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306 2019.11.15 23:36

  白熹微一路被按压到了大牢,衣服还是进宫前新换的,他这是本来准备风光一下的,然后没小心风光风光到大牢里面了……

  他此时觉得自己就像个风雪夜归人,晚间归门房中空无一人,除了凄凉他真的想不到其他词语。

  “咕咕咕~”京城鸟多,但是这样的鸭嗓咕咕声他还是第一次听见。

  这声音怎么有点像夜游蝠?再仔细听一下……还真的有点点像。

  宫中怕是要发生大事了。

  总归好事坏事轮到他身上就对了,他其实一直不太在幸运方面对自己抱有太大的幻想。

  现在回忆回忆,发现他对自己母后的记忆不多,或许是年龄太小也或许是根本不想回忆那一片禁区,不过白熹微的心底还是很确定一点,他的母亲是十分的美貌而温柔的。

  至于贵妃……这个女人性情古怪,十分善变,很容易前一秒还在与你谈笑风生,下一秒就是要提你的头去当球的女人。

  现在处于对立面来说,他要翻盘,就得先翻盘贵妃,以前尘事为主。

  其实回过头一想他们不过都是被困在宫中的可怜人罢了………

  困顿中仿佛听见有一个人在叫自己……

  “大殿下!看这里!”

  一个十几岁的小太监现在牢门前向着白熹微不停的挥手道:“殿下快点过来!不然等一下要来人叫我出去了了,我不是坏人,是将军让我来的!”

  将军?哪个将军?

  白熹微迎着声走过去。

  “多谢。”白熹微拿手接了小太监手中的信。

  问道:“半路可有人检查过?”

  “回殿下,并未,我说我是皇上派来的,便没人敢来搜我身上的东西了。”

  这个理由莫名熟悉。

  噗,他知道是哪个将军派来的了。

  除了她谁敢胡借陛下名义?

  “镇国将军?”白熹微正经问道。

  “殿下聪慧。”小太监搓了搓冻的通红的手道:“殿下,将军说一切按照信上写的来,撑不下去就先不要勉强,她会想办法。”

  “然后呢?还有什么带言?”

  小太监谨慎的看了看周围后用仅仅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贵妃出事了,像是得了失心疯,一会儿正常,一会儿不正常,宫里本断了消息不让外传,但是防不住镇国将军提前拖了萧将军,早有准备帮忙派了人去守着,将军说这里是突破口还请殿下多用心置办。”

  白熹微点头道:“嗯,我知道了,麻烦你了。你回去再带给她话说我会见机行事,也让她自己一个人多小心。”

  白熹微与他再互通了一些小道消息后,时间也差不多了。

  “还请麻烦里面公公快些!”外面守大狱的人催促道。

  “还请公公不要为难我们!”

  “是,马上就出来,劳烦将军体恤!”

  小太监抬了一双清澈的眼嘱认真咐白熹微道:“殿下,我叫小福星,要记住我!我是花房的,这两天没有问题的话就是我来传消息,殿下莫要相信他人,我这里时间不足就要先走了!”

  白熹微取了身上刚赏下来还没带热乎的玉佩塞给小福星道:“我懂得,这个你拿着,既然是给‘皇上’办事就不能寒酸,下次来记得置办一个手炉,莫要冻坏了。”

  见小福星要把他手中的玉给还回来,白熹微立马推过去道:“我是为自己,不为其他,你不必推辞。拿着吧。”

  “公公还没好吗!马上主管大人要来了!”外面人催促道。

  “我知道了这就来!”小福星下了决心一般捏了玉佩道:“好!谢殿下!心意我领了,这玉我收着,这也算是侧面帮了将军。他日一定报答殿下。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殿下……”

  “嗯。”

  小福星跑向门外时还不忘再喊一句:“殿下莫要把我忘了,我是花房的!”

  “我知道!是叫小福星!我记住了不会忘记的。”白熹微也喊了回去,想让小太监安心。

  真好,昌耀的大殿下,记住了他的名字了……

  将军和殿下都是好人,第一次见面殿下都给我赏了好东西,一定是将军告诉殿下的,提过我家境不足,殿下才会发善心。

  小太监走后白熹微便一人坐到了角落,看完了那一页的书信。

  朝堂之人果然心狠手辣,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贵妃怕是也被自己父亲算计了,居然做了那么多荒唐的事情而不自知……

  现下满城都在搜捕婉莹和蜀相国太子殿下季青临,搜自己的还都是皇上下令派出的他婉莹自己巡防营的兵,她现在该得多心塞,怕是快吐血了……

  现在罪名既然诬陷的是他与婉莹合谋杀蜀相太子欲缭乱此次蜀相国与我国和亲之事,那就是摆明了一阵的胡说八道!

  还有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罪名,虽是简写却也还是让自己看的很心塞,他明明才出来四天不到,正宫大殿一日未住,却感觉他罪大恶极的快把皇宫拆了一半的架势,你再看他们给他用的这些个修辞手法,还有这流畅的描绘画方式……,他们不当说书人真是太可惜了。关键是他还要顶着这些莫须有的帽子……

  哪怕哭都是自己选的路,死也得匍匐爬完。

  明日必然还有更大的坑给自己跳,他到底该哭还是该笑……

  白熹微伸手用手中火桶烧了信纸,就躺在了牢房的破席子上。

  “咔啦,咔啦~”似乎有人进来了,好像是好几个?

  这是谁也被抓进来了?

  “走快点!”等看到人时白熹微吓了一跳。“让你快点!”随着说话声音的还有“啪啪~”的声音。

  明明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走快都走不了他们怎么还打人!

  欺人太甚!还有没有人性了?

  在他们快到他所在的牢房前时白熹微真的被那人近看的样子吓得不清。那人忽然扑向了他所在区域的铁栅栏上边,并不断的向他伸出手,好像在乞讨什么!

  “啪!啪!”与此同时那人背后又受了不少鞭子。

  “求……”求?

  “求求你!”求我什么?????

  那人朝着白熹微吐了一口的鲜血,看的白熹微心中一阵心疼。

  大哥你好歹说一句完整的话哇,不然我怎么帮?…

  相比之下,虽然以前在冷宫侧时不时被打被欺负,动不动身体青一块紫一块,但是起码没有被弄成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过的还是挺好的。

  “我求你……”那位披头散发的人好像流下了泪水,但是却始终没有能够说出他想说的话,就被身后的人拖了开。

  “叮当。”一个小物件从那人手中滑落,上面都裹满了血痂,但是白熹微还是毫不犹豫上前捡了起来。

  发扣?男子的发扣?

  再仔细看那披头散发的男子发上似乎,似乎也有一个一样的发扣!

  几个侍卫卒似乎不满那一身血肉模糊的人,我拉倒墙边就是一顿打。

  “啊!……啊……”那人低沉的闷哼道。

  白熹微清楚的听到了这凄惨的声音,忍不住吼出来。道:“给本殿下住手!”

  小提示:明日三更!今晚太困先休息啦!三更喔!记得来康康!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对不起,昨天把作家的话更新到正文了,下次我会注意哒~

2019-11-15 23: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