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3309 2019.11.03 13:40

  地上的少年揉着眼睛,有些不满的站了起来,此人年岁相比之下可能要比白熹微大一两岁,长相十分俊秀,轮廓间自带灵气,皮肤虽不比白熹微白皙,却也是上品,嘴角有个浅浅的梨窝,哪怕他现在有点生气,他的相貌却也赋予了他温柔可亲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并没有十分的恼怒。

  白熹微忽然稍稍有点羡慕他的梨窝,如果他也有梨窝,他会不会讨人喜欢一点点?

  因为他平时不爱说话,最喜欢临着窗读书赏月赏花,生人一概不近,导致了宫中传闻他十分高冷孤寒,不喜与人接触的传闻。

  说真的,让他十分头疼。可能也不过是他被囚禁,后生无望才导致的……

  其实我也很好相处的,我也是个很好的人,也会为收到朋友一串糖葫芦而开心,也想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好东西。

  可惜除了婉莹,自母后走后,宫中便没有几个人敢与他亲近,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的梨窝,给人亲近感的梨窝。真好看啊。

  在他想夸越玖时他却先来开了口道“殿下长得真好看!我好羡慕啊!”

  少年理好了长发,甩到身后道。

  他原来没生我的气。

  “羡慕?我吗?”白熹微眨了眨眼睛,惊喜有之,诧异有之。

  “对啊,殿下长得多美啊,男子见了都心动呢!”少年走近白熹微,礼貌道:“方才是我不对吓到你了,不要生气。”

  他一直都是这种调皮性格,按未秦笙讲就是欠揍。

  “我……”话还没说完,口中便被越玖突然放入一粒甜蜜的东西。

  饴糖?

  “喜欢吗?吃了我的糖,就不许生气了,时间紧迫,殿下快跟我一起走吧。”男孩扬着梨窝,本来已经转过去的身体忽然又转了回来郑重道:“记住啦,我叫越玖!才不是什么二狗子,嘿嘿嘿。”

  “噗~,知道了。”好开朗调皮的男孩子。

  明明刚刚是我也欺负了他啊。

  月黑风高,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钻进了在马槽下的暗道,过程看起来相当顺利。

  “殿下,这个地道是只有住首院的将军才知道的,必要时候可以给敌人一个措不及防,十分好用。”不用说了,一定又是婉莹说的。她以前不就是这二营的将军吗?

  “确实……好用。”白熹微抽了抽嘴角。他可没忘记他是来干什么的……

  爬了许久才终于到了越玖所说的地方,算是顺利。

  “殿下!殿下,到了到了,我没记错的话这里上去就是萧将军的小侧殿桌子下面,你踩着我的肩先上去,然后再拉我上去,来。”

  “好,你先蹲下,有劳了。”

  白熹微将瓶灯咬在嘴里,双手轻轻的去揭开头顶的木板,他先开了一个小缝隙,确定四周安静无人之后,白熹微才快速拉了越玖上来。

  白熹微在黑暗中伏身道:“这二营的将军所我以前偷偷来玩过几回,有点点大,要不这样,我搜主殿和书阁,两个侧殿就交给你。一柱香后我们无论找到于否都在这里会合。”

  越玖点头道:“好的殿下,今日我们就是江洋大盗二人组,一定可以成功,我这就去了!”

  说完,越玖就在平地上打了一个滾,空翻出了侧殿……

  江洋大盗???emmm,这孩子内心戏有点多啊~不是,等一下,我确定我是让你搜侧殿,我搜书房和正殿,你你你,你翻出去干嘛?不应该我出去吗?

  他忘记了这小子是第一次来……,可是他刚才不是也自己说过这是侧殿嘛……

  “……”

  ***

  阿彻:“将军,未将军的那件事你真的打算明日一早就交给陛下处理?未将军好歹也是个姑娘家,太直接,不给情面是不是不太好?

  何况内部刚来消息,她立了个大功,要是直接上报,会让他人觉得是将军你针对人家。”阿彻在旁边略有不安道。

  确实啊,一个女孩子,半夜不睡去花楼找姑娘陪酒……,确实一般姑娘干不出来,说出来可信度确实不高……,砸了自己的脚也未可知。

  二人刚从训练场上夜射归来,身上银甲未脱,十分大气。

  “我再想想,我其实也觉得直接上报有点过分……”毕竟人家姑娘也要嫁人的还未说出口就听阿彻匆忙插话。

  “将军,将军,你看你卧殿!明明没人进去过怎么有灯亮着?莫不是有贼?”阿彻惊的下巴快掉下来了。

  他萧策的卧房向来都是他自己打扫自己收拾从来都不假手于他人,生人勿近,这是谁都知道的,他没妻妾侧殿一直空着,那灰都快一尺了,居然在他萧策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一回自己屋子进贼的奇事……

  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偷镇南大将军府?何况这府邸……它……它还在大营里,这吃了豹子胆我看也不敢吧?

  “将军……”阿彻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那有灯光溢出的正殿。

  “呵呵呵。”平时不怎么爱笑的他,居然这次被小毛贼给逗笑了,他倒是要看看是怎样的稀客。

  怎么回事?这侧殿怎么都是尘土,几百年没人打扫过的样子,没人收拾的吗?我看那御状一定不在这个房间里,不如我去帮越玖去正殿找找?

