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069 2019.12.02 22:30

  太平猴魁的味道充斥这白熹微周围,壶内猴魁翻滚鼎沸,底火烧灼之声穿插在白熹微耳膜两侧。

  白熹微的心像壶底像灼烧的火,血液像翻滚的茶水。

  急躁不安。

  白熹微手中充斥着紧张。

  白熹微刚才不等将军回复就急急忙忙冲出来倒茶。

  将军不会怀疑的,不会怀疑的。

  是自己太紧张了。

  不过一些小事件,将军日理万机怎么会注意自己的小举动。

  婉莹说了这个药只会让将军明日一日卧榻不起。

  仅仅一日而已。

  只要将军不去暖香楼,自己抓住先机,得到重要情报。

  抓出几位证人,自己就能在朝堂有威信了。

  将军已经是大将军了,与我不同,他不会计较小功劳的……

  不会计较的。

  白熹微小心翼翼拆一次回顾三下的望着周围,红光照的他的脸,仿佛印了晚霞一般。

  手在颤抖。

  放……

  不放……

  萧昱麟从幕帘后移步进门。

  白熹微思路如快马齐飞,到了真真该探视周围的时候他却紧张的只剩下颤抖与脑中是非了。

  萧昱麟:“茶,还没好吗。”

  刷~随着一声细小的焰火之声,那一小纸包白色的药粉被扔入了壶下的灼灼火焰之中。

  萧昱麟走近道:“茶快烧干了,殿下。”

  白熹微微不可查的咽了一口口水,汗颜道:“啊?是吗?刚才是我太关注火候了,倒是把茶忘了。”

  萧昱麟惋惜道:“可惜了这壶好茶。”

  “我的不是,将军莫怪,我……”白熹微望了望周围,拿起了一罐新茶道:“上好的碧螺舂,我再煮一壶给将军暖身!”

  萧昱麟摆手道:“不必了,殿下本是客,让你做这些本都是越举,怎好再劳烦。”

  白熹微急忙回道:“不妨事的……”

  萧昱麟:“殿下莫要再说了,以后这些事,还是萧某自己做的妥当,不敢劳烦殿下。”

  白熹微:……

  白熹微知道自己这时候外多说就是打将军脸了,所以干脆应声道:“嗯。”

  萧昱麟关注着白熹微每一刻的面目变化,自然也感觉出了二人尴尬不已的氛围便道:“时间不早了,那就请殿下早些回去休息。”

  白熹微知道自己这时候再多说生么对自己都没有益处,便请退去了寝殿。

  白熹微转身回屋后萧昱麟神色凝重的熄灭了壶下的焰火。

  当看见壶下那一角还未烧尽的黄纸包装,心中了然。

  白熹微平躺在新的白玉石床上,玉石再冰凉也凉不过他的心,纵使再好,再高的软褥也垫不平他心中的缺陷。

  砸了全都砸了。

  明日未秦笙明日派遣了护卫去了暖香楼,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成了无劳功她一定很失望。

  白熹微翻开倒去睡不着,看着烛台上的蜡烛一点点消逝待静,他终于按耐不住下了床。

  “已经夜过三更了,将军。”白熹微细声道。

  见书房内并没有声音就踱步进了房间。

  “将军?”

  萧昱麟扶手肘侧靠在书案上,双眸轻闭,没了白日的锋芒,闭着眼都是发自谷底的温柔。

  让白熹微想起在天界时无忧无虑陪伴在仙君身侧的时光。

  那时候真好,哪怕我只在你身后。

  白熹微将身上披风结下披在萧昱麟身上,端详了一会儿就倚靠在了木椅边。

  很安心。

  什么功名利禄都去见鬼吧。

  他是浮生,仙君的浮生。

  是白熹微,是为将军而存在的白熹微。

  第二日清醒时白熹微是从那席白玉床上醒来的。

  被褥严实,四周如旧。

  只是不见将军踪影。

  ?

  白熹微望了望窗户外。

  原来这样早就要出去的吗?

  他忘了,今天他要抓高御史……

  “当啷~”

  白熹微:“谁?”

  白熹微刚过去就看见越玖酒窝深深的站在那里。

  白熹微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越玖道:“当然是来接你啊,我的殿下。”

  白熹微:“接我?”

  白熹微有点心慌,自己该怎么给他说这件事……

  自己其实并没有完成任务。

  越玖一眼看透的样子道:“下毒没成功是吧?”

  白熹微急忙上去捂住他的嘴道:“你想死想疯了?这怎么能胡乱说。”

  越玖艰难张口道:“你放心,没事,今日他们都不在内营,未将军都是算好的我才来的。”

  白熹微吸了一口气道:“你想吓死谁?”

  越玖:“殿下不要生气嘛。我也是受累来报消息的。”说着越玖就把此处当自个家一样拿了个水果就啃,边啃边道:“托殿下你的宏福,那两个小朋友今晚有罪受了。”

  白熹微疑惑道:“怎么讲?”

  越玖幸灾乐祸道:“他俩今晚陪你一起去暖香楼。”白熹微:“啊?他俩也去?”那就是说婉莹早就知道我是办不成昨晚的事的,忽然庆幸自己没下手。

  越玖:“对啊,去帮你啊,不巧的是我去也帮忙坑队友的那种,哈哈哈。”

  白熹微想起上次的事不由汗颜道:“你也知道我以为你不知道。”顿了顿白熹微梦然清醒道:“所以你是来帮什么来的?”越玖激动的道:“自然是化妆!A阶段计划首段不成功,B阶段是要继续的殿下。”

  白熹微闻声便跑:“你休想!不!你想也别想!”

  让他化,不是鬼也成鬼!

  终于,白熹微还是被化好,五花大绑去了暖香楼。

  一路上越玖和和尚一样念了不下两百遍的经,将过程背的让白熹微过两辈子都忘不了。

  一幅满满的逼良为娼,灌黄汤的既视感,那玩意还要教?少儿不宜!白日宣浮!不知道吗?

  一路氛围诡异,但还是没能浇灭那位自称古代托尼老师的越玖的热情。

  虽然白熹微听和听着还能在脑中偶然唱出一句哦~原来还能这样?

  下了车他才知道原来他身侧一直黑着脸蒙着面纱和他虚心受教的原来就是季青临,还有南冥一下子真的憋笑憋笑的肚子疼。

  哈哈哈哈。

  如果越玖不是婉莹的副将,估计越玖早就被那两个小朋友打死了也未可知啊。

  看着那两个面色如碳的小朋友一脸不如让我去死更痛快地表情,忽然觉得自己穿成这个样子也不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