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215 2019.11.19 23:52

  emm,封面自己换了,好丑哇……,心塞塞………

  其实有一个定制的很好看,奈何那一张本网站不给上传qwq~

  一直数据上不去,有点点桑心( ノД`),希望入v后会好叭,喜欢我的文的话可以帮我推推文嘛,爱你们哇⊙ω⊙。

  我是正文嘞:

  白熹微随着雪花飘到了宣政殿,大门紧闭,朱红的伟门与雪白的银花称托得气氛略略有些凄冷……

  白熹微还未踏过高阶,就瞬觉腰部一痛膝盖不受控制一瞬便已经载倒在朱门之前。

  两个守门卫将早早就已经等待白熹微于门前。

  两人见人便喝道:“牢狱之人,不配正步而入。”

  白熹微:“……”

  “还请您爬进去。”

  不用抬头也知这一路无论高官氏族还是宫中侍婢,都是一路经过只多无少,往来妃子贵人更是络绎不绝,就是今日被派来查探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一百。

  他们这不止是要要他白熹微的命,而是想绝了他以后的路,他若是真的应了他们的道爬了过去,必然成这全昌耀的笑话。

  以后何来前程似锦?

  他们当他是什么?

  他白熹微今日便不信这个邪,他们越是不想让他正步走入宣政殿,他就越是是要一步一步走进宣政殿。

  白熹微不甘示弱道:“休想。”

  两人鄙夷道“那就请殿下好好受着这七尺长板的滋味。”

  白熹微不理,整理了衣服,兀自向前走去。

  “啪……”

  板板沉重……

  “啪……”

  板板刻骨铭心……

  “啪……”

  每走一步便有一板落下,板板同一位置,差错不过三分,不过四下,连三层短阶都未下,却已经有了脊髓穿骨而出的感觉。

  他们,想来是专门练过的……

  “你觉得,这个弱柳扶风的殿下能受住几下板子?我觉得不出五下。”一端盘宫女笑道。

  “你行不行啊?已经四下了!”另外一个宫女嬉笑道。

  白熹微:“……”

  白熹微脸中略略抽搐了一下,背部疼得厉害,袖中似乎有温热的感觉,白熹微咬着牙继续向前走。

  “啪……”

  几声板子落下,白熹微确定他已经没知觉,原有的腿抖也成了麻木的前行。

  但是神经的传递还是没有停过,他知道他可能到不了宣政殿了……

  门瑢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附近。

  见白熹微停下时,立马心急道:“没力气吗?给我用心打,想自己挨板子吗!”

  白熹微:“……”来的可真及时,时间算得真准……

  见门瑢使了眼色,那两人也明白了意思,互相点了点头,板子就和雨点一样落下,毫无频率,哪怕白熹微站住停下那板子也是一时也不停。

  路未至一半,血已满长阶……

  步步是血,步步是痛。

  白熹微终于坚持不住,应这两下板子一同落下他便跪在了地上。

  “咳咳咳……”随着咳声,点点梅花开落于地。

  听门瑢的笑声,想必她是很满意这结果。

  白熹微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心中还想站起前行却不料膝盖不受控制,哪怕微微而动,全身上下都有种撕裂的疼痛。

  “唔……”白熹微闷哼一声,心中无限悲凉。

  白熹微觉得他已经没有进去的必要了,他人都已经到了宣政殿门前,血满长阶,无人不见,无人不知,事态如此,他进去又有多大用处,怕是事态就算真的已经州司临门,他也进不了大殿。

  他们是真的将他视弱草介,还是想让他于此地命丧黄泉?

  门瑢:“殿下,现下感觉如何?”

  白熹微:“……”

  想必是为了她家主子上次与安总管的事,借此机会一起了仇来了。

  有时你爸是李刚还真的很好用,你爹是丞相,你怎么作都有人罩着……

  现如今,他都连门都没进他们就如此急切于如何灭了他吗?

  “殿下不说话?也可以,这该给殿下的增礼呢奴婢可还是好好备着呢,还不来人?好好伺候伺候殿下?”门瑢拍了拍手心,她身后便出现了几位抬着长桶子的侍卫宫女。

  “该怎么做都知道吗?”门瑢凝着脸问。

  眼神里无不带着狠意。

  “警遵姑姑教会,我等一定全力以应不负姑姑期望。”

  白熹微:至于吗?至于吗?我是杀人放火还是抢劫上道儿了??你们为了整我还设立了培训班机构专门调教?一幅一起要考高考的认真脸和班主任的期望脸是怎么回事?

  白熹微心里凉的一批,此时的漫天傲雪都不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泼。”

  白熹微还未反应过来,两桶温水便从头顶流下。

  “你们简直欺人太甚!”白熹微咬着牙道。

  数九寒天,他们就将两桶热水那么从头浇灌而下,他们这是拿明了主意要将白熹微开涮,冬天,热水往往要比冷水更加的要命。吸热吸的极多。

  从头心淋下,身上无一处不湿透,就是白熹微心尖都在颤抖。

  白熹微嘴唇微颤,眼神迷离,不过几秒而已,白熹微长睫之上已有冰凌结出。

  而后背,自远而望便是红色霓裳。

  白熹微咬牙切齿的心道:莫欺少年时。今日之耻,我他日必然百倍奉还!

  两个宫女架着白熹微托到的阴湿的花圃中,留下一路猩红。

  他们这是要往死里玩。

  白熹微强行睁眼不屈服,他倒是要看看这昌耀国还有没有一个明理之人,出来为他道一声公道,喊出一声的冤枉!

  白熹微被上强行按成了下跪的姿势,侧对着宣政殿的麒麟和朱门。

  “父皇!儿子自知无错,为何受罚,父皇可否听我一言!我必不负父亲期望,还请父皇明察秋毫!还请父皇明察秋毫!”

  白熹微眼位通红,一头黑发随风迎舞,红色在雪地中开出一朵惊艳,美的逼人,不敢直视,此刻白熹微一脸坚毅,动容十分。

  “父皇!儿子自知无错,为何受罚,父皇可否听我一言!我必不负父亲期望,还请父皇明察秋毫!还请父皇明察秋毫!”

  白熹微借着颤抖的声音,一声一声呼唤,没用一声不动之于心,发自礼貌’

  “父皇!儿子自知无错,为何受罚,父皇可否听我一言!我必不负父亲期望,还请父皇明察秋毫!还请父皇明察秋毫!”

  门瑢见他依旧活蹦乱跳,嘴角伶俐,心中不快,便道:“站着做什么?等我来???”

  众人,皆是摇头回神,不多想时,一桶温热已经再次落在了头上。

  你大爷……

  白熹微这次是真的安静了下来,他是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那七尺长板直击要害,实在是让人无法承受,白熹微不由得哆嗦起身故体。

  跪在那里,承受着膝盖,脊背,寒冷的几重恶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