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4934 2019.10.28 18:30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知不知?

  浮生放眼望了望昱麟仙君经常休憩的那贵妃椅,慢步走了过去伸手抚摸。

  他其实是想让他知道他的存在的。

  但是不是现在。如果此去并未灰飞烟灭……,那自己就要站在他面前,对他笑,告诉他这千百年来,他并非一人,他一直在他身侧……

  但若是自己顶了他的命格,走了他的结局,灰飞烟灭回不来……,他也是幸福的。

  浮生,浮生?果真如梦。

  浮生孤身出了瀚宸殿宫门,一步一步走的坚定,未带走一分花瓣,未带走一片云彩,衣带翩飞青云蓝色带携步,却是无人相送。

  唯留一片清冷孤寒。

  他的世界只有他一人,为他甘之如饴。

  一切就好像注定一般……,他不信自己不能让昱麟仙君得愿,他想要的他都会帮他完成。

  浮生捻指幻化成昱麟仙君的模样,一路无阻到了长生殿。

  待他度灵开了自己轮回路后,便迅速设了往生咒,与昱麟仙君换了命格,一路行云流水,十分顺利。

  果真是与他待的太久了吗?灵气居然都同路?连命数换了都看不出有何异常……

  回头再看自己命数,自己从本来的将军登帝命,变成了人人喊打的亡国祸国命,天煞孤星,无亲无友,不得好死,果真是八苦命数。

  不过福气而已,给他何防?这些于仙君扶育之恩来比,算是什么,不过身外之物。

  “你已经换完命了吗?”

  浮生回头恰巧望到匆匆从门口赶来的婉莹。

  他低眉轻笑:“嗯,换好了,灵气相同,不会有人发现……”

  “他总会知道的。”婉莹暗伤。

  终归在一起玩了几千年的姐妹……,却救不得。

  他知道时会怎样想?真好奇。

  浮生道:“是我自愿,其余的等渡劫后再议吧,我都不感伤,你又担心什么?”浮生将她拖在手心轻轻擦拭了她眼角的泪珠。

  “你怎么那么傻?你未经世事你根本不知人界人心险恶!我是从凡界带入天界的书籍,几百年早看惯了世事无常,人人都为自己,如若不是遇见你我都不知道世间还有你这么傻的人!”婉莹打开浮生还在安抚她的手怒气冲冲道。

  “值得就好。”

  有一种感情是可以超出爱的,无论得失。或许只是不想他受伤,没想太多,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就做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来这里做什么?莫不是见这最后一面,骂我一声傻子?”浮生僵硬的转开话题。

  “才不是,我也要去历练一翻……,你和仙君都走了,我也在家也没什么事干,无聊的紧,就当是去提升修为和境界。我可没你那么好的八苦命!自然是去人间享福去。”婉莹白了浮生一眼,自己向里飘去。

  浮生摇头叹息。

  ***

  进了殿内施法时婉莹一直是颤抖的,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会受到惩罚,但是既然来了就不能无禄而归,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心。

  婉莹心道:曾经顶了你那么多功劳,仙君的什么好处夸赞都让我一个人受了,也就你傻,白给别人做嫁衣!别人可不跟着傻!

  真是傻子,总该我也还你一些的。就算是以后见不着了……

  婉莹度灵开了自己的轮回路。

  摸着自己鲜红的姻缘线,不由感伤。

  眼睛一闭,狠下心猛然拔了自己的姻缘线,硬生生接给了浮生和昱麟仙君。

  她考虑了很久,很久,眼中中是不甘的,手却是麻利的不行。

  心道,哪怕这根断过的姻缘线只能给你们三年时光,也是值得的。

  我也只能够帮助你这么多了……

  婉莹看了眼自己因为断了姻缘而减少的一半寿命,不由心中叹息,仙君啊!我求你可一定那三年对浮生好一点点吧!小女子可是折了一半的凡间寿命啊!虽然早知浮生下去和您一起必然还是吃苦,但是我真的就求你一人对他好一些,情劫之前我求你一定用心对他!

