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29上架
  • 16.18

    连载(字)

39位书友共同开启《命有误仙君顾》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雾璇 见习蓝蓝读书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4261 2019.10.28 18:28

  王允,《论衡传订鬼》,所引《山海经》:“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盘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

  此文所述,便是上古五神树之一,神桃树。

  讲的是在上天宫沧海之上有一颗大桃树,雄伟无比!它的树冠有三千里那么宽,在他的东北方是联络阴阳两界的鬼门。神秘异常。

  传言昱麟仙君宫前有一桃树,铺天盖地,虽只一颗,却是进入此地便如进入十里桃花林,不输天界蟠桃盛园,且花朵经久不衰败,就是王母也要垂涎三尺,但也只敢求取观赏,不敢求得种子一枚。

  众多仙君皆曰:“此树乃是昱麟仙君得帝君令,诛杀朱雀于沧海朔山,攀登三千里神桃树千辛万苦才得摘了这一小枚种子!”

  话外之意就是,省省吧你!这可是神树!神树本就难种,更何况是神桃树?!这种得同洪荒劈地同生的树见一面都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你居然敢觊觎?嫌弃命太长,天河门口左拐,跳了就是,不必自己作死……,要是非要去讨那树的恩惠的心思,你还不如跳了天河来得实惠,起码死的好看一些,对谁都必须是如此。

  一句话总结:“宁动太岁头抢土,不取麟门一枚桃。”

  昱麟贵为仙家仙首,却是唯一一个咳一声天宫就要抖三抖的人物。为何?他不只是个仙首吗?为何这天宫也要随着他的意思抖上三抖?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这昱麟仙君可不简单,他乃是地母自混沌初开后一直佩戴于额前的一枚灵石,得天地眷惠,汲取日月灵宝,天地精华为一体,日久年深萃出了这一具倾国倾城的肉体,得以开眼观世间万物。

  灵石萃人这可是千百年里的头等玄事,不可不说是喜事一遭!地母无子,因此大悦,邀请漫天神佛齐齐都来参加这宝灵的萃灵礼!传说下了极重的手笔,以示喜爱之心。

  要说此子也果真是妙人,十分灵秀聪慧,仅仅出世九日,只得了些许地母传灵,便开了神智。地母专心教学九日,不想只九日自己便做不了此子之师!他太聪明了,实在是太聪明了!地母都折服了。仅仅九日此子琴棋书画虽然未有造极之境,却也到了登峰,人人称奇。

  萃灵礼上此子大显神通,惊的各路神仙不由心中委屈: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他就能一出生便风光无限?九天快顶他人九万年修行了!如此造化,此子将来,绝非俗人……

  漫天神佛亲见此子造化后,无一不赞美地母是个‘灵’美人,福气鸿天!竟然得了如此贤才之子,更是羡慕之情无一不露于言表。

  如此声明大躁,天下谁不想知道此子都是难事!漫步天下,无人敢说什么不是,都是青一色的恭维。

  如九日已达如此境界,此后必然是风光无限!明眼人自然都知道要干什么!干什么?送礼啊!那日后,地母门前人流不息,门客络绎不绝,全全都是为这灵而来,人流量都快赶上香火旺盛的寺庙了,可这次来拜的,可都是九重天有身份有地位的神仙!

  虽然送来珍奇异宝数不胜数,秘籍功法铺天盖地,但是地母后来也不开心了。兄弟们!奇珍异宝,武林绝学,那都是物以稀为贵,这样像大白菜一样送,弄得地母宫跟藏宝阁似的,招不招贼不说,可以先给奇珍异宝一些面子吗?地母扶额……

  石灵懂事,知地母喜好安静,却也爱好面子,不想薄待那些来拜访的各路神明,毕竟人家是好意过来拜访送礼,还基本送的都不轻,知道地母为难,就自己请了仙号,独立仙府,开山立派,风光万里,地母自然高兴,这荣耀只要是贴在此子身上的,那不就是贴在她身上吗?乐呵呵的赐了仙号,建了仙府把人安排进去了。

  仙府建成后人人皆称此子为昱麟仙君。

  此子立府后一心求道不问世事,自成一派青松气质,红梅品格,不再亲自接待外宾,只让府中仙侍自理。门客却依旧络绎不绝只为亲耳聆听傍晚昱麟仙君一曲扶摇,吹梦西洲。

  时间荏苒,不过短短百年,依靠各种仙法秘籍,勤学苦练居然也有门徒约过八千,门派之内制度森严,人人恪守成规,专心学道。自此昱麟仙君名声在外那就是响当当的门面。

  既然有了靠山,昱麟仙君自然也是登得了凌霄宝殿的人,天界大事小事,皆可表问几句,因为背后势力庞大,他手下瀚宸宫经过百年历练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干什么,不干什么,哪怕是他昱麟仙君不想理睬,你也得软磨硬泡等他点头才敢去办。

