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066 2019.11.22 23:37

  白熹微在痛楚中闭上了双眼,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了……

  是寂静。

  母妃?

  白熹微以旁观者的视角看着眼前的一切。

  “母妃!母妃!你为什么不多理理父皇?你多理理父皇他就不会去尚娘娘那里了。”

  那日如常,柳后又又又又又一次气走了昌耀帝。

  柳后:“不对,你不该这样想,你应该换一个角度,如果你父皇不去陪尚娘娘,母妃怎么会有时间陪你?”

  这种鸡汤屡见不鲜。

  白熹微幼时的记忆中,宫外总说母妃艳冠群芳,美名远扬,十分受宠,就是太子正妃到最后也只是个贵妃,而她这个良娣到时一朝变成了凤凰,成了这昌耀国的皇后。

  可是在白熹微记忆中的她,她是与别人口中的柳后不一样的,她不争不抢,温柔寡言,对父皇也一直是相敬如宾,可以说是一个很贤良的女子了。

  当时幼时的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小白熹微兀自挠头想了想道:“也是呢,那么母妃,我们今日还作画吗?还画那个很像仙人的公子?”

  柳后长睫微微颤抖,摸了摸白熹微的头温柔道:“熹儿想画吗?”

  白熹微摇摇头道:“不想了,母妃日日画,不画母妃不开心,画了母妃亦是不开心,母妃不如忘了作画,陪熹儿出去玩好不好?”

  白熹微幼时十分孤单,无姊无兄,除了时而有幼年未秦笙常从她父亲军营中偷闲来找他一起以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人陪他长大。

  玩,这个字对他来说奢侈又珍贵。

  “好。”

  柳后不常外出,她喜静,不愿多沾染外界是非,高墙紧锁慢慢等待衰老,十分可悲。

  柳后爱子,对于白熹微幼时的各种请求,柳后都是尽自己所能去满足。

  哪怕每次出了宫殿都没有好事。

  所以白熹微觉得母妃就是一轮白月光。高洁,美好。

  那日的日头是极好的,好的连太阳都不能直视。

  园中尽是春色,鸟叫啼鸣声声不绝,偶有蚂蚱跳过十分欢愉,孩儿时的笑声最是无邪,最是无忧,奈何日日困在金丝笼里,承受着他本不该承受的坚辛,熹儿那么懂事,若是养在宫外,会是什么样子?

  缘分如桥,明明是从不同的两端出发,却总是能遇到。

  门瑢:“娘娘你看,是那婢子。”

  尚贵妃望着高脚楼上的柳梓柔心中不适,应该这样说,自她为后那日起,她便做梦都想杀死这个伪善之人。

  心中这样想但是眼睛却还是不住的盯着她看道:“门瑢,你看她,若此时是夜晚当是如何景色?”

  门瑢:“???”

  尚贵妃:“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原来,一直都是她。”

  一眼便知写的是她,他原来那么早,心中就已经是她了,我以为的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情诗,却原来不是写给我的情诗,笑话。

  白熹微:终究是此恨绵绵无绝期,却原来是一开始就错了……

  不怪贵妃后来对自己狠厉………,终究是自己母妃坐了她一辈子都期望的位置,哪怕母妃去世五年,父皇都终究没有立她为后。

  另外一边。

  幼年白熹微坐在秋千之上,摇荡的十分开心,嬉笑之声长长回响于昌耀皇宫之上,如果母妃能来推自己有多好?自己也可以去推推母妃。

  母妃会很开心的是不是?

  贵妃终究是心浮气躁,平日里看不到这贱人,好容易能见一面,不做点什么,她是不会轻易走的。

  她既然要做焖头的柿子自己为什么不上前求痛快?

  “娘娘好兴致,这凉风吹的如何?你看看像不像臣妾夜夜受的冷落?枕边无人,不似姐姐,功力深厚,夜夜尽兴,总归是奴婢出身,自然放浪些。”白熹微上角楼时就已经听到了尚贵妃怨毒的声音。

  要不要赶紧上去。

  “路既然自己选了,如果不得宠爱那也是你自己没本事。”柳后不想多理一直挨骂也不是办法,就随意搭了一句。

  楚贵妃却急红了眼,道:“明明我才是他的正妻!”