  白熹微摸了一会侧殿,发现根本除了尘灰什么都没有,这将军必然懒散!不然怎么连叫人收拾房子两句话的事都不做?

  还是去正殿找找好了。

  白熹微一出侧殿,他有点懵,怎么有灯?萧策回来了?

  此时忽然正殿门开了,发出咯吱一声响动,越玖一脸轻松的站在正殿门口,看见白熹微也出来了,他居然一脸兴奋道:“嗨~殿下,你看我找到了!”

  我艹我艹艹艹,这灯居然是他点的!嗨个鬼啊,嗨,还不快跑!

  白熹微可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迅速跑到正殿前面,拉着越玖的手二话不说就往正殿后面跑,两人身影刚闪到殿后,大门也被萧策慢慢打开了。

  萧策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的正殿,和墙边一瞬消逝的半块衣角,如往常一般进了自己的正殿。

  别的殿的灯的确这个时候都该被侍女嬷嬷们点上,可是萧策不同啊,他房间一般人可进不了,别说等了多个人说话都是勤快,现在就是萧策不过来,巡逻兵等下觉得将军还没回来,灯却亮了,觉得不对劲也会派巡逻大部队赶来。现在赶巧,人家将军已经自己回来了。

  “殿下,怎么办?”越玖一脸无辜看着白熹微,白熹微真的好想打死他啊!现在他们两个都再不可能在去侧殿钻地洞了,总不可能他俩直接翻墙越大营吧?

  兄弟你清醒些!这大军可都在这大营里住着,他们可都不是死的好吗?!你居然敢直接点灯啊你居然!十分之怀疑婉莹身边居然是你在做副将……

  她居然和你在一起,却还能活着完成任务回京,岂可休……

  头上黑线乱如麻,实在不行也只能这样了,翻墙,悄咪咪的到一大营,那里是婉莹的地方,动作麻利一点,不拖泥带水,两柱香也能过去,只能这样了。

  白熹微不敢再说话,生怕惊动了里面那位大神。只是伸出手指了指殿后的墙,示意越玖两人先翻墙出这虎穴。

  “你有没有闻见一股桃花香,很淡却闻着很舒服。”萧策在自己殿门前浅笑道。

  他很少笑,但是这桃花却给他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闻见,他就不由自主扬了扬嘴角。

  “将军,我并没闻见啊。”这季节哪来的桃花???

  “很熟悉的味道。”他很喜欢。

  “将军那贼人怎么办?”阿彻低声问道。

  “无妨,咱们先进去。”

  萧策似平常一般进了隔间,看了一眼桌子上被动过的典册,他大概已经知道是谁到访了。

  “阿彻,你去把窗户打开。”

  “是。”

  此刻窗外对着的,正是大殿后的高墙。白熹微刚刚翻过去,而越玖还趴在墙延上准备下去。

  听到窗户哐啷打开的声音时,越玖心都慢了大半拍。愣愣的把腿往上收了收。

  “你怎么还不下来?快点啊!等下要被发现了。”白熹微在墙下细声道。

  越玖摆了个‘嘘’的手势,小心翼翼指了指大殿道:“窗户!”

  白熹微马上明白,镇定道:“你别怕,这么黑,现在他没追出来那他一定没看见你,你沿着墙延往前一直爬,有假山,你绕下来。”

  越玖咽了咽口水道:“那你呢?”

  白熹微指了指右前方道:“你过会儿爬的时候把路记住,我指的那个地方不远处那里有个狗洞,能出去!”

  狗洞……,越玖脸抽搐了一下。

  能保命就不错了,狗洞就狗洞!

  “好,殿下小心!”

  “你也是,我等你哈!”白熹微挥了挥手,轻声小跑离开。

  越玖正准备向前匍匐前进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前面假山上月刚好拆了,我家将军不喜欢。”

  “哦,那谢谢你啊……”刚说完谢谢,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一回头发现阿彻正站在他的脚下,微笑着看着他。

  我泥煤啊啊啊啊!

  “不客气,越副将好久不见!”阿彻一本正经的回复,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这才叫人真的心凉凉。

  白熹微浑然不知越玖已经羊入虎口,依旧边环顾四周,边找东西挡一阵跑一阵,真刺激!等这身体年龄再大一点,自己就去参军,去找仙君的转世。

  看着周围的陈设,其实当个将军也不错。

  可以精忠报国。

  终于到了。

  白熹微兴奋的移动那个狗洞前面的大石头,他一定没记错就是这里,婉莹上次带他出宫游湖,去老嬷嬷那里那银子就是从这里出去的。

  “嘿……”石头有点小重。

  白熹微搬开石头后确定周围没人后,当即跪下,想要爬出去。

  ???

  洞外好像有个人,莫不是越玖他先过去了,那石头怎么没搬开?这个墙这么高,他不会是翻出去的吧。

  看样子越玖武功不错啊。

  “快拉我一把,这洞口有点小了。”毕竟两年没钻狗洞了,我肯定得胖点不是。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谢谢阅读鸭,可以评论一下支持嘛,笔芯

2019-11-03 13: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