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3684 2019.10.31 22:42

  入骨相思知不知(7)

  “大皇子,我觉得你不应该看这些东西。”一声烟嗓音打破了原有的沉寂。

  一盒密鉴从藏书阁暗盒中被翻出,里面的传音珠与密信全全遮盖在清晨窗缝探进的一抹微光之下。

  为首的总管一脸鄙夷的望着站在藏书阁中央脸部被阴霾覆盖的大皇子,白熹微。

  “那么公公觉得,我应该看些什么?”白熹微抬了眸子,长睫遮住了他眼珠的锋芒,让人看不懂他此刻所思。

  “大皇子应该知道的,你诸多年恩受贵妃爱戴,才有了今日的荣光,怎么?殿下要忘恩负义?”安总管关了暗格,如炫耀一般高抬密鉴。

  “大皇子还是有自知之明好些。”安总管放低了气息,摸了摸密鉴上镶嵌的珠宝道:“外表华美艳丽,内里却无办分用处的东西是永远不会长久的。”

  见白熹微没有回应,安总管关了密鉴,缓缓转了身。朝向白熹微。

  “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不过,娘娘和陛下总该是知道的。大皇子你不如和我一同前去贵妃身前三跪五叩意思意思,或许贵妃还会大度开恩求陛下绕了你这贼子。”安总管提了提身上华贵的长衫向白熹微走去,金丝银栾,一派奢靡。

  藏书阁地面被长衫扬起一片浮灰,傻子也能看出此处并无常客。

  三跪五叩还只是意思意思,果然是司马昭之心。

  贵妃嫌弃藏书阁阴潮,不让白熹微在他宫内藏书阁读书,只说多读读她送来的书便好,藏书阁的书无关紧要,不看也没什么。

  藏书阁内放着的是历代皇子收集的珍奇读物,无关紧要?多么高明的理由。

  即使如此,此言一出第二日。这宫阁便落了锁。即便这样,他们还是有理由说他在落了锁的宫阁中藏了私通大臣的霍乱之物。

  白熹微微笑着轻侧了身体环视一圈藏书阁,眼睛最终停留在了那华美的匣子上,心道,这样的笑话也该结束了。

  白熹微抖了抖身上的雪白暗绣素锦衫,不带任何胆怯的上前接了密鉴,转身背对安总管道:“自进门我便从未听你一句敬语,那我也不客气了,我是皇子你理应称我为殿下,而你是阉人,该自称奴才你个总管该不用我教,你说是吗?”

  “……”小儿猖狂。

  “哈哈哈,不对,我应该说你这条贵妃狗,是舔不得别人脚的。你也总该知道你吃的是谁家的粮?受的是谁家的俸禄?现在最好早早想清楚是尚家还是我白家。”

  “殿下?”安总管说完便竖起眉毛心道“一个将死之人,我便看看你能蹦哒几个时辰。”

  “敢问总管是否听过一句话,将死之人,其言也善,还是劝总管想清楚,是食我白家的俸禄,还是他尚家的私粮。”

  安总管嘴角轻斜,望着这个矮他一个头的小皇子轻蔑道:“这话,你还是亲口去陛下面前说吧。”狂妄小儿,如今大半后宫都是他的天下,贵妃也是脑子出痔,如此小儿,居然劳驾他出手。

  白熹微眼中无波的静静看着那个阉人从他面前拂袖而过,看着那本该先照在他身上的光辉先落在了那个阉人的身上……

  这种时日无多了,他既然喜欢阳光就让他再多照照也无妨。

  “还请殿下移步,陛下下诏,亲宣殿下去宣政殿。”一个小太监弯着身体,低头进来请他出去。

  小太监看着眼尾微红的殿下,不由心中一紧,快步上前,想去接下他手中的物件。

  白熹微轻仰额头,无视了眼前抬手的小太监,一寸一寸踩着阳光走出了这阴暗的藏书阁。

  阳光总是耀眼而温暖的,但是瀚宸宫却一直是阴冷潮湿使人沉闷的地方,只有蛇虫鼠蚁愿意光顾。他作为昌耀国主嫡亲的皇长子却不得不屈居陋巷,终年不见天日。

  白熹微时隔五年终于再次坐上了皇子专用的撵嬌,虽然不是因为尊显他为皇室子嗣特有的权利才做的撵嬌,只是因为瀚宸宫太远,怕误了圣时才特许他坐皇子专用的撵嬌去面见圣驾。但是他却觉得足够了,这样的开始他很满意。