  昱麟仙君时运非凡!虽然在世仙途所行并不远,却刚好赶上帝君即将身归混沌!而他自然不偏不倚成了下一任帝君的人选,可真是活脱脱羡煞旁人。嫉妒吗?嫉妒!敢争吗?不敢争……

  不过这漫天神佛里居然还真有一个不怕死的敢上前叫嚣。众人看后却觉得是他便不稀奇,此人乃是九天玄女座下大弟子傲宽,此人容颜俊秀,端的一派风花秋月,满目星辰,步伐款款温柔,眼神至纯至深,使人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是个喜好争夺的人。可不巧了,他还就是个爱争的,为其师尊还是为其本人,一概未知。

  凌霄殿内众仙本来备好了一桌酒菜两盘瓜子,准备吃瓜,可是这昱麟仙君的瓜哪里是那么好吃的?就这样吃到,岂不是太简单了些?如果能让他们吃到,那绝对也不会是他的瓜。

  二人最后并未在凌霄宝殿之上大显身手,而是相约同度下界,一起渡劫。

  此番结局真的是惊瞎了众人的眼,渡劫!这可是帝君劫!你当是寻常孩子过家家的吗?众仙颤抖,但凡是这种升官劫那都不是什么好果子,且有好下场能顺利渡劫的还真的没几个!管你是太上老君还是昱麟仙君?你一出生那就得是天煞孤星,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胜阴这都是最起码的功课。好好当一门仙首,好好尊享锦绣前程不好吗?多少名仙折陨在了这渡劫一条道路上?真是不知道这昱麟仙君怎么就答应了那傲宽的无理请求?

  最难者,其实并非渡八劫,而是渡劫后仙君本人的变化。因为本来克父母克兄弟克妻儿的命,最后不好说把自己克死了,一回天界!妈呀?老子特妈的居然本是九重天神仙!哈哈哈!报复之心,遗憾之心一生,那么恭喜,你和仙命再登一级已经缘分释尽!既然登仙那便必然要心如止水,无波无澜……,但是天赐八重苦难,那绝对是把你往死命里践踏,谁知道会不会龙游浅水被虾戏?变成乞丐也未可知,心中不恨不怨心如止水,你当你是死的吗?还是别太过高估自己了!

  因为漫天仙官,仙君,但凡是度过八劫的,全部没有再升过仙阶,有的疯癫,有的自暴自弃,完全忘了自己本来是谁,如何仙风道骨,如何功名在外……

  他们眼中,这人间=十八层地狱,若加八重天劫,呵呵……,还不如一死来的痛快。

  昱麟仙君,还是太年轻!傲宽也是自己作死。一同渡劫?确定不是一起脑子抽筋?

  昱麟仙君自然看的出漫天神佛对此事的看法。他也知道危险,既然知道,他就有应对的方法他不打无准备的仗。

  他要做的,就是服众。

  却不知,这一切,早有了定数,正所谓百因必有果,此事在昱麟仙君还未出凌霄宝殿之时,就一切已经有了定数。

  当年为设门立派,昱麟仙君亲自诛杀作乱朱雀,亲摘冠高三千里的神桃树种种于自己房门前,以示地位,却不想,这神树也是有灵的,几百年的仙门诗书琴乐熏陶,竟然熏陶出了个神木灵,此灵从成型,得智,可自由移动到幻形成人,十分顺利。

  这树自被种下,根便深扎在昱麟仙君的门前,日日得仙君认真灌溉,细心保护,仙君还时时靠于树侧弹琴修炼,与此树算是形影不离。日久年深,树也暗暗生了情愫。

  神树自成形以来,就隐了身时刻候于昱麟仙君身侧,与其一起看书,一起练剑,看他休憩,看他打坐。看他教习门派之内的学生,自己也尊享免费学生的大好时光。

  神树认为他很幸福,这样度过一生,就是极好的。他什么都不想要,他想要的唯有随时伴君侧。

  他想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

  终于还是不可能的吗?他不现真身于昱麟仙君面前,不是他懦弱,而是他害怕。

  在自己的桃树灵还未成形,身形只能漫无目的飘散在瀚宸宫时,他就喜欢上这个位高高在上的仙君了。

  他开花聚灵之时,有一少年,眉眼含笑站于树下,一席青衣温柔至极。

  可叹这惊鸿一面,误入了心尖,欢喜多年。

  那是他见过的,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了。

  他见证了昱麟仙君从一个什么都不懂偶尔还会为一些小事轻轻蹙眉的青涩少年,变成了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玉灵仙尊,他变强了,却也再没笑过。

  之所以在自己化得人形之后不敢以真面目示他,只因为他怕仙君生气,他怕他会赶他走,他知道仙君喜好安静,不喜与旁人接触,凡事亲历亲为,侍从什么他都是从来不需要的。他害怕……

