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164 2019.11.08 23:54

  当听到忽密忽稀的风声在两廊前盘旋,和看到偶有小动物在眼前路过时,白熹微知道他们快出去了。

  走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回去了,自己出来后一天好日子都还没过就出来历险,真的太悲催了。

  这个时节,虽然没有到寒风凛冽的地步,但是也确实是有些凉了。

  那一层蓝色的粗布本就被划烂了许多,再经过跌落时的摧残现在终于连点微风也遮不住了。

  “阿秋!”

  白熹微肩部露出一抹嫩白,伤口虽然是冠玉早就给治好了的,但那好容易恢复的嫩白在微风下竟也像是受了摧残心中怨念一般吐出了些许微红,白熹微不自主的去捂住,却怎么也捂不住完全。

  萧昱麟走在他身侧,却一直直视着前方,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眼神从未到白熹微身上过。恐怕是怕有些许意外发生。

  白熹微想把披风顺过来很久了,奈何将军你如此的不解风情。

  ……

  过了许久。

  白熹微他们终于走到了万虫谷的尽头。

  眼前那条溪便是交界之处。

  彩麒麟蹦蹦跳跳走至白熹微面前屈膝一拜,抖抖身上七彩麒毛,又跑回来去白熹微身边最后亲热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幻化成风,消逝在白熹微眼前。

  白熹微觉得可爱,也还之一礼给小麒麟道:“多谢你了。”

  萧昱麟看着眼前景象,静默不语。

  总觉得这小毛孩儿傻傻的,给一只坐骑行的哪门子礼?

  “萧将军,你看,我们出来了。”白熹微行完礼便一脸兴奋的看着眼前的萧昱麟。

  见萧昱麟不理就又看了看稍微结了一些冰碴的溪水面,心中不满便又吐槽了两句冰碴一样冷的萧昱麟。

  唉,不知哪个倒霉的姑娘以后嫁给你?不被你说话噎死也会被你态度冷死。

  白熹微心道:“天气真冷。才两日变化就这样大,前几日这些小河小溪什么的都是没有结冰的。”

  这水下去不得冻死人?

  “我们现在过溪。”萧昱麟道。

  “啊?????”

  就这么过???前面溪虽然不大,但是它也是溪,不是小流,没那么容易过去……

  要是过就必须得淌水了……

  白熹微一脸无奈的望向萧昱麟,心中十分的不想淌水。他不想冻死在河里呜呜呜(┯_┯)

  此溪看起来虽然宽不过三四米,水深不过刚过半支小腿,但是在这样的季节直接淌水过,实在是难为人了啊。

  正当白熹微纠结到底听不听话的同时,忽然间,一条温暖的披风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白熹微又惊又喜。

  但是疑惑还是更多:“将军?”

  白熹微感受着周围快乐的气息他想,将军应该不是因为刚才彩麒麟在才不敢给我披披风的。

  他只是有点点……有点点……,越玖说过的什么词?想不起来了……

  萧昱麟也不知道为什么么,看白熹微肩部那一抹粉嫩嫩的空缺,总觉得不舒服,在彩麒麟走后,不由自主便想把披风披上去,他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

  两人同时没有继续对话。保持了一种奇妙的沉默。

  萧昱麟和白熹微忽然一起听到震彻天庭的一声烟花召集号。

  萧昱麟皱起剑眉,道:“军中出事,急需援助,地点就在前方树林。”

  看到了!是蓝色烟花,意欲敌方来袭,急需支持。

  白熹微也紧张了起来,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有军部突发状况?那烟花究竟怎么回事?

  白熹微看了一眼眼前的冰河,心道,军务资源要紧!冻死便冻死吧!

  白熹微向前走去。

  正要恒心跳下水面,预备几步跑过,却不想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拦腰抱起。

  他的散发随着侧转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萧昱麟虽然动作不大,却还是让白熹微的心慢了一拍。

  将军!?

