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3157 2019.10.28 18:31

  不知过了多久,方才让他觉得厚重的像积存了万年的雾气才终于自己消了一些,浮生自以为自己大概可以走出去了,不想这才是这条路的开始,而刚才的雾不过算是轮回的一道大门。他不过才刚刚进入轮回门中。

  门后有的景象又是另外一份天地,具体它还会是什么模样?浮生也没有猜,因为不猜也知道,一定都不是什么好去处,比如现在,他正穿着一身夏日的薄纱幔衣摇曳在雾后的风雪中,一跨过雾气,就好像去了昆仑雪原一般,银茫茫一片,狂风呼啸,除了寒风凛冽没有其他任何生机。

  落雪吹带着寒冰一个劲的往浮生怀里钻,冻的浮生几秒便红了眼尾,十分难熬。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说好的投胎,怎么和历险一样,片场我确定没跑错啊!

  浮生自修出灵便一直在昱麟仙君左右,几乎不单独出门,自然是没有机会见过雪的,好容易见了一回,却也怕是最后一回,真是要冻死树了!

  现在没有法术护体他就是一棵任着风雪摧残的小树……,不过尽管寒风凛冽该走的路却还是要走的。浮生裹紧了淡薄的衣衫,依旧一步一深坑的艰难前行。

  这白茫茫的银原若是不这么冷就好了,不冷的话那绝对是个值得游玩,和凌云俯瞰的地方,可惜了,这个景色~

  “啊啾!”终于明白昱麟座下的弟子为什么常年哭喊着要昱麟发放专属本门弟子的冬衣保暖了,看了眼身上的青衿白衫,不由一时绝望,这一身穿着的确是好看,浑身上下一派的仙风道骨,俗人穿了也能宛若仙人,但是大雪天你要穿这么一身纱……除了……智障,他真的想不出来更加多余的词汇形容,真想扇一巴掌当初那个在婉莹面前一阵吹嘘什么:这一身多清凉爽快?穿那一身狼皮袄子做什么?既不好看还劳费仙君神智,我看还是不要发好了,我就喜欢青衿素衣的,仙君穿着也好看。

  若不是当时嘴贱,他就也该有一身狼皮袄子在随身空间里带着……,自做孽……,浮生眼睛一亮好像看到了什么。

  这是?……自己送上门的狼皮袄子?正在沿径前行的浮生一眼就望到了距离他不到15米处有一只伏地的大白狼,这狼好像有些精神不济,狼身上结了冰的深红血痂正好证明这是一只受了伤的大白狼。

  原来如此。

  浮生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在这路上没有法力,再加上自带倒霉体,如果冒然过去一定会有危险,但是他又想,左右不过是走不出去冻死和过去再上演一场屠夫与狼的故事。

  这条小破命与其被冻死他还不如喂狼呢。积善积德,阿弥陀佛~

  然后他就真的过去喂狼了……

  走近浮生才发现这不是一匹普通的狼,他是一只有身份的狼!为什么?因为它通体虽白的不起眼,远远看来不过一只白狼妖兽,近处看却完全不是一个样子,毛发原是银色流光宛若皓月的颜色,被一些雪遮住了暂时失去光辉罢了,虽然普通但是却自带灵光,灵光可是除了仙之外只有修为登峰造极的物或者妖才能有的。

  这狼怕是是个有身份的。

  浮生赌了一把,蹑手去掀了一下这白狼,见没有动静浮生心中不由一凉,怕不是只死狼?

  浮生纠结的站在狼的旁边心中无限思考人生:现在,哪怕我只是现在这死狼的旁边站着也会觉得暖和,这证明了它的皮十分符合做狼皮袄子的材料。

  如果扒了他的皮做披风或者袄子一定一定非常保暖且舒服!但是看它毛色,我想,万一要是是个贵族,它刚死自己就扒了它的皮做了冬衣……,万一还是扒了哪个了不得的狼王,狼世子的皮,自己……

  后果绝对不堪设想……,不过如果不给这狼扒皮,自己就冻死了……

  千思百想,他终于下了决定道:本树良善!今恰逢你命运多舛,那么……本树就大慈大悲,抱你出去……

  浮生:既能保暖,又不伤害生灵何乐不为……,我乃天才!不过这狼貌似挺大一只……站起来可能要比自己高出不少。

  浮生先不管其他,双手伸着就去拨弄狼腰准备放直了再好好抱住。

  太大也没事,大不了等下把他缩小抱呗。当暖手炉。

  手刚伸进去,没想到就有一阵刺痛猛然刺激了他的神经……,手上忽然出现一排极小的牙印,虽然小却深入骨肉,如果不是收的及时,他手上的一片肉可能就不是他的了……

  伤口虽然小却深,血自己不住的往外流,弄得浮生一阵错愕,是什么咬他?

