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418 2019.11.11 04:25

  贵妃坐在暖玉椅上,瞧这案桌上随意放着的梅花枝。

  一双凤眸中略略带着几丝水雾,想起曾经的种种,嘴角悠然提起,手中琉璃杯倒影出来的是她那双已经光华不再的双眸。

  她在想他。

  他最爱的是她的眼,她最厌弃的却也是他爱的这双眼睛。

  不过执念罢了,也是我蠢,到了跟前才知世上哪里有良人?

  一见倾心?不过见色起意……

  几日后,我们便要真的想看两相厌了,然后或许你连对我的厌弃都没有……

  贵妃合眸。似是累极了。

  “恭喜娘娘。”门瑢道。

  有什么好恭喜的,只要那个人愿意,明日本宫依旧会滚进大狱。

  “人,回来了吗。”终于是连坐也坐不住了,贵妃扶着暖椅侧身而起,僵直的走到窗前,望着院前早已没了春色的花圃。

  “娘娘,接到暗报,大皇子今晚就会回来。等大皇子一来,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了。”

  贵妃皱眉,“为什么不在宫外解决?”

  门瑢:“娘娘,若是宫外恐怕遭人非议。”

  贵妃忽然失笑道:“非议?你在和我讲什么?非议?”宫中非议还少吗?还少吗?左右自己不过是棋子你们还会在议他人对我的非议?

  “哈哈哈,可笑至极!”贵妃反手砸了放置在窗户边的青花瓷器,那是她入宫三年时德嘉皇后送给她的。

  那年她的孩子没有了,而她却在那一年有了他的孩子。

  不是她的孩子折了我的孩子命吗?凭什么?只要她当时没出现,自己的孩子就会好好的,凭什么,她来的最晚得到的却最多凭什么?

  她不喜欢,却还是要留着她给的东西。是恩赐的姐妹有爱,还是赤裸裸的讽刺!

  为了什么?装啊!装姐妹恭维,装姐妹有爱,为了让陛下多看自己一眼啊!

  “人都死了!人都死了!我还要留着那贱人留下玩意,你说恶不恶心!你说恶不恶心!啊!”贵妃抓住门瑢的肩膀一阵猛摇。

  门瑢:“娘娘!……娘娘息怒……”

  “我十五岁是全京城最有宠爱的尚府大小姐,没有人见我不喜爱,没有人不说父亲好运气竟然有个如此的女儿。我本来不该是这个样子的,本来不该是的啊……”

  我也觉得那时我真的好幸福。

  “生辰宴上,父亲告诉我,太子来了,我真好奇太子是什么模样,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对他毕恭毕敬,言行有礼,就连父亲都要给他跪拜。”贵妃边说边流泪。

  门瑢见贵妃前言不搭后语,举止疯癫,她跟吓到了一样抱住贵妃的腰也哭道:“娘娘别说了,奴婢都知道,奴婢都知道。”

  贵妃却和没有听到一样任凭捏紧的碎瓷划烂她的手心,可惜再热的血流过也救不活她的那颗已经冰凉的心了。

  贵妃木那的继续道:“我冒着被父亲责备的风险偷偷去了他卧房,想亲眼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传闻中的三头六臂,是不是很恐怖很讨厌的那种人。我甚至拿了道士符,如果他敢像欺负父亲一样欺负我,我就让这个妖孽在我面前现出原形。”

  那日梅花开的真的很美很美,而他就是我雪地中的一抹红梅,惊艳了我少时的时光。

  门瑢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吼道:“德芙!去传太医,去传太医!”

  “我给你讲这个故事好不好,你听我讲完好不好?我求求你听我讲好不好?”贵妃看着门瑢,眼中的血泪一点点滑下,她好像又回到了那年花开。

  “门瑢,门瑢,你看这里,是不是就是那个狗屁太子的住所?听说他也不过十八,竟然敢那么嚣张,敢欺负我父亲,看我今天不叫这狗东西在我面前显出原形!”

