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3511 2019.10.29 18:15

  浮生奔跑过去时,妖王一幅重伤难愈的样子。身上鲜血味浓重,必然经历了一场恶战。

  浮生紧张的侧了妖王的身体想为他查看,千万别丢了性命。

  浮生顺血流摸到了一块暗器,是暗器!轮回路算是天界管理范围,只要没过奈何桥头,但凡是个仙就不敢这样做,众仙禁止私斗,不然传到下界说神仙都不安生,人界借口有了自然是不服管理,那还怎么管好下界?这些可都是明令禁止的!哪个狗胆包天的用暗器?

  “让开。”

  一怒火冲天的声音响在浮生耳旁,浮生浑身一颤……,这熟悉的声线!是仙君!昱麟仙君!得来全不费工夫!不用找了仙君自己来了!

  昱麟仙君四周轻纱漂浮,墨发挥舞,御剑落地,美轮美奂,让人一看便想跪地膜拜不敢再直视。

  对了,他还不记得我,我应该要快些问好!浮生遮掩住心中狂喜,回首到:“我……”!!!!

  不是吧,仙君你把剑放下!“仙君息怒……,仙君息怒。”昱麟仙君的剑就一直支在浮生脸侧,惆怅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给你三秒,让开!”昱麟仙君并未直眼看他,虽知他确实一直如高岭之花,十分孤寒,但是却一直是看他这样对别人,忽然这样对自己,还是有一些失落的。

  “好。”

  首先昱麟仙君与他有过千年的共同时光,自然是要比这妖王要熟的,他说1,浮生自然是不2,你说让我就让,别说三秒,三千分之一秒都不用。

  见他离开的利索,昱麟仙君眼中闪过一秒错愕道:“你,不是叶钦?”

  叶钦?叶丞相?我怎么可能是……我只是个过路的。

  妖王向来谨慎异常,身边的人个个就算不是惊才绝艳身怀绝技,也起码是以死鉴衷心,此次出来拦截他,绝对不是什么小任务,妖王自己来是必然……,不带叶钦?中间必有蹊跷。

  “你是何人?”昱麟仙君依旧怒气未消。

  “轮回绝命之人。”浮生淡定自若,并没有多余的神色给他看。

  “哪门仙首座下?”昱麟仙君心中暗道此人回答倒是十分新奇。

  “无门无首,一缕残灵。”

  “可有名字?”

  一缕野灵?这等姿色怕不应该只是野灵,恐怕有所保留。

  “浮生。”二人一问一答,十分默契。

  半梦半醒半浮生的浮生。

  半梦与你千年。半醒即为轮回往事,我既然投了这次胎便没有了来生,不如就以浮生二字弥补遗憾。

  浮生对话时一直侧首看其他方向,他不想看昱麟仙君对他的这个态度,没有任何温度尽是冰冷。

  看了反而伤心,使人欲绝。

  其实他不知,自打他出现在昱麟仙君面前,昱麟仙君这一日一直觉得少了什么的烦躁感全都无影无踪。

  看他被问身世有所悲伤,昱麟仙君也缓了神色,觉得莽撞了。昱麟仙君收了手上的佩剑长忆,略有尴尬的盯着浮生的面容。

  如此美人,为何曾经从来没有见过?

  他身上隐隐约约弥漫出的桃花香气,像极了自己平日里在自家园中闻到的香气,让人神清气爽。

  总觉得是故人,却又没见过此人容貌,以他的姿色必然是使人过目不忘的,既然没见过,又觉得熟悉,那会不会是......,他门中易容弟子?

  浮生静默,他也想和昱麟仙君说话,可是他现在又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只能保持姿势在风中摇曳的姿势。

  本来冷到他打哆嗦,现在却也怅然了,毕竟冷着冷着也就不冷了。

  他忽然听到雪被踩的飒飒声,是昱麟仙君,他居然朝自己走了。他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走这么近?

  昱麟仙君向来是不喜欢接近人的啊?除了因为自己本体在他房前,所以他贴在昱麟仙君旁边也不会有人知道,就算察觉桃花香气重些,也只觉得是花开的好的缘故,并不会多想是否是多出了一个灵。

  隐了身他就是空气,自然怎么样都可以。

  但是如果是现实这样的和仙君靠近,他忽然觉得自己有危险……

  现在不是友了,是敌!不能主动出击那就只能躲避!

  想着便往旁边移动了几步。

  “妖王被暗器所伤我替他看看,那飞刀本不是天界该有的东西,上面有瘴气。”浮生假装淡定低着头就向妖王身边走。

  昱麟仙君就跟在他身后,一种诡异沉重的感觉弥漫在周围。

  浮生连大气都不敢出。怎么婉莹一来就找对了去奈何桥得路,自己却要受这么多劫难,现在好了,第一面就让仙君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长成这个样子怪我吗?您老人家一天圣水灵泉不要命的浇,我不长的好看一点别说对不起你,我都对不起那些灵药圣水。

  “伤口还在出血,虽然小但是伤害大,这飞刀中有瘴气,使他脾气狂躁了些才会冲撞到仙君,仙君不如开恩,放了他?”