  “太子妃之位是你自己选择坐上去的,不是我拉你上去的!你找我怨毒,不如去找陛下。”柳梓柔一眼深邃的看着尚贵妃。

  心中无奈十分,忧愁十分,心痛十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拯救对面这个已经快被嫉妒和仇恨遮蔽了的女人的心:“你所珍视的事物未必是别人稀罕的。”

  “那皇后之位,也从未稀罕过?陛下呢?也从未?”

  “从未想过得到。”又何谈稀罕一说?

  “娘娘的意思是都不稀罕?”

  如果他没记错,这日是距离母妃去世半年前的事。

  幼年白熹微忽然感觉自己周围凉了一糟。

  一个深长得影子遮住了他眼前的光芒。

  “父皇!”

  “父皇?你怎么在这里?”白熹微猛然回头看到直立在自己身侧,面黑如碳的昌耀帝,此刻男子头上似有阴云弥补,雷电闪烁,眼中尽是深渊,恐怖如斯……

  “父……”

  “闭嘴!”昌耀帝怒道。

  “陛下?”他何时来的。

  柳后迷茫的闻声前行几步,看到了站在前方的昌耀帝。

  “你其实早该懂得,我该早给你明说的……”

  白熹微听着自己母后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

  望着听着这句话眼神空洞的父皇。

  “朕该知道什么!是该早知道自己皇后根本从来视自己入过路草芥!还是该知道自己的皇后根本不稀罕这万人之上的位置!”

  现在回想当时的昌耀帝,也是可怜,哪怕心爱之人在身侧,你纵使是宠她如国宝,她若是喜欢的不是你你干什么都是徒劳,悠悠九年,还替别人照顾儿子,换来的不过是她从来不稀罕。

  她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受了多大磨难多少流言蜚语才能让他成为他的妻子,让她与他能同坐高殿之上。

  仿佛他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笑话。

  “柳梓柔!”

  昌耀帝气急,单手捏住白熹微脖子,青胫突出,凌空提起,白熹微小小的身段瞬间便距离地面很远,侧处便是高台,只要他侧手一扔……

  白熹微必然活不过三秒。

  白熹微:!!!!!

  “啊……呃……父,父皇?!!”

  白熹微感觉脖子被昌耀帝一把提起,这时的白熹微切实感受到了来自这位年轻君王的杀意,双脚不断扑腾在空中,白熹微惊恐十分知道求他无用,便从牙缝里狂挤出来几个字,母……妃救……我!母……妃救……我!

  “不……不要!”柳后脸色瞬间发青,花容失色。

  知道这次真的是说错了话,她便赶紧跪下。

  “不可以,陛下!臣妾知错!臣妾知错了!”

  “臣妾再也不会了!”

  柳后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眼泪和不要钱一样流,看着眼前昌耀帝不断收紧的手,柳后怕的要死。

  “呵,堂堂陛下,却要拿自己儿子的命逼妃子听话,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哼~”

  尚贵妃冷笑,且加重儿子二字,想好好提醒提醒昌耀陛下这孩子是谁的,他现在做的一切到底是在干什么?

  “你给我闭嘴!”柳后第一次这样吼楚贵妃,不是你的话今日怎会如此,也怪自己莽撞。

  贵妃在被吼的同时也感觉到了来自昌耀帝的连环眼刀,大有一种,你再逼逼老子第一个先把你踢下去的感觉。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闭嘴。加撤退。

  “陛下!只要你放了熹儿,臣妾做什么都愿意。”

  柳后低头含泪祈求。

  如此,借着柳后一句诺言,白熹微也算是脱了一次劫难。

  等那次之后,白熹微发现母妃变了很多,从对父皇的爱搭不理,变成了居然愿意坐到昌耀帝的怀中,愿意喂他葡萄。

  甚至于母妃居然不画画了,不画那个长得与自己神似的明月道人,虽然母妃面无表情,但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好啦!