  “你出来还是我揪你出来?”浮生严肃道。

  见没有回声就用手掀翻了狼身,料它也跑不到哪里去,因为推的迅速,浮生手上的血也没防住弄到了这白狼身上,这狼的伤口一挨到浮生的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合好,浮生却一心其他并没有看见。

  雪地中被狼身印了个印子,却有一处不规则,上面鼓起来了一层雪泡,里面好像有一小只什么活物在里面。没错,该是它了。

  浮生伸手戳破了雪泡,想亲眼一观,到底谁胆大包天敢咬他。

  “啊……!呀呀呀呀呀!……唔”这雪泡里居然冒出来一只雪白柔软的蛋蛋,有眼睛有嘴巴,十分乖巧可爱,头上还长着一颗小草,两对细细的手脚在空中胡乱挥舞想要震慑浮生,喊了半天见浮生没有反应还呆萌的唔~了一声。

  浮生对可爱的小东西什么的从来没有抵抗力,更何况是这样活生生的小萌物?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浮生轻轻用手摸了摸因为他的靠近而颤抖的小白球,以表友好,完全忘了谁给了他一口。“你也是灵吧?怎么也到这里了?我给你吃的,快过来。”浮生在手中心放了一颗樱桃,微笑着示意小团子可以到他手上来。

  “呀唔?”小团子不好意思的把手和脚都缩回了身体中,扭了扭,没有过来。

  浮生摇头笑笑,用食指戳了戳小团子道:“只有一颗呢,你不吃我要是吃了就没有啦。”

  “啂,要不要?”那团子像是听懂了一般,迅速抱了樱桃啃,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真的是饿坏了呢。

  不过现在他算是是一个带着俩了,一直用狼身遮挡风雪窝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方法,万一仙君先投了胎,等他投时仙君已经凡龄十几,那怎么办……,怕是遇到了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他惆怅啊~

  小团子看见浮生一脸的愁眉苦脸,以为他也饿了,只是没东西吃,就将手中樱桃举起在浮生面前晃了晃,貌似在说这半给他。

  浮生微笑摇头,道:“我不饿,你吃就可以了,吃完我们一起走。”

  听完这句话,这小小团子居然甩开了樱桃钻进了雪地,又变成了一个刚才的雪泡。

  浮生心中一寒,觉得事情不简单,因为他感觉到风了,刚才他不是拿巨狼挡风了吗?现在风吹过来了,那狼……

  醒了?

  跑?还是不跑?跑的过吗?啊啊啊啊,点子怎么这么背。

  法术用不了,只能用法器灵力扛,浮生迅速集灵力于手掌心,侧身打了出去。

  不想那身后的狼行动敏捷,轻轻一跃便越过了他头顶,翻身一跃跃到了了他方才面向的地方。

  “既救本座,为何又下黑手?”那狼发出一声雄宏的男音。虽好听却也不由让人心生畏惧。

  这是送命题啊!不过我何时救过他……,回想刚才差点扒人家的皮,浮生嘴角抽了抽。

  “这位仙君……,有话好说……”浮生僵硬的转了身,准备面向那只狼。

  浮生鞠身一礼道:“在下浮生,是个……,是个……野仙。”

  浮生见没有回话,就稍稍偏起了一点头,抬了抬眸子想看清楚那狼的表情。

  狼也在全神贯注看他。

  那狼剑挺的狼颚骨下藏着一双冰蓝的眼,白色长睫饰做眼帘遮出一道黑影,白色长牙无时不刻在提醒着他的危险。仿佛只要他想,下一刻就能将浮生撕碎。

  “……”要不还是拼尽全力战斗一下吧,这么让狼阴森森盯着看……很夭寿的。

  “你,与其他妖、灵不同。你要更珍贵些。”除血能救伤这一点在……,这容貌确实也是极品。

  “那个……,仙君过誉,仙君才是狼中豪杰。”千万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美人泪满襟啊。

  “要叫陛下。”那狼傲慢道。

  “……”???

  ……陛下?……陛下!……我哪里来的彩头,以为遇到的是狼王就算了……他特么是妖王!

  见浮生呆了的神情,不由觉得可爱,妖王就微微提了提嘴角。

  他这笑是怎么回事?是要下嘴吃人了吗?打什么打,人家妖王打的过吗?自己什么样子心里没点b数吗?

  “陛下,刚才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在下赶着投胎……。”能不奉陪吗?

  听完话,那狼便扭身甩了甩身上的雪,没有任何想要回复的意思。

  可能是躺久了恢复好了,这狼的身体忽然变大了一倍,寒光斜照这影子刚好能覆住浮生,它迈步向他走来。

  浮生现在想钻地缝的心都有。的要美人泪满襟了吗?

  卑微……

  不对!小团子还在前面,浮生意识瞬间清醒,会把它踩死的。浮生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了地上的雪泡在手心。

  那团子却不识好歹硬是要往手外挤,挤出来不说还要对着狼王啾啾唧唧示威,浮生赶紧用指头把这只小团子戳回了手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