  可能是他对于他,就是世界,一撇一笑皆是风景。若是没了他就是失了风景失了世界……

  而他对于这位仙君大人却是可有可无的。

  他在瀚宸宫内是可以随身侍奉于他身侧不被发现的,但是凌霄宝殿可不是他想进就能进去,每每昱麟仙君登九重天,神树都是要在家中等他的。等他回家,可真漫长啊。

  每到这时能陪他度过时光的唯有藏书房里的书灵。书灵名叫婉莹,是个小姑娘,个头只有食指大小,十分窈窕可爱,她的存在昱麟仙君一直是知道的,以至于树灵做了什么好事,都给她顶了香饽饽。但是树灵却从不生气,只想,他如此恩惠于我,我自然是该为他做那些事的。

  今日仙君出门,树灵依旧坐于自己树下等他回家。这段时间是他唯一可以现示真身的时候。

  本来一本正经的待他回家,一切却都被婉莹这只坏家伙弄乱了气氛。

  大老远就听她念诗:“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真是一派的没正形!这是明摆着拿他开涮呢!

  “一天不知学好,又乱念什么诗句?”

  “这可是仙君腾写的诗句,你居然说这是乱诗。”婉莹躺落在树灵旁道。

  “我自然知道是仙君写过的。”

  “所以你脸红?”

  “没有……”树灵低头暗暗遮目道。

  “切,胆小鬼。我俩一同成的形,我都在仙君面前露脸几百年了,你却还不露面,连名字也没有。”

  “你不懂的,我与你不同,你是掌管仙界所有书的书灵,而书灵是时刻与书同生,书在灵在,我不一样,神树灵是可以自成一体与树无干的,我怕……”怕仙君让我走。

  婉莹无奈摊手道:“可是你现在不走也得走的,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仙君快要渡劫了,渡完就是帝君,你不走也不行。”

  树灵宛若晴天霹雳,一时间白了脸色,不知说什么,只是手在颤抖。

  “仙君这次度的劫,渡的是最苦的劫,你应该知道是哪一个,万一渡劫度不过,就是跟死了没区别的堕落,度过了那便是人上人。是有万千敬仰的帝君。”

  八苦劫……,那可是慢慢折磨死人的劫难……,仙君此去必然凶多吉少……,他的神明可能会被千万人践踏。

  他不会坐视不管。

  且灵树本有预知之能,若是如他所料,仙君此去必将万世难归。

  “我替他渡劫,我不想让他受苦,渡劫后的功名我全给他。助他登帝位。”仙君那样傲骨的一个人,怎么能让他去渡八苦劫?

  “……”他疯了吗?那是帝君劫,他这是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吗?婉莹嘴角抽搐道:“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不是玩笑,我真的要报恩。”

  顿了顿他又重复道“我要报恩。”报百年栽培之恩。

  “你认真的……?!”婉莹心中汗颜。

  “嗯。”

  他这是下了必死的决心了。“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浮生摇头。

  他既因他而生,那就会做好了准备为他而死。

  每个灵自化形以来性别都是由自己转化的,他当初听了婉莹的话化得是一个女相,所以按理来说他的身方为女身……

  只是既然要替命那性别肯定是要随着仙君化作男相了,就要来世为男子……

  婉莹却道没有关系,只要能在凡界拿回自己的宝器灵器,有了灵力化相十分容易,不过代价总是要有的。

  要是误毁了宝器那就可是要一直变成与投胎时相反的性别,比如你下界时化的男相,但是利用了宝器化了一个女相,宝器此时正好坏了……

  额,那么你就得一直是女的了。

  怎么说,反正他本就化灵时为女郎,下了界,坏了再化回女的也没什么,只是要在恢复记忆拿回宝器时一直当做男儿身……,有些委屈。

  “为我描幅丹青,可以吗?”

  以女相之身留下一幅丹青,若百年后渡劫不归,哪怕他只见过一面我也是好的,哪怕是画像。

  你曾经为仙君描过无数丹青,却从未知自己也是一翻风景。

  以他容姿……,他一出面仙君就倒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吗?如此卑微……

  浮生站于树下,白衣翩翩,墨发坠地,长睫遮住了眼中风景形成暗影,嘴角轻启,虽然端的一派风月佳人景,却是个不折不扣端庄心性。

  他上前接了他的画像,在画像一旁书写了一句: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

  从此以后我名浮生,无怨无悔。

  “渡劫需过三日洗礼,这时间里我将自己写入轮回部里,换了命咒,同仙君一起下凡渡劫,仙君最后一面,我见不到了。”

  “若有缘分……,来世总会见到……”

  浮生摇头:“渡劫回来,我将自己功勋记入仙君命薄,仙君受了法力,就是下任帝君,而我因改命……是没有来世的。”

  婉莹知道,神木自带预知灵术,他必然是算出仙君若此去无人相助……命运凄惨,必然魂飞魄散。所以,他,才要代替他走这不归路。

举报

作者感言

幕遮昭华

幕遮昭华

此文必定更完!大家放心入坑比心

2019-10-28 18: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