  婉莹双手合十十分诚恳。

  也求来世没了姻缘的自己过的好一点,别纠结于情爱。

  为了情爱有没有出息是一回事,得不得到又是一回事,天罚一下,估计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

  既然我都做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来世,愿你我还是姐妹。

  这天劫再难,我也陪你。

  ***

  “还没好吗?等下仙君出了凌霄宝殿去了投胎路我若不与他一同下界会露馅的。”

  见婉莹人进入许久却没有动静,怕耽误了时间,浮生柔声文道。

  “催什么催!你姑奶奶我不就多翻了两眼姻缘录!”婉莹继续翻着白眼飘了出来,还带着一脸的嫌弃。

  “我不是赶着投胎吗?”浮生一本正经玩笑道。

  婉莹不等浮生,独自一人。往前浮了身体飘过。

  浮生轻笑,不过让她快些,居然也能生气,也不知道在凡间谁有福气会娶了这古灵精怪的丫头。

  “你在凡间会有什么样子夫君?平日里你可没少看这种那种的情爱话本,刚才看了这样久,告诉我一些好不好?”

  浮生将她在空中用手揽住她小巧玲珑的身体,温柔的放置在肩头问。

  “那当然,我可比你好命多了,我可是未来蜀相国的皇后……一生美满……!哪像你一生孤苦伶仃!”

  婉莹:那是本来罢了,断了姻缘线,我的夫君与我的缘分会直接消失再无瓜葛,他会与其他女子有子嗣。而我孤苦无子,年纪轻轻就……

  既然给了别人姻缘,我才不后悔不稀罕呢!不就一种马男的爱吗?要不要都无所谓!

  浮生看了眼一脸忧郁的婉莹道:“真的这样吗?”

  “姑奶奶我怎么会骗人!我这等的貌美如花,娉婷婀娜,哪个凡间男的见了可都是走不动道的!要是有走的动的,那他就不是个男人!”

  婉莹鼓起来腮帮子,双手插腰一阵吹虎。

  “对,对,对,我们阿莹最美,到了凡间我可不敢早早遇到你呢,万一死心塌地爱上了,求而不得,我可亏大发了。”

  “算你识相!”婉莹面上笑的开心,内心却是云海翻滚。

  她出来前看到了许多浮生没有看到的东西。

  千万亿条无辜的生命因为她们而早早逝去,仙君本有的姻缘线,你本有的姻缘线全部……全部断了。

  来世,若是一直为男子还好,可是一但半路突改不再为男子你将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子……,生灵涂炭。

  浮生,就凭着我那点可怜姻缘,我求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不管你来世如何祸国殃民,只求你最后能回来。

  不然我可是白白丢了夫人又折了你这个小兵!

  还是赶紧投胎抹去记忆,再这么卑想下去,万一哭出来,这几百年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婉莹:“浮生你记住,来世化作女相后,不得与仙君在一起超过三年。”

  浮生:“为何?你是看到了什么吗?”

  若是此刻告诉他来世会发生的事情,依靠他的心性是绝对不会放任不管,若是管了才是真真正正会犯下更大的错误。

  还是先不告诉为好。

  “天机不可泄露,为你和仙君好就是了,记住!千万别超过三年!”

  如果是三年那局势还是可以控制的,若是仙君同期归了天界必然会保下浮生,顶多百年牢狱之灾,总比魂飞魄散的强。

  浮生:“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婉莹:“得了吧,谢就算了,姑奶奶我可是要比你先投胎的!你飞快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浮生撇过头准备专心飞行道:“嗯,放心,不会迟,我都算好了!我们都能准时投胎。”

  咻~

  天空云彩中瞬间划出一道细月弯勾,顺便带走浮生身上片片花香,让人清新陶醉。

  “大姐!你要甩你姑奶奶出去吗?弯拐那么快!你好歹提前说一声啊!哎妈我的小心脏!”婉莹急忙窜到浮生衣服里一阵拳打脚踢。

  “大不了提前投胎,哈哈哈。”浮生大笑道。

  就你那个烂胎有什么好投的!!!

  ***

  凌霄宝殿内。

  “刚才,二位仙君既然已经自己开了轮回路,达成了共意,那就是没有回头路了……”

  监管轮回路的仙君还是怕二位中途反悔重复道。

  “来世如何皆有定数,八苦一渡二位仙君就成了人上人,但是,如若失败,轻者疯癫坠仙,重者灰飞烟灭,二人可有异议?”

