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015 2019.12.18 23:12

  冠玉施了瞬间移术,他们回人便只一秒就回到了原先的暖香楼。楼中依旧莺歌燕舞热闹非凡。他们到时觉得暖香楼没有了那座如青云梯一般的白玉桥反到不像是一座楼而是一座岛屿。

  水上烟波横生,楼中女子官人不但不惊奇,竟然还有不少女子在向他们招手嘻哈,场面诡异。白熹微知道不对,但是却也不好说出,他知道,这是天师的底盘。

  随着冠玉前进的步伐,白玉桥如有生命一般,每走一步长出一截,到尽时竟与消失前一般无二。

  白熹微与季青临,南冥二人走在其后,季青临神情并不像方才那么恐怖了。反倒多了许多崇拜之意,他边走边对白熹微道:“本以为你们那个什么天师,那么晚来是个草包,没想到他居然是真真的神人,你和他比差远了。”

  白熹微道:“天师确实功法很高强,我那剑便是他送的。”

  南冥赞扬到:“如此宝物,说送就送?你们交情大概不错。”

  白熹微惭愧道:“其实还好。”其实这才第二面。

  到了桥头迟绾向天师报了几句话后,他便重向白熹微这里走来笑道:“殿下,今晚委屈你了,等下我一定好好补偿你。”白熹微看着这媚而不妖的笑,慌乱的随便点了点头。

  季青临见白熹微点了头他也十分高兴,他现在有意与此天师结交,这样的天师如果能结交到,对蜀相国只多益而少害。

  白熹微不好直接去问将军那里怎么样,毕竟他从冠玉脸上便看出他很不喜欢将军,直接碰逆鳞不好,便只能从高大人问起。

  他随意道:“那位高大人如何了?”

  既然将军那里已经成了定局,就还是先多关注一下哪位高大人。

  冠玉不答,但迟绾却十分扫兴的道:“他啊,萧将军让人压下后不安稳,刚冲撞了贵人,被剁了手脚,现在指不定哪儿扔着呢。”

  !!!

  剁了手脚?!这里可是天师的地盘。

  什么贵人能让他把他手脚都给剁了。快正一品的大官,说剁就剁?陛下那里,怎么交待?

  听完迟绾说话三人齐齐汗颜。南冥:“表妹!不可胡说!”

  迟绾十分无奈的皱眉瞪南冥:“谁会没事给你开这种的玩笑?”

  白熹微严肃道:“敢问天师,可否告知那位高大人冲撞的是哪位大人?”

  天师定住脚步看着白熹微的脸,看的白熹微头皮有点发麻,毕竟眼前站着的这个人现在给他的是一个连一品大员都能随便剁的形象,不由心悸。

  冠玉安抚道:“别怕,你和别人不一样,我不会那么对你的。”他并没有回答问题只是看着白熹微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白熹微心道: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为什么我例外?

  想问却还是收住了。

  眼前到了一长长的登云梯,又高又远,仿佛看不到边界,上方有一个牌匾正正写着朱雀楼,可能这才是这里的真名,不然天师这样的人怎会住在那种地方?

  台梯之上,层层雕有神鸟,都向着阁楼前的朱雀大门,有种百鸟朝凤之感。

  白熹微在回首,身后居然空无一人,连热闹和烟花都和被吞没了一样。

  唯有冠玉走于他前两侧除了台梯明亮四周会是漆黑,这里已经不是不是暖香楼了。

  白熹微一早就觉得诡异,只是不敢发声,现在季青临,南冥都不见了,他只得站脚道:“大人!”

  冠玉微微转身,笑中含冰道“怎么了殿下?”

  冠玉回头恰好望见了白熹微未穿鞋的脚,便转回头大步向白熹微走来。

  白熹微退也不是进也不是,直道冠玉将他拦腰抱起,他才内心直道晚了。

  他身体僵直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听冠玉缓缓道:“无妨,你不重。”

  这不是重不重的问题!!!白熹微内心咆哮。

  白熹微第一次被直身抱起,连点大些的气都不敢喘只能任由着冠玉将他带到大殿的前厅。

  冠玉十分君子,到了殿内便把他放在了长椅上。

  白熹微:我现在是男的……,我现在是男的。怕什么?不怕!

  冠玉:“殿下这身看你穿起来很是不错,不知者看到或许会对殿下就是个女的这个想法深信不疑。”

  白熹微随便点头道:“都是不入流的法术……,随便骗骗人罢了。”

  冠玉道:“是吗?为何我看殿下女相才是本相?”

  白熹微不语,怕说多了反到坏事。

  冠玉随手一拂,白熹微脚上便出现了一双白色锦鞋。

  白熹微心中瞬间不爽,明明可以在上楼梯时就给我变出鞋子让我自己走上来的,冠玉却偏偏不这么做,非得要等到把我抱到楼上来,再变鞋子,这不是本末倒置是什么?这不是白日里吃豆腐这是什么?

  白熹微:“天师大人,你现在可是在欺负人了。”

  冠玉:“欺负你什么?”

  装傻!

  白熹微:“你明知道我是男的,却要调侃我像女孩,明明可以给我提前变鞋,却要等到你抱我上来才变,这就是欺负人了。”

  冠玉哈哈笑了几声道:“你现在是女相对吗?”

  白熹微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我确实是女相。”

  这要是就是调侃我的理由那就太没有诚意了。

  白熹微等他下一句,冠玉却不继续说刚才话题了过来拉了白熹微起来道:“你居然是这样的性子。”

  白熹微道:“所以呢?”

  冠玉见白熹微抓住机会不放手只得叹息道:“方才忘记了如何变鞋。”

  白熹微:“……”

  白熹微心道:这也有可能,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好图的也就随着冠玉往外走了。

  门在白熹微和冠玉踏出时瞬间又变回了原来的场景。季青临在一旁边看烟花,迟绾则是不停的在拉着南冥说着话。

  白熹微往前走时还不断有过来的姑娘嬉笑着故意撞他一下。

  白熹微迷茫的看了冠玉一眼,投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冠玉微笑道:“你的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不真实?

  白熹微慌了神抓紧喊道:“季青临!南冥!”

  南冥微笑着朝他走来道:“殿下?现在我们是该回去了吗?”

  季青临也不紧不慢跟过来对白熹微道:“喂!知道喊我们了?你再晚一点回将军府你仔细萧昱麟一身湿淋淋的把你打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