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435 2019.11.13 23:26

  “姐姐今日做的什么?”她一脸期待的想去揭开盖子。“快让我尝尝!”

  “唉,小心!烫手……”柳梓柔拍了她的手一下,然后拿布垫了手才去揭开盖子。

  “银鱼面?”哇哇哇,她最爱这个了!“姐姐怎么知道我爱这个的?”

  “自然是昨夜与你一同睡时听到的,我可记着呢,银鱼刺我已经剥掉了,你放心大口吃。”柳梓柔温柔的拿小勺子给她舀了一口汤吹了吹道:“来,先尝尝合不合你胃口。”

  她不顾形象大喝了一口汤,满脸都是喜欢的道:“合合合,特别合。柳姐姐我爱死你了!”

  “门瑢,快拿碗给我和姐姐盛面!”

  “不用给我拿,这些啊都是给大小姐做的,明日你若还想吃,告诉我便是。”

  帮忙做面不说,连鱼刺都是去除了的,就是母亲都没这么对过我~她这是什么好运气啊,捡了这么一个好姐姐。

  几日相处下来,她觉得柳梓柔是个德才艺色皆备的女子,简直就是做女人的典范,(呸)不对,应该就是按着女人心中向往的样子生的。

  她待人真诚温柔,从不生气,加之美貌,谁也拒绝不了这样一个女子的示好,她一个女子才几日都有点喜欢她了,何况是太子殿下?

  很有可能那天太子喝醉酒才犯了当日的事也未可知啊。

  “姐姐跳舞!姐姐跳舞!姐姐跳舞!”她是第一个在百花从中起哄的,却不想后面那些奴婢们都跟着起哄了,柳梓柔不好意思低了头,更显得美人在花中,却人比花娇的形态,她以为是让她给奴婢跳舞让她蒙羞她才掩面,便道:“姐姐跳舞是你们能看的吗?退下!”

  柳梓柔道:“不必退下,我身份也不高贵,大家都是好朋友,有什么看不得的,如不嫌弃我便为你们舞上一曲又如何?”

  柳梓柔轻轻踏至荷叶之上,摇水共舞,她身姿曼妙人比花娇,几个姿态下来,便收到了不下三次喝彩,她想,若是自己也这样优秀那该多好。

  “啊!”一声惊呼,所有人的心弦都崩了起来,柳梓柔的衣带无意间挂住了发饰,柳梓柔一时失神向荷池中间坠下,所有人都倒吸凉气,似乎都意识到了下一秒的不祥。

  “太子殿下?”门瑢一声疑问,她才知原来在周围欣赏的不止她们几人。

  门瑢的脸黑了黑,望向一边还在懵懂的小姐。

  还未等太子闪身而上,柳梓柔已经被一位白衣翩翩少年郎轻轻接住。

  怀中柳梓柔一脸温柔,惊喜道:“相公。”

  现在不止门瑢脸黑了,所有人都不由黑了起来。

  太子还在边上呢。

  不等有往下的发展,太子已经挥开了衣袖,沉声向外走去。

  唯有门瑢一人望到了太子转身时望向那一对璧人时的杀气。

  门瑢:“小姐!我看她就是故意的。”门瑢头大了不止一圈。

  现在这个情况,你以为是太子刚好经过?明明是守株待兔许久了好吗?

  兔子被人打劫了不说,还看着人砸吧嘴说兔肉好香,这霉头,撞的也是没谁了……

  那柳梓柔也不是省油的灯。

  明明没风衣带如何能挂住发饰?如何能让人分心?

  门瑢心中各种设想,而旁边的小姐却是一脸的羡慕。

  她心道:“若是有一日,我有难之时,我心爱之人也会从天而降接住我该多好?”

  当夜柳梓柔就与大小姐说了明日辞行的事。原来他相公在外因缘巧合拜了仙门仙首为尊师,特来接家眷同去仙山。

  今日自天而降的法术,便是从那里学的本事。柳梓柔一脸向往,说的她都恨不能一起去。

  不过想想还是只能想想……

  她可是要留下来陪伴太子殿下的。

  当夜在听到屋顶瓦片瞌嚓一响之后,两人便熄灯睡了。

  这几日府中野猫好像多了一些,是该找人抓抓了。

  几日未过,宫里便来了消息要给太子选妃,总共三位,一位正妃两位侧妃,府上上下一片红火,因为她就在其中,还是正妃之位。

  她可是父亲眼中九天翱翔的凤,自然只有正妃之位才是配的上她的。总有一日她会做太子殿下的皇后,唯一的妻子。既然柳梓柔已经和她相公走了,殿下心中就该是她了,起码她是这样认为的。

  往后的事都十分的顺利,她正式接了东宫的主契,与她心爱之人一起接受了了全朝上下各路官员的跪拜。彩乐齐鸣七日,她觉得她的未来会是完美的。

  以后她一定要给殿下生好多小殿下!小公主,这样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但是当夜,太子却去了一位侧妃房中,无异于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给她两耳光。

  丞相从未对她动过怒,但是自那日后的父女相见,对她来说没有一次不是煎熬……

  次次她都会被父亲贬低的一文不值,好歹她也是太子妃了,但是一个有名名无实的太子妃,和一个摆在东宫的花瓶有什么区别呢?

  她在想,她是正妃,太子总归会有一日想起她的,那一日她一定会抓住机会一雪前耻,重新光耀自家门楣。

  门瑢也道,这笔账必须好好和那个不识礼数,连参拜正氏都不来的某个狐狸精好好算算。

  一月过去了,哪怕满朝文武都快用奏折弹劾死太子,可太子就是不来她宫中。

  这花瓶的名号真的要落实了……

  如果再不给解释,她就会成全国的笑话。

  直到她见到那位大名鼎鼎让她贻笑大方的某个太子亲册封的良娣时,她就全都明白了?

  “柳梓柔?”见到她时她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借鉴于这一个月来的屈辱,她不问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两巴掌,打的柳梓柔都是眼尾通红,不知所以然。

  一片混乱之下,太子终于在事态变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之前赶到了现场。

  太子来时她是激动的,是兴奋的,她终于见到他了,终于见到了。

  “贱人!”她是被太子的这句话骂醒的……

  太子骂他什么?贱人?

  “不是因为你尚家,梓柔又怎么会在东宫?”

  关她什么事?她怎么会允许一个情敌与她共享一夫?

  她又不是傻逼!

  “你说清楚!明明是她假装姐妹夺了我的丈夫!凭什么你们还都向着她?”

  “你胡说八道什么?本宫从未承认你是本宫的妻,本宫做的还不明显吗?还是你尚家非要这个施舍?”

  太子殿下此时说话的狠毒是她没有见过的……他再也不是她爱的那个雪中寒梅之中愿意为她冻红了手也还要再弹一曲的少年郎了……

  随着头部的疼痛,她看到她亲手杀了柳梓柔,亲手用针扎白熹微,皇后的位子只能是她的!谁也夺不走!

  回忆忽然转到柳梓柔自杀那日,她大笑道,她杀人了啊,她杀人了啊,她居然把姐姐杀了啊......,她该怎么办?

  明明是太子和父亲谋划杀了她丈夫演了一出好戏,为什么结果却是要她偿还……

  “啊啊啊啊啊啊!!!!”

  “娘娘!娘娘醒了!德芙!快传太医!”

  第一次写文,也是第一次尝试用反派视角写文,希望大家可以看懂。尚贵妃是外线。我们白熹微白大贵妃的主线我们明天就肥来了,大家不急。

  不懂的话评论我哇,我会给大家解答哒!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慢热,不急不急。

2019-11-13 23: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