  漫天神佛不由吸气,这可是明摆着说其中必定有一个会如此吗?这赌赌的大了不是一点。

  “绝无异议!”

  昱麟仙君,你可瞧好吧,我师尊早已算好来世你必定会输给我,现在不过过场。我就看你能嚣张到何时!,傲宽第一个大声出场,生怕别人不知他是谁。

  “嗯。”昱麟仙君不紧不慢跟道。

  二人皆不知,他们命数早就非原先所定,已经偏离原轨九曲十八弯了。

  昱麟仙君正伏首喝茶忽然望见自己转生石有逸动,心中不由一惊。

  看这异动……?!有人背后为他改命?换了他的命数!

  居然隐约有帝王龙气溢出……,帝王气?不可能是他眼花!他是什么命他不知道吗?大灾大难的倒霉命,步步是坑,步步是难,虽不知道结局,但是,就算不知道结局那就是猜也猜的出来不是个什么好结果。

  哪个人会用自己的帝王命与自己这八苦命换?这可是触犯天条的……,他绝对不能贸然说出口,不然就要连累这位替他渡劫的小友了。

  这份过命的恩情他怎么还得清楚?

  现在前去换回命已经来不及了……,若是倒推两天……,应该还有机会!

  众人见昱麟仙君变了脸色,以为他是终于忍受不了傲宽蛮横要动怒了吗?

  若是他昱麟仙君生气……,以他的功力……,众人望了望那边毫无规矩目光挑衅的看着仙君的傲宽,皆心道:少年,你一路走好。

  “可否宽限几日?”绝对不能非但平白享受了人家的帝运,而且还让他人替他吃苦,世间哪有这般道理?

  昱麟仙君这么冷不定一句,像是给了傲宽一个惊喜,敖宽不由挑眉主动发话。

  他不掩嘲笑道:“哟,仙君莫不是怕了?”

  他踱步蹭到昱麟仙君身边,慢慢拿起昱麟仙君刚才欲品又放下的茶,泯了一口道:“茶是好茶,可果真是有些人配不上喝。”

  昱麟无语,起身远离了傲宽几步,道:“失礼,本君仙宫确有些许事件需要处理……,所以先……”

  “哈哈哈,莫非仙君在讲笑话与众仙听,谁人不知你从不管瀚宸宫诸事?现在拿它搪塞未免太过敷衍了一些。”

  傲宽抬手一口饮尽了杯中的茶,并倒过来杯子示意给昱麟看。

  昱麟皱眉,此人无赖,看来只能硬核一下了……

  “我宫中事务繁多,自然是要交与他人帮衬一些。”

  昱麟双眼含冰款款走到傲宽身边,微笑着用袖子拂翻了茶盏继续道:“不过与你何干?”

  “本君看着你师尊脸面,给你些脸,你却不识好歹,咄咄逼人,可是本君对你太客气了些?”

  说着就幻化出了软剑长忆。

  “本君给你三秒考虑一下如何滚,你看如何?”

  “不如何,我可觉得一点也不如何呢,你不就仙资高一点嘛?如此欺负后生之秀,你当真觉得你能服众!”

  傲宽不怕不说,反而扭捏着身子向后侧倾,一幅你有本事你就在凌霄宝殿砍我的架势。

  “……”果真无赖!

  他应该是来给九天玄女打脸来的吧?如此做作之风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虽然说他也算是一方人物,修为境界很高,怎么会是这种怂货样子?本来看其风骨应该是个翩翩小郎君,修为本来也纯净咋人是这种样子?

  “本君从未觉得你是什么秀,或者这么说,你是什么东西?……你既然自己不滚,那么本君亲自送你。”

  说完昱麟就化了空间将此人扔了进去。

  众仙:仙君可真嚣张啊!这可是凌霄宝殿……

  “我瓜子完了,你那里还有吗?”

  “你没看见结束了吗?要什么瓜子?我也快没了!”

  昱麟仙君:“……”

  终于能静音听听其它仙君看法,不想一回头就听到……

  自己渡劫难道就是为了给这几个当头儿……?

