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3593 2019.10.29 21:47

  望着一地狼迹,所有人都沉默了。

  风雪依旧在吹,现在不单单是浮生一个人心里凉凉了,是所有人,嗯……鬼……一起心凉了。

  “……死了……小紫死了……”

  好歹是几百年姐妹,穿红衣的女魄实在是没有忍住,颤抖着声音浅浅呜咽起来。

  周围的空气随着这似哭非哭的声音又冷了一度。

  其余两位也从嘻嘻哈哈中抽离出来,直眼看着眼前小紫的几片残身。

  浮生叹息道:“姑娘们节哀……”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会?以后……以后就只有我们三个了,回去可怎么和主人交待?”红衣女子用披纱擦拭着脸上本没有的泪水,不停诉说着自己心中的无奈。

  穿蓝色衣服的姑娘终于也开了口,“对啊,这可怎么办?”

  浮生疑惑:“你们并非活物所化,为什么不找你们主人看看能不能救活她?”

  虽然身体碎成这个样子了,但是……,鬼嘛,修修补补用用也不是不可以。

  听了他的话那三位女魄不但没有欣喜反而更加失落。

  难道是他们主人瞧不起小鬼小魄?不会施加援助?

  小橙摇头道:“如果事情真的有公子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浮生问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飒~飒~,地面小紫的残臂在暗中隐隐窜动,那手臂即使是离开了本体居然还是十分的灵活,甚至比在那女子身上时还要运动自如。阴煞之气四散,若是直眼相视,必然要吓破几人的魂。

  地上的手臂渐渐从白色变成青褐色,指甲也在某种力量的催化下,长的活像刨土的长扒(pa),与身体相连的撕裂处还残留着血……移动中在雪地里留下几抹阴沉的红。

  浮生背对着妖王与鬼手,并未发觉任何不妥,竟自一心想着关于自己如何帮助几位女魄的问题,并没有想到危险正在向他奔来。

  地下,那鬼手好像闻得到浮生身体的味道一般,十分沉迷的向着浮生的位置扭动了五指,甩了甩连在身上的手臂十分迅速的扑向了浮生的小腿。

  一阵骇人心脾的痛感朝着身体传来,浮生不由自主的哼出声来,身体中的法力一概被封,只有少数灵力可以支持,待浮生看清楚罪魁祸首,便毫不留情一掌拍打过去,紧张到心都在摆动。

  鬼手虽然被甩开十多米远,但是依旧死性不改,想再次出动攻击。

  几次躲避之后浮生发现,这鬼她只追着他转。

  为什么?为什么要只攻击我?!

  浮生此时顾不得腿上疼痛,只能硬撑移动。

  旁边三位貌似也觉得此事不简单便过来帮忙打退了鬼手几次。鬼手虽有不甘却没有再次攻击。

  浮生正在低头处理自己的伤,心中唏嘘不断,感慨万千,昱麟宫瀚宸殿待着不好吗?……自己一天出来作个什么?

  这女的下手也太狠……,瞧瞧这五指印迹,活似我杀了她夫君一般,多大的仇恨才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这鬼手一定受了瘴气指示,大家向后退,以免碎尸其他部位发动攻击!”这鬼手周围阴气十分沉重,且黑色瘴气弥漫一看就不正常,尸体刚裂开,肢体自然十分柔软,只要稍稍加以控制便是一把怨气深重的好武器!这瘴气打的一手好算盘!

  虽然不能使用法力,但是他的灵力也不是盖的,打不过妖王,区区一个手臂还是不在话下的。

  管你瘴气多重,浮生甩手一阵暴击,算是还了那五指血印的仇,虽然攻击的是面前一片雪雾连绵,看不清到底如何,但是这七成的力,绝对还是有效果的。

  “嘻嘻嘻~”“哈哈哈~”

  前方雪雾缓缓落下,露出了正在嬉笑的女鬼头,它歪脸张狂嬉笑的望着浮生。猩红的嘴唇在苍白如石灰粉的脸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凌乱不堪的长发被两只鬼手肆意把玩,平添几分邪气。

  鬼手不停肆意挥舞,仿佛在庆祝重生而刚才浮生的灵力打出去并不是攻击反倒是成了滋养一般。

  “……”怪自己不察,不曾想过此妖物是靠吸食他人灵力法术为生,只要对方下手越重,它便战斗力越强劲系列……

  新生低阶妖物灵力一般不高,都是要靠媒介产生,而这些个散体尸首所化成的形态,不过是靠着那含有瘴气的暗器所衍生的,依靠的器物等级越高它们的灵力就越高,好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间并不长,所以灵力不算高深,现在只要知道了那散尸的具体属性,对症下药,那么一切必然会简单许多,所以他不能躲避,他要做的是灭了这个小妖。

  “公子在等谁?要去何方?可要小女子奉陪?”忽然一着紫衣的端庄美人出现在了浮生眼前。

  此女子白面红唇端的一派娇羞温柔,眼中含波。低头浅笑间她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把油纸伞,打在了自己发髻之上,此时的女子高鬓环髻,虽不惊艳但是却实也是个美人。

  雪原之上的寒风随着女子衣角飘飞渐渐缓和了起来,她向着浮生所在之地慢慢飘近。

  “谢谢公子赐命之嗯,这身形,我很满意。”女子欠身一礼,四肢柔软,风度翩翩,完全没有了僵硬的枯骨形态。

  这与他究竟有什么关系??他不过是被她抓伤,还了一灵击,仅此而已,怎么就赐命了。

  周围其他三位女魄自然垂涎三尺,眼神里恨不能把小紫现在所有的皮囊抓下来安在自己身上。

  “公子你能不能也给我一次复生的机会,我也想要肉体!”小橙最先伏身跑到他面前跪下,眼中含着满满的期待,这期待却有点让浮生无奈,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她们复生,何况这更本就不是复生!