  白熹微的现在的角度只能看得到萧昱麟的红唇,与棱角分明的下颚角。白熹微从这冰冷的一角中,好像看到了一点稍纵即逝的温柔。

  就这样他被萧昱麟抱过了河岸,其实仙君转生之后也没有特别冷冰冰啊,挺好的一个人。

  “可以放开了。”

  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正目光炯炯的盯着萧昱麟看觉得不好意思,便赶快应声低了头放开了手。

  他随意回了一声道:“嗯,多将军谢。”

  方才嫌弃那溪太长,现在又哀伤为什么这么短……

  唉~……

  白熹微继续跟着萧昱麟沿着信号弹绽放的位置走,时而跑时而边歇息边走,两人都十分默契,并没有谁给谁拖后腿。

  萧昱麟很是欣赏白熹微的才智。小小年纪如此武功十分难得。

  “你适合习武,如此体质不报晓国家十分可惜。”

  萧昱麟是唯一一个真实见识过白熹微身手的人,萧昱麟一直心中称奇。

  尤其是自己已经是将军的身份,他一个小兵居然能够跟得上他的步伐,实在让他惊讶。

  “想过的,过几日择个武学界的好老师,好好学习一下。”

  萧昱麟:……

  武学界的几个好老师???

  武学,在蜀相国最为盛名,既然敢大言不残如此说出,在昌耀你当武学大家是你想请来就请的起的吗?

  “你不是大营出来的逃犯?你到底是谁?”

  既然能说出这种话,此人极度有可能不是昌耀本国国民,而是外来间隙。

  历来所知蜀相国国民十分忠君爱国,宁可牺牲自己也愿为国效力,甘愿窝底。

  各种有身份的人更是以此为荣,看白熹微的身段举止,其中必然不简单。

  早就想过此人不简单,小小年纪居然敢偷大营,哪怕是受过未秦笙指示,但是也保不齐带走了其他重要卷综,或者已经誊抄毕他府中的军事机密也未可知啊!

  萧昱麟忽然反手,一把捏住了自己身旁还在专心行走的白熹微的脸。

  可谓三字,快,准,狠。

  白熹微:!!!!!

  怎么回事,又捏脸?!

  痛痛痛……!痛!

  “就算是嫉妒美貌,也请你换一种方式!”

  白熹微发怒道,又是怎么回事?

  在萧昱麟放松了脸仔细检查他的脸是真皮还是易容的间隙,白熹微把这句话立马吼了出来。

  萧昱麟抬眸子正经道:“我并不觉得你比我好看。”

  白熹微:……

  心塞锁大量都无法言语白熹微此刻的心情,再捏一会侧殿,他就真的要炸毛了。

  “实话实说,哪儿来的~”

  萧昱麟捏着白熹微的脸先左转着看看,然后右边转着看看,觉得不够又捏了上去看了看白熹微的脸。

  算是个美人。

  间细?自然要长得好看一些。

  萧昱麟见白熹微不说话,便耐心继续问:“哪儿来的?什么目的?实话实说。”

  白熹微:……

  你倒是放开我啊!你就这么死死捏着,我怎么说?我怎么说。

  白熹微内心暴风雨哭泣。

  任你觉得现在这么审问他人如何风流倜傥,但是在我眼里你现在就是耍流氓,欺负人!哪怕我是给你报恩的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萧昱麟的眼睛终于移开了白熹微的皮相,而去看别处。

  终于停留在了一个位置。

  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好像深渊,只是一秒,就好像移不开了。

  他眼中,有委屈,有愤怒,有不理解,也有无奈。

  不对,不能被表象迷惑。

  终于使萧昱麟放手的,是白熹微居然让他感觉有那么一丝丝可怜,自己疯了吗?

  萧昱麟移开后眨了眨眼睛道:“回去总有办法让你说实话。”

  刚收回去不久的手忽然又转身伸了出来,白熹微自觉向后一退,却发现这次他并不是想捏脸……

  而是手……

  萧昱麟也向前一步阻止了白熹微想逃离的动作,一把拉住白熹微的手腕,抓得死紧死紧。

  紧的白熹微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又惹了这尊大神,他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对待。

  白熹微:“将军你抓疼我了!放松些。”

  萧昱麟:“不可以,我怀疑你是他国间细,是要犯。怕你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