  门瑢颤抖着拉着她的袖摆道:“使不得!使不得啊,大小姐,他可是太子爷!陛下的儿子!”

  “我呸,再厉害能厉害到天上去,横竖是给人做儿子的!”她推开门瑢,望着高墙,心道,老娘今日偏偏就不信了。

  门瑢:“……”她知道她怎么劝都没有用,算了算了,为了避免悲剧,我去叫夫人!

  望着走远的门瑢,她心到:走了才好呢,走了她才好收拾人。

  结果还没自己上墙,就被一黑衣人提了进去。

  “放开!给我放开!这我家!你放肆!知道我是谁吗你?”正当她在一米九的暗卫手里狗刨时挥舞时,他,出现了。

  “哈哈哈”一声爽朗的笑声就让他闯进了她的世界。

  他被他的气质惊艳到了,这个哥哥居然和红梅一样好看……

  “把她先放了。”应声她被放到了地上,她道“早说让你放了我!欺负狠了我仔细你主子给你牙打歪!”

  那暗卫没忍住噗呲笑了出来,便退下了。

  “你就是那个出了名的尚家大小姐。”

  “嗯,小女子不才,正是出名的那一个!你眼光不错。”她虽然有点喜欢他的样貌,但是照样我行我素,这我家,你能咋滴?

  “嗯,可有兴趣与我品琴?”

  ………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最不会的就是琴!

  “不品,不去!”

  “那我自己去了……,姑娘自便。”他似乎有些失落……

  就这么走了?不行,我得跟过去,万一正巧见了太子呢?

  几个时辰过去,她听他弹了无数首曲子,根本就没见什么三头六臂的太子,她本就不通什么狗屁琴棋书画,却硬是听了那样久,不知道怎么听下来的,反正她就是听下来了。

  走时还不忘呸一句到:“狗屁的琴棋书画,吃喝玩乐才是人生乐事!”

  此话那人必然听到了,她定知道那人会生气,却还是依着自己的性子说了,她可是嫡亲的大小姐,她怕谁?

  那人笑的梨窝深深,并未责怪。反倒是让她不好意思了。

  刚出大门没多久,她就给她娘亲一只手提着耳朵提到了父亲那里,她快把他爹气死了。

  夫人当时想尽办法也进不去太子休憩的卧庭,别说亭子了,她连门都进不去,就独独知道自己女儿翻墙让暗卫抓住提了进去给太子发落了。

  “他就是太子!”

  夫人听到她说这句话时气的险些当场如世……,不然呢?你以为呢?

  尤其是知道她拿了符咒进去时,夫人差点被茶呛死。

  万一殿下给你治一个巫蛊的罪,全家上下都得陪你上西天取经去!

  她生了个什么滚蛋玩意儿???气死她了!!!

  不出意外,她被罚跪了祠堂,连连跪了大半个月,小命快给跪没了。暴风雨哭泣,太子你等着!

  自那以后这个懵懂小姐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丰盛俊朗的太子殿下,其实想想,他弹琴也挺好听的。

  每每看到红梅,她想到初见他的那天院子里也是满院红梅漂亮极了!

  他开春还会来的对不对?他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我学了琴呢,弹的没那么好但是他嘛哪里陪我弹那么好给他听,能给他弹都不错了。

  其实自从祠堂回来后,这个本来野的不行的大小姐,终于听了话开始日日与琴共眠。

  〈这里是昌耀帝与贵妃还有德嘉皇后梓柔篇,挺短的,加的外线,作者喜欢短篇杀就酱紫!预计还有一两章,侧线带动主线,这样主角线路也好理解一些啦!〉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因为主角线路太长,大纲设立了很多所以就决定加许多短篇小故事来让你们能坚持陪我走下去,分线人物感情线也挺多的,但是主角戏份最多故事最完美。我爱我自己的故事哈哈哈,一个沙雕作者的每日一皮。

2019-11-11 04: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