  那小紫明明已经碎尸,如今这个模样必然古怪,她虽然说了赐命但是她的身体分明没有活人气息,哪怕是他的骨血让她有了暂时的美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她在迷惑其他三位!

  妹子你清醒!

  “我……”

  “你能给我们换身体的对吧?你能让我变美的对吧?太好了哈哈哈”穿红纱的女子忽然爆笑起来,眼中的欲望与幻想已经蒙蔽了她思考的理智。

  “他一定可以的,我以前长得那么美,就是九重天的妃子都垂涎,我变美了,一定会有人愿意带我出去!哈哈哈”

  “我跳舞最动人……只要恢复了身体,还有什么不可能!哈哈哈!哈哈哈”小橙本来最为端庄,现在却也笑得最痴狂。

  浮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有些恐慌,他还有事要做,他不过好心帮了一下忙,怎么摊上一堆事?

  赶紧走吧,不管认不认路,这些女人笑得太扭曲,不由让人心生畏惧……

  浮生不再去看她们扭曲的模样,抛开她们抱起了狼王就起步向前欲走。

  小紫开口唤回了那三位的理智道:“啊~公子是不想帮助她们吗?怎么这就要走了?”她的嘴角不断浮起笑容,只为给另外三个女人炫耀。

  “……”

  浮生不理睬她,只是继续向前走。

  忽然红衣女子狰狞着已经因为欲望而干枯皱缩的脸贴上了浮生的腿,双手扒着浮生的腰,道:“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为什么你只帮她,不帮我?是我长得不好看吗?”一个扭曲的橙色身体盘旋在空中,周围瞬间没了风雪,只有闪烁浮幻的黑影!

  原来如此!

  此四位女子皆为轮回路劫,她们就是劫数,仙君能行走自如,原是因为并未受她们制狭,这里的一切她们都是按着套路走的,现在他不过是入了他们的圈套。只要化解,他就能出来。

  妖王?这中间必定有其他关系!

  “你不能走!呵呵呵~”

  浮生不再懂礼心软,一脚踹开了挂在身上的女子,并用为数不多的灵力来护卫圈护住了身体上下,以免被暗伤。

  “放我过去,我不会伤害你们。”

  “哈哈哈,这样好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放出去?那仙君是能将妖王打昏迷的人,我们自然惹不起,但是你不一样,什么都没有,心思纯良,一派天真,若是熬了当汤喝,这副身体还能保持个百千年。”那女子打着伞笑得一脸温柔,却是一派的狠毒。

  “仙君自然是你们染指不起的,可我毅然不会任你摆布。九星召来!”

  扑簌簌簌!

  几个凌标忽然凭空冒出割伤了那女子的身体。见那女子指挥另外三位一起攻击,浮生便继续指挥九星刺穿那打伞女子的身体,重击膝盖,使其跪地。

  “你当真以为出去这样容易吗?天真至极!”

  簌簌,身后那红衣女子拖了长长残肢猛然攻击穿过了浮生的胸膛。

  她凄惨怒吼:“为什么你只给她美貌?快给我美貌快给我!”见自己沾了浮生的血并没有变美,她就疯了一样的桶浮生胸口。“给我美貌……给我美貌!”

  浮生因为冷早已行动迟缓,手中抱着妖王借了妖王的温度和暖气才让他能有力气召唤九星,现在被单方面乱捅,他也只能受着。

  “为什么你觉得我能恢复我就能恢复?未免太可笑了些!”忍痛中浮生无奈回应。

  “你能给一个你就能给所有人!至少她们是这样以为的。毕竟她们都是亲眼看到我受了你的灵力和血液才变成了美人。”那女子缓缓站了起来,继续道“他们只愿意相信他们自己愿意听到的看到的,别人觉得你能你就是能,他们才不会听你这个当事人怎么说。

  黑暗里只有那么几束光让他看的清地上的几张扭曲面孔。

  她们还在吹嘘着自己的美貌,吹嘘着自己有了美貌的将来,声音尖锐鬼魅,十分骇人,她们却觉得自己十分的美貌,用他们贪婪的眼神和沾满血液的枯手向上盘亘,希望能多沾一点血液,看着因为浮生慢慢加大了灵力保护而不再滴下血液的身体,她们害怕了,怕没有血液她们会没有美貌,竟然贪婪的舔起了刚才捅穿浮生身体的胳膊。

  见没有作用,另外两个女魄竟然啃起了红衣女鬼的枯肉,以为这样就能变美。

  在这些惨绝人寰的哭喊声中浮生貌似看到了人性,他摇摇头。

  他明白出去的方法了。

  他以仙血为契,召唤业火,引渡身外,他将四周变成了火海。

  各种声音在耳边浮起,有绝望,有解脱,有恐惧,有悲哀,有凄凉,有悔恨。但是都与他无关了。

  他看见了前方的一条大路。虽然没有了寒风但是他的心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冷,他想出去想要活着。

  妖王身体缩小了不少,只有了奶狗大小,看样子出了危险区。浮生踏着步伐前行,他在路上想:“最难的劫难,不过就是人心。”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谢谢您的观阅,与你相遇,我很幸运笔芯哇

2019-10-29 21: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