  昱麟仙君默默低头,准备擦擦刚扔了人的手,奈何还没擦干净就听管轮回路的管事老儿一声长嚎,弄得他心烦意乱。

  “仙君!仙君啊!不好了!那傲宽独自上了投胎路,启动了轮回,仙君你若是现在也不赶快跟上,你的命数怕是会大变!八苦更盛!也为可知啊!”

  你大爷!

  这傲宽真的不怕死的吗?如此恶心人,等渡劫回来我不扒了他的三层皮。

  现在改的可不是他的命数,改变的是那与自己换命人的命数,实在可恶至极!

  昱麟仙君不理众仙问候,立马瞬移到投胎路,望着茫茫雾气,心中无奈至极。

  为了不耽误行程改变命数,昱麟仙君只得不问一二,埋头进了轮回路。

  ***

  此时的浮生已经化了自己的男相,一个人走在茫茫雾气之中许久了,他实在是看不见轮回路,一路东奔西撞,怎么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轮回路。

  加之银色迷雾漫天,浊气四溢,何况进入了这里他就失了法力,更使行路十分艰难。

  这八苦命劫怎么回事?现在就开始了?我还没投胎啊!这迷雾茫茫,我何年何月出的去?苍天啊!吾命休矣~浮生心中感慨无限……

  说来也讨厌,自己刚到轮回门,送走了先要投身的婉莹,正闭目等待自己投胎的时机,十分正常,奈何天有不测风云……这好死不死天上飞下一只球状物,直勾勾就往他怀里冲撞,撞的那叫一个眼冒金星,一个不稳两人便齐齐撞进了轮回门。

  且那前面撞他的这只球状物十分风骚……,一进来先扭着身子师尊长师尊短的把昱麟仙君一顿乱骂,他能忍吗?这一定不能啊!

  就冲着这一进来就冲撞自己的份!也不是说说就能完了。

  “昱麟仙君到哪里不是仙家楷模皎皎明珠,怎么到你口中便成了暗下黑手,摧花折柳的人面魔头?”浮生上前怒问。

  “呵,你哪里来的东西?敢和我这么说话?知道我是谁吗?赶紧一边去……,一边去!小爷我赶着投胎呢。”傲宽向前一把推开浮生,扭腰准备踉跄走过。

  “唉~”不知为何看了一眼浮生就喊了出来。

  想了想他慢慢又退了回来。柔声道:“是个小娘子啊,刚才失敬失敬!”

  是美女!还是个特别美貌的美女!

  “……”

  你全家都是小娘子。

  “你好好看看。”老子现在是男相!

  “雾气腾腾的,刚才自然看不清楚。现下看的很清楚,是个美人!刚才是在下莽撞冲撞了小娘子,为做赔礼不如小娘子与我一起投胎?指不定来日好做夫妻?我可不比天宫那昱麟差,以后说不定给你天后娘娘当当,也不委屈了你这花容月貌。”傲宽死盯浮生美貌信口胡说。

  “你说你不比谁差?”浮生邪魅一笑,靠近了傲宽细声问。

  “……”总觉得要慎重回答这个问题。

  不等他反应浮生已经双手握拳掰了两下响指,伦圆了拳头挥到傲宽脸上。

  浮生问:“小娘子的拳头可好吃?”

  “噗~”傲宽一口鲜血随着拳头喷涌而出,被打的瞬间连声音都发不出。

  进了这轮回门,所有人法术一律失效,管你哪来的大罗神仙,进了这里和凡人没区别,收拾这么个扭捏的病秧子,他绰绰有余!

  傲宽还想开口:“小娘……”子字未出口,浮生一胳膊肘已经好好抬起然后积攒力量一下直戳傲宽腰部。

  现场将傲宽放倒,傲宽脸先磕地,一时间地上梅花满满。

  ko

  渣渣。就这还和他的昱麟仙君比……,脑子有洞!有病得治!

  浮生觉得时间不多,自己该走了,就从傲宽的头上踩了过去,发出咯吱一声。解气!太解气!

  傲宽:“我你大爷……”这年头美人都脾气刚烈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