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020 2019.12.01 23:56

  未秦笙道:“季青临!南冥!进来了!”

  未秦笙冲着外面的两人大声喊到。

  两人还在谈论方才见到的女子的事。

  一阵嬉笑的进来。

  白熹微依旧一脸深思的样子站在进来时的原地。

  南冥见白熹微站在那里便一秒心中了然上前道:“姑娘,刚才多有冒犯,请见谅。”

  季青临瞪了南冥一眼,南冥依旧没有反应道。

  “太子殿下你看我就说他是女的。”南冥一脸深信不疑,白熹微也不开口,如果是往常他绝对已经将南冥扔出去了,今日不同他心情不好,便没有理会,连打脸的感觉都没有了。只觉得压抑。

  白熹微觉得自己这样奇怪,就木纳的飘过众人眼前,向着幕帘后走过去。

  季青临见了白熹微的表情以为是因为南冥的话他才这样便出声斥责:“胡说什么!都告诉你了他是男的。”

  南冥见太子生气便没敢再说一句话,退到了一边。

  越玖:“未将军?怎么回事?一进来就见他脸不对劲……”

  未秦笙摇头无奈道:“没事,不就是让他穿个女装不乐意吗?”

  也是,哪个男的愿意穿红戴绿的去勾引另外一个男的?

  再是任务心里总是会有一些不舒服的。

  南冥抱歉道:“未将军……,我绝非故意……”

  季青临瞪了一眼南冥道:“回去我再收拾你。”

  季青临见南冥还站在那里不动便又道:“杵在那里干嘛?还不出去洗鸡!”

  南冥:“哦。”

  未秦笙:“你也去。”

  季青临一时没反应过来道:“啊???”

  我才刚进来!怎么就又要赶出去?

  未秦笙:“你想今晚吃鸡毛?”

  季青临:……

  季青临十分不愿意出去,但是他知道如果不出去今天晚上他一定会吃鸡毛,所以,两相彳亍他决定了,出去,有鸡肉吃=划算。

  季青临也灰溜溜的出去了。

  季青临:龙游潜水被虾戏……,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心中还是不服碎碎念。

  你等着!未秦笙!到了我们蜀相!老子让你天天给老子捶腿!给老子拔鸡毛!给老子做汤!

  门口一到季青临就没好气的对南冥吼道:“烧水去!鸡毛我拔!”

  越玖笑着望着窗外的两人道:“将军,可以啊,没两天那熊崽子对你那是服服帖帖啊!堂堂太子唉!给你杀鸡做补汤。”

  未秦笙:“小意思,就是天王老子到我这里我都给他弄得服服帖帖!何况这么一小只牙都没长齐的家伙。”

  本来想几个人一起商量一下去暖香楼的攻略,但是如果白熹微现在心情不好的话就先算了。

  越玖用右手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左手支着身体漫不经心道:“将军,那萧昱麟可不是个简单的人你真的让殿下去和他斗?他必输无疑喔。”

  未秦笙道:“总要遇到强大的对手的,晚点不如早点。”

  未秦笙或许是想将昌耀的地下联络组织,想将白熹微推入皇子该走的道路,而不是封闭后院幽庭……

  他的表弟是龙,理应腾飞九天,威慑四方,而非做一只地头蛇,蜷曲角落,碌碌无为。

  越玖:“将军你目的不怕只是这么简单的吧?我可从来没有看见将军你被诬陷还能这么淡定的时候,把敌人的头割下来当球踢才是你的风格。”

  未秦笙甩了甩高高束起的马尾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越玖:“那我可要好好为他们上一柱香了。”

  越玖想了想又道:“该是一车,哈哈哈。”

  未秦笙:“没个正经,还给别人上香?你别死了让我给你收尸就不错了。”

  ——

  白熹微换回了衣站服在屏风后。

  明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为何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办啊?

  只因为自己要先变强,所以要置将军于不顾吗?

  要和将军为敌?

  这两方的抉择明明是在往死路上推……

  哪里是救他,他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争夺权利什么……

  他想要的只是陪伴将军。

  哪怕只有一世。

  婉莹啊婉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要坑的是你的顶头直系上司?直系上司啊!

  你不自己动手我能理解,可是你怎么能让我上啊!

  好想一头撞死。自己欠不欠挑着今日来找婉莹。

  一口老血,直冲九霄。

  未秦笙:“:熹微?”

  白熹微闻见声音被吓得一哆嗦。

  白熹微懵懵的转身:“?”

  未秦笙见白熹微这副表情,眼神冰冷道:“怎么?还没想好?”

  白熹微摇头。

  不是,就是不知道要怎么下手。

  怎样才能两方保全。

  未秦笙放松了眉宇温和道:“那就好。”

  未秦笙拿出怀中的一个小小纸包贴到白熹微耳边轻轻道了几句。

  还未听完。

  白熹微脸色彻底白了三度。

  白熹微准备好了这次必须拒绝:“我不能……”

  不能?

  未秦笙不说话,她只觉得,是自己以前错了,把白熹微保护的太好,现在孰重孰轻分不清楚。

  白熹微再一眨眼就看到了被关在一个正方体笼子中的汤圆。

  汤圆看见白熹微后委屈的啾啾啾了好几声。

  白熹微:“你怎么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它!”

  他说汤圆怎么这两天不见踪影?

  好歹是让你给抓了!

  白熹微:“你把它给我!未秦笙!”

  怎么能当着老父亲的面欺负他的崽?

  未秦笙不理他,反倒是独自转过屏风行动如流云,十分萧洒。

  “自己看着办哦,想要它好好的话。”

  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真正的明事理……

  那么我愿意做那个恶人。

  未秦笙继续冷涩道:“任务完成我会还给你。”

  ——

  白熹微见了未秦笙态度如此,心中五味杂陈。

  索性,没有与他们一同晚饭。

  而是个人提前回了家。

  月色浓重,门前细雪依旧,像极了白熹微现在的心情。

  无所从,无所依。

  白熹微怀里揣着的那包药粉从萧昱麟进门时就开始不由自主的烫着他的身体。

  将军回来之时神色如昨风采依旧,端的还是一张完美无瑕,清新静世的脸。

  眉目盖雪,今日应该累极了。

  白熹微上前迎接道:“将军,回来了?”

  萧昱麟点头。

  “将军……,累吗?”

  萧昱麟随意道:“不累,男子都当如此。”

  “殿下呢?住的可还习惯?”

  “很好,我很好,将军阁里的人都对我很好。”

  承蒙你的保护,感激涕零。

  ……

  可是我却要算计你。

  月光照着萧昱麟的侧脸,余光烁烁,每一刻都粉碎着白熹微的心。

  萧昱麟见他一直欲言又止,表情丰富的不行的样子,实在是觉得不太对劲,干脆就停下自己正在做的事问白熹微道:“怎么了?”

  白熹微缓缓道:“没什么,只是痛苦久了,忽然安逸就不习惯了。”

  萧昱麟:“仅仅如此?”

  白熹微低着头却还是能感受到萧昱麟想要一寸寸侵蚀他的眼光。

  是不信任,是怀疑,是不敢相信他对吗?

  如果他真的按婉莹说的做,将军会很失望的吧?

  是的,一定是的。

  萧昱麟见白熹微半天不答就耐心再问道:“真的如此?到底怎么了?”

  白熹微一直期待将军的目光有一日能落在他身上,可是当真的落到他的身上了,他却受不住了,白熹微颤抖着睫毛道:“将军不要胡思乱想了,真的没事……,给你煮了茶,太平猴魁,先尝尝茶暖暖身体再说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