  他自月前受蛇妖暗袭中了蛇毒,为保命饮下灵泉后,他全全记起来了,他不是昌耀国的大皇子白熹微,而是代替灵玉仙尊,昱麟仙君受八苦命劫的浮生,少时虽生养于皇家,却过的如蝼蚁一般微贱,如不是生于正宫,恐怕早没了这条苟延残喘的命。

  几年的时光不得不说摧残了白熹微好好的一条灵魂,幸亏现在浮生的记忆也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不然这孩子得多阴暗……

  他不信他战胜不了这命,虽是八苦命数,总归不过百年,只要他努力,一定可以捅破这道枷锁,回到仙君身侧。

  “大皇子到~”宣政殿室外,太监正尖着嗓子传召。

  宫人们本来的寂静瞬间被打破。

  这些宫人若是看见其他皇子世子前来面圣必然低头不视,深怕惹出祸端,但是这位白熹微可不同,他可是一出生便自带九门通天业火,连烧三日,差点没把皇宫烧成灰,仅仅十岁就克死自己母后,克死了陛下最为宠幸的德嘉皇后,经过贵妃请来的道士验算,正是因为他,皇后才自杀,再加各种前朝政事逼迫,陛下听后大怒二话不说就把刚满十岁的白熹微赶去了离冷宫不远的宫殿居住。丝毫不顾父子情面,不过也有人传说,本不是父子,何来情面?所以这就成了皇宫无法探知的一个迷……

  众人皆抱着好奇的目光想看看这京城第一美人的孩子究竟长得是否惊艳如曾经的德嘉皇后。

  一看便低不下了。这颜值,惊为天人!比之先皇后,那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叹可叹,世间竟然有如此美人。

  白熹微白皙的容颜在撵嬌浮纱中若隐若现,风吹动着他身上的单衣与随风的鬓发,他合着眼眸,无人知其心中所想。

  白熹微望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宫殿,望着那涂满金箔的侧廊,心中感慨万千。

  “大皇子进殿。”

  随着声音白熹微顺着金廊走到了内殿门前。

  听着里面女子的浅笑嫣然,和男子不耐烦的一句:“宣他进来。”

  果然是不想见我吗?

  “儿臣参见父皇。”

  “陛下,你看看他,长得多俊俏,陛下你快看看嘛,让他抬头!看看他长得像不像先皇后?”

  白熹微跪在大殿中央,怀中抱着所谓他判亲营私的证据。

  他不知道这位陛下有没有看他,只是听见他一句,你也配?这句话和果盘瓷器碎地的声音一起淹没,殃及的还有周围本无热度的气氛。

  那女子还未想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不配?就被哭嚎着拖了出去。想然是没能活着出这宣政殿。

  “抬起头。”一个庄厚还带着点醉意的声音落了下来。

  白熹微应声抬头,望着眼前正值壮年的男子。

  男子眼中闪过一秒错愕后,便正色道:“不愧是她的孩子。”

  闻声白熹微浅浅一笑,学着嬷嬷告诉他母妃以前的样子,未经过传召,便竟自端着密鉴慢步走到了昌耀皇帝旁将密鉴推到了昌耀皇帝的眼前。

  这样不算,他还打翻了茶盏泡湿了陛下的龙袍。

  “如此不懂礼数,没人教过你尊卑有别吗?”

