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命有误仙君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命有误仙君顾 幕遮昭华 2078 2019.12.06 23:56

  白熹微时不时会看萧昱麟几眼。

  时不时勾起的嘴角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眼睛还没移开两秒就又会盯上去。

  这么左看右看,白熹微得了个结论,萧昱麟是真好看。

  冠玉实在忍不住提醒道:“熹微?”

  白熹微纳闷低头道:“啊?怎么了?”

  冠玉以折扇堵唇道:“你要是盯人家就主动上前去盯,你这样看,总会被发觉的。”

  白熹微想了想觉得有理便道:“你说的有道理。多谢!”

  冠玉:“客气!”

  高大人在一旁已经与萧昱麟聊了政事许久,说的话题一直无疑是什么外交啦,政事了,听得白熹微云里雾里。

  他却还是听得认真。

  原来将军就是为这些才熬的那么晚。

  高大人:“今日蒙受萧将军所邀,感激不尽,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萧昱麟:“若是能与高大人为友,才是真正的不虚此行。”

  高大人:“那是,那是。”

  萧昱麟:“所以大人是想好要站在哪一边了吗?”

  高大人:“唉呀,将军,哪里能那么简单?好歹那尚明知做了快二十年的宰相,我这无理无据的倒伐,这,这不太好看啊,不过但凡您需要,我高某人绝对义不容辞!”

  白熹微:“……”呵,这白脸红脸好歹都让你一个人唱了?

  萧昱麟嘴角一提道:“大人当真如此?”

  沈渊见萧昱麟有了指示,便向外抛出信号弹。

  此弹与普通弹不同,

  高大人好歹混了朝堂那样久,自然发觉情态不对。

  赶紧使了眼色让大力士站在了他的面前。

  几个大力士在萧昱麟面前耀武扬威。争着讨好他们身后的傀儡。

  萧昱麟并不觉得有多难办,他感觉到的只有可笑罢了。:“哈哈哈,大人莫不是忘了刚才沈渊说对你的话?没关系,我帮你记起来。”

  萧昱麟瞬间移动上前,手中化出长忆,转出几轮剑花。

  剑剑行云流水,霸气侧漏。

  冠玉无奈道:“将军你们不如……”出去再打而已还未出口。

  那本平日耀武扬威,狂傲的无羁的大力士,不过三轮剑花不到就都匍匐在了地面之上。

  很明显都受了伤。虽不至死却也够呛人。

  萧昱麟回头对冠玉问道:“天师大人,你刚才,说的什么?”

  冠玉看着地上的大力士,心中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便道:“‘没什么……”

  白熹微见这个打架的状态,佩服之心又高了三层楼,他自然也是不能淡定下去的。

  上前拉了旁边的高大人