  浮生小心翼翼道,只要他们能同意放了妖王,自己自然也能解脱。

  “这刀本是冲着本君来的,若不是本君及时避让伤的便是本君,且是他先伤的本君,何来本君放他一说。”

  仙君受伤了?哪里?想必是内伤,妖王实力不可小觑,虽然暗器才是重点,但是仙君绝对没有少出力。

  妖王伤的不轻,那仙君现在绝对也有硬撑的成分,浮生急忙清理了妖王身上的伤,撒了药包好就立马站起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昱麟仙君的手就要诊断。也不顾及自己手里拿着的药出自何人之手。

  “你的伤……”并无大碍……,还未说出口,昱麟仙君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捏住了他的脸,出力极重,惊的浮生瞪大了眼眶,知道不对劲胆子又小只好垂了眼眸。

  “脸是真的……,不是假皮。”昱麟仙君说的一本正经,但是作风却是像极了十足的流氓。

  “……”

  “你穿的,是本君昱麟仙宫的缎子,你用的,是本仙君亲制的止血散,本君可真想知道,你是何人竟然有这天大的本事?”说着他捏脸的手的力气又放大了许多。

  “……”你不放开我如何解释!我如何解释!

  “若想引得本君注意,你也无需如此煞费苦心。”

  漫天神佛哪个不绕着您走?今日仙君可是与我说笑了……

  “唔……”疼,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烦死了,一见面就捏脸!长得好看怪我吗?

  浮生幽怨的抬了眸子,本就冷,冻的有点眼睛发红,捏脸捏的又重,这一抬眸就是一种被欺负的幽怨脸色,看的昱麟仙君也觉得自己在欺负人。

  不由自主便松开了捏脸的手。

  “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本君说吗?”昱麟侧转了身,浮生根本看不完全他的表情,不知他到底现在是喜是怒。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不经过思考,浮生脑子里就回旋出了这句。

  说完浮生就后悔了,怪就怪婉莹一天到晚在他面前什么诗句都乱念一通,现在人可是丢尽了。

  “你为何思本君?”昱麟仙君也不生气,毕竟千百年好容易铁树开花了一次,被人表了白,他自然也有了雅兴听听美人婵娟一番。

  “报恩。”浮生如实回答。

  竟然如此简单……

  “……”

  昱麟仙君沉默,报恩?

  他真不记得救过什么人,或许是受了自家仙门恩惠,记到了自己头上,细问也无多大用处,自己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的人,既然与自己没什么大影响,不管就是了。

  如果他不是因为报恩,现在抓他也无用,自己还有要事,等回来再探查仔细也不迟。

  算了左右不过一瓶子药和两尺的缎子。他仙府又不缺这些,弟子随意送的也没什么。

  想想他眼光也是不错的,这白衣青衫确实好看。华而不奢。

  浮生:“仙君,仙君你可不可以记住我?可不可以先不要忘记我的样子?”

  昱麟仙君道:“为何?”

  浮生认真道:“因为,我想让你记住我。”

  昱麟仙君:“该记住的总会记住。”

  最难过的,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用心如一,他却不知道你是谁。

  你总会记住我的。

  “仙君不必担忧,我不会缠着仙君。”浮生急忙道。

  “只求前行时能否带着我一起?”

  “本君不喜与人同行。”说完他便念了剑诀,乘风而飞。衣诀翩飞,依旧是那个只可远观高高在上的仙君。

  他想追上他,却依旧是君如皓月寻不得宫阙。

  罢了,本就是自己多情,能让他记忆中有过自己就不错了……

  明知他不会带自己同行,却还要去问,浮生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多的不甘的小心思。

  “唉~”浮生叹气,仙君一向如此,砸了别人宫殿不善后,打个仙魔,也总是在哪里打倒再哪里撂着,就是砸了凌霄宝殿的屏风,到了自己宫里就随便点两个东西说是当做赔礼。

  什么话也不留,什么感慨也不说,冷冰冰的,自己也习惯了他的样子,潜移默化觉得人就该是这样,日子久了他也习惯了。

  算了算了你吃肉来我喝汤,你打人来我收场。忽然想起婉莹说的他收拾仙君留得烂摊子时活像个小媳妇,不由自主噗的笑出了声。

  他很开心了。走前还能帮他做点小事。

  “小公子?……”又是这熟悉的叫声。

  “嗯?”

  “小公子~那什么昱麟仙君走了没有?真走了吗?”那四位女魄,从空气中传出阵阵害怕。

  果然如婉莹所说,仙君是全天下女子颜值的向往,个性选择的绝缘体。谁愿意一天怼个苦瓜脸过日子?你长的再好看也没用。

  所以仙君无夫人无子嗣,他能成天帝的下一任候选人之一的原因中大概也是有无情这点的原因的。

  但是夫人总是要娶的,天界没有天后肯定不行,所以啊,等自己走后,等他神灵回归,就会有一个人能日夜陪伴他了,浮生心中忽然一酸。

  “小公子?你怎么不回话?”忽然有一双干瘪的手扶了他的肩膀浮生才神智回体,不由尴尬道“走了,走了,已经走很远了。”

  这时浮生身后有一女鬼居然在摸妖王,周围的人一阵心惊。

  “小紫啊,你不要乱摸那可是妖王!他是能化人形的,今日他受了重伤昏迷,改日要是知道你这样子的摸了他……渍~”红衣女子继续扭动着身体摆弄这着手中的红纱。

  “我这样子的怎么啦?你以为我像你哦!”说着就蹬了一眼自以为拿纱可以撩拨浮生心弦的小红。

  “看见了吗?本姑娘要拿的可是宝贝。”说着便举起了手中瘴气极重的物件。

  浮生心道不好!

  急忙喊“快扔开!”

  不想已经来不及,那瘴气已经将小紫爆体,身体成了几片,本就没有多少的血液肝脏一下子涌出一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