  他真替父皇母妃高兴,父皇那日只是太生气了才会那样子做的,这两天等父皇气消了,他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喜欢熹儿!陪伴熹儿玩耍,做熹儿的朋友。

  至少当时的白熹微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常在他们面前逛。

  白熹微恨不能把当时的自己一顿狂揍!

  你特么逛毛!你这大大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在他面前逛。

  不是嫌弃自己活太长了吗?

  现在的白熹微才能看出,当时的那两人不过是在演戏,演一出只有他们自己看的戏。

  “哪怕如此你还是不愿意,如此不用心,你以为朕真的看不出来吗?”

  柳后黯然道:“陛下既然知道,那就也请不要再逼我做这样子的事情了,已经一月有余……,既然陛下……”

  “哐当”一声响动白熹微便看到母妃摔倒在地面上……

  这便是当时矛盾的起点,白熹微细细一想,所以说,在那之后,母妃才想带他出宫,带他逃离这一方地狱。

  才有了后来贵妃帮助不成,反而以为自己受了欺骗,误将自己父亲尚明知受皇帝指示杀死白熹微亲父,昌耀帝再来英雄救美的大计。

  以至于后来柳后知道后崩溃不已,她终究是玩不过皇家人……,帝王无情也就罢了,自己这些年又做了些什么?

  白熹微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在知道自己母妃从不愿意侍奉昌耀帝,到愿意在去世前已经怀有龙子来看,母妃必然是动了心的。

  所以依照母亲爱子之心,自然不会自尽,贵妃愚笨,做不出大计所以尚相也必然参与其中。

  于此看来,这前朝后宫,就是一张极度大的网,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想拌倒他们自救,那便要查个仔细。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推翻尚相,查明事实!

  推翻之后贵妃便是无翅之鸟,再无飞翔之力。

  ***

  “母妃,母妃……母妃……”

  自白熹微晕过去后,嘴里念的不是母妃就是母妃,萧昱麟怀中抱着他,被他一路一路软软糯糯的母妃叫的心中惊悚不已。

  “他若是再不醒,你便去接来一桶水过来,把他浇醒……”萧昱麟抱了许久还是不适应,因为心中凌乱亦然而且心塞堵沉。

  白熹微死死的环着萧昱麟的腰,而且还时不时各种揉搓撕拉,拿着头各种往萧昱麟怀里钻。

  萧昱麟:……!!!

  白熹微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光看这一身鲜血淋漓的衣服袖子,就知道伤的十分重,一般人保证动不了!

  而他,一股清流……

  身体扭动活跃,双手抱得死紧……

  你以为是萧昱麟不想把他放到床上吗?不,并不是,是要是想将这个祖宗放到床上的话,他也得和他一起躺到床上,懂?白熹微抱得太紧了啊,几个将士拉都拉不开!

  现在旁边不下三四个兵看着呢,他抱着白熹微两个人齐齐躺倒床上给别人观赏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要胡思乱想!

  虽然阿彻提议过多次,萧昱麟还是一如既往的,想让我和他一起躺倒床上?下辈子,不不不永远都特么不可能。

  那怕他伤的再重也不能!老子就是抱着受累累死都可以,其他的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不,因为可能在萧昱麟眼中,或许和这样一个有点美的过头的男孩子躺一起给别人看有一点……

  不可言说的下流……???

  你说你长成这个样子做什么?

  长得难看点他萧昱麟绝对不怕的和你躺一起。

  可这长相……

  不想了不想了┐(─__─)┌。

  心塞锁大江……

  但是白熹微此刻却是十分安逸的躺在萧昱麟怀里的,李仲民从半空中接住他后,便把人给了萧昱麟……

  神推啊!

  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场面。

  抱人?

  阿彻看他这分明是要将他扔出得感觉,白熹微他在谁怀里蹂躏谁都阔以,但是重要的是这个人的主人工居然是萧昱麟???

  白熹微醒来觉得以后完全可以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办的都是什么垃圾事???

  我是分界线啦啦啦————

  作者:ಥ_ಥ,好累哦

  签约以后,每天十二点半以前没有睡过,因为十点下课每天擦边更新玩的就是刺激噗╮( ̄▽ ̄)╭

  我的小可爱们(๑•.•๑)一起加油哇!周末啦,大长更哦吼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