军?该查营了!”阿彻见屋内没有反应,便推了门进屋。

  萧昱麟朦胧中听到了“将军”二字,似清晰未清晰,好像有人叫他?应该有人叫他?

  萧昱麟云里雾里的睁开了眼睛。

  萧昱麟首先脑中空了一片,????

  身体永远比脑子快的,未等脑子反应回来,身体已经栽出了床沿一半,下一秒,见床上有了动静。

  白熹微感官一向敏锐,在将军将手走向膝胫之前,白熹微已经向另一侧闪去。

  白熹微:???

  白熹微迷糊中看清了将军的脸。

  白熹微独自迷茫了一会疑惑道:“将军!”

  两人对眼向望。

  一时无语相对。

  “咔~咔”

  萧昱麟:“???”

  白熹微:“……”什么情况???

  “peng~”

  阿彻这时刚好进了寝殿,“将……”军字还未出口,那本来破败的床它塌了,没错它塌了。

  它早不塌晚不踏它这时候塌了。

  萧昱麟:“……”

  阿彻这时是完全不知道将军是和白熹微同住的,他只以为将军会安排白熹微去别出去住,一进门看见床塌了,他是迷茫的。

  “将军?你还好吗?”阿彻一脸担心的冲过了过去。

  又一脸惊讶的冲了出来。

  继续,他冲出了二营将军阁。

  阿彻的脸红了三百度。

  过了一会儿,他又跑回来把门关好冲了出去。

  他看见了什么,将军和一个人滚在一起。

  他说呢!将军怎么可能赖床,有美人在怀,鬼才会起来。

  跟了将军10多年了终于!终于!将军终于要娶夫人了吗?

  夫人不是妾也成啊!

  太好了\(^▽^)/!

  他是知道上次他家将军与沈将军打过架,就在那床边,那床自然受了摧残,但是不也睡了半月没有换的吗?

  怎么就今天塌了,哈哈哈哈!我懂的!我懂得!

  白熹微:“将军。咳~”

  白熹微很茫然啊,他这是怎么回事,将军在他旁边了一晚他居然睡得那样死?

  而且醒了没三秒后,两人就莫名其妙的滚地上了。

  萧昱麟:“得罪。”

  怎么说呢?他昨晚实在扛不住回来睡时,太阳早过头了,所以自己没防住睡过了。

  常年边防紧张,所以防卫心从未放松过,那日被夜游蝙蝠伤后便更加警了,不想今早就发生了如此的事情。

  是误会?莫名奇妙的那种……

  下午

  沈渊:“哈哈哈哈哈”

  (沈渊,沈老将军之子,现为宫中军管闲散将军,萧昱麟执交)

  萧昱麟:“……”

  沈渊笑道:“所以,所以你当时就和那小殿下一起滚了床单?”

  萧昱麟:“沈将军做人要讲良心,若不是你那日在我将军阁中胡来,我那梨木床能随意动两下就塌了?”

  沈渊浅浅一笑,折了一桃花干递给萧昱麟。

  淡定道:“怎么动了,将军怎么问我?那床怎么好死不死今早塌了,昨日不塌?将军好好想想。”

  萧昱麟扔开那桃木,道:“我想好了。”

  沈渊:“什么?什么?想好什么?”

  萧昱麟冷笑道:“让你赔床。”

  “今晚我若看不到一床新的,……你这吟玉轩也不要要了。”

  ………

  沈渊:“将军啊,你好不解风情。”

  萧昱麟哼了一声。

  “当初让你顶着这宫中的闲差,可不是让你过来玩的,让你办的事,你做的如何了?”

  沈渊无奈的摆摆手道:“就你让我办的那些事,可难办了……”

  萧昱麟和善的看着沈渊,一脸微笑。

  “得得得,你别那么看着我,你让我办的事,我有哪一次办不成的,我可是通宵给你办好了的!”

  萧昱麟:“所以?”

  结果?

  沈渊严肃道:“高御史。”

  萧昱麟皱眉道:“尚明知的人?”萧昱麟想了想道:“就那个脸似鞋拔子的那个?”

  沈渊拍手道:“正解!此人心性格十分墙头草,于此出发,必定没有差错!”

  萧昱麟:“可有计划?”

  沈渊:“我办事你放心,那位高大人十分好色,所以,暖香楼!帖子我都下好了,明晚咱们去就好了!”

  萧昱麟:“暖香楼?”

  沈渊:“耳熟吧?就前些日子你押了未将军那地方!”

  萧昱麟:“你这是终于找到了一个正大光明去青楼的理由了。”

  沈渊侧着身体蹭过去,萧昱麟以为他还有什么要是要说,就倾斜了身体也贴了过去,沈渊抬头小声贴着萧昱麟耳朵道:“唉,那老鸨子我熟的很!我可给你提前备了好几个窈窕婀娜还风情万种的姑娘,明天顺便放松一下,你可别负了良宵啊!”

  萧昱麟反腿就是一脚,踹的沈渊踉踉跄跄向前栽过去:“沈渊你信不信我把你头掐掉!”

  沈渊:“艹!”

  沈渊大声骂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萧昱麟:“再多说一句后天我叫你去挖煤!”

  沈渊冒烟道:“不是,不是你昨晚……”和大殿下在一起住然后坐立不安的吗?给你找个姑娘你还不乐意!!!

  萧昱麟怕他胡说八道,赶忙追打道:“明日你就给我去后山报道!”

  沈渊:“艹!不带你这样的!你还帮不帮陛下办事了!”

  萧昱麟:“打死你再说!”

  沈渊麻利遛烟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