  看到陛下皱眉白熹微并未害怕只是沉声说:“我是学着宫人对我的模样孝敬的父皇,不想还是唐突了。”

  “……”

  “父皇,有人告诉孩儿要送孩儿一份大礼,说是都放在了在份这密鉴中,父皇不好奇吗?”白熹微低眉打开了密鉴,继续微笑:“听闻是会让父皇开心的好东西,所以既然父皇召了孩儿,孩儿自然是要与您同享的,父王请阅。”

  一开匣子,最顶部便有一张诗文落于上方。白熹微像是早知会发生什么一般,几步便离远了昌耀皇帝。

  纸上坐落几句情诗,字体娟美秀丽,笔锋却刚劲有力,一眼便知是出于哪家闺秀之手。

  不是说密谋薄录吗?怎么是先皇后的亲笔信言?

  我痴心谱写牵挂,伴你青丝白发;到头来,你终是远离繁华,落锦烟花。

  望着纸上诗句和落款日期,昌耀帝君如发了疯一般,推翻了案上所有物品,包括那盒密鉴。

  密鉴自带防护,一但重击,便立刻放出消逝水,盒中字迹一概如灰,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白熹微看着眼前发疯的人,慢声道:“是贵妃,换了母后信件。母后虽为他人生了孩儿,但却也感动父王您待我如亲子,付出了真心于您,不想,父王却轻信奸人之言逼死了已怀有你骨肉的母后。或许父王不知那时母后已再有身孕,那时的母妃可是满怀期待的怀了您的亲骨肉,但却也满怀期望的喝下了贵妃端去的毒酒。”白熹微仔细观察着此刻昌耀帝的神色,要找所谓的机会。

  白熹微拆下头上玉簪跪于案前学着嬷嬷教习的语气道:“陛下,请陛下为孩儿(臣妾)申冤。”

  昌耀皇帝看着地上散发的美人,竟然有些恍惚,这是他的柔儿,还是谁?

  “孩儿受母亲教导,愿认陛下为亲父,为了去母亲遗愿,特将玉簪还于父王!”

  方才喝了许多御酒,即使现在看着的是眼前的白熹微,眼力却一直浮现的是梓柔的样貌。

  他从小喜欢梓柔,爱而不得,就算是娶了她,她却也早有了他人之子,他从未碰过她,他的爱是包容是守候,他用十年却换来了她喜欢的依旧不是他,发怒恐吓不想却换来的只是她的不理不睬,一夜冲动,他自知伤了她的心,时隔三月之后,贵妃来报他的柔儿居然私通他人要逃出皇宫,要离开他……,皇后自缢本不光彩,为保全其名声便对外宣称,赐死……

  原来,原来那些都是假的,朕的柔儿喜欢朕,她是爱朕的,她给朕写过诗,那纸墨都是朕亲送的,那诗也是他亲读过的!

  贵妃这个毒妇!毒妇!毒妇!

  “柔儿,柔儿,朕,好想你。”昌耀皇帝终究是醉了,居然跪下抱住了白熹微,嘴中还带依恋:“是柔儿的味道,是柔儿喜欢的桃花!是桃花的香气,是朕最喜欢的味道。”

  白熹微娇小,昌耀帝轻轻一按就将白熹微的头按到了他的肩窝中。

  白熹微不适道:“父王……,父王醉了……”

  不知道会是这种进展,白熹微有点觉得狼入虎口……,失算。

  白熹微鼓起勇气离开昌耀帝怀抱,道:“父王醉了!儿臣明日在来。”

  现在他神志不清,我不能跟着神志不清!先走为妙。明日不迟。

  起步紧张,不想被揽在地上香炉一拌,一个踉跄他就又被昌耀帝拉倒在地上,这次是真的是标准的上下式压倒。

  我日……

  “父王,您清醒些……,是儿臣,不是母妃!”

  咣当,随着贵妃手中餐盒的落地,以及宫人跪地的声音,白熹微觉得自己可以立马去死一死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被签约啦,好开心,这本书我会更完哒,求收藏求评论,我会加油码字哒!

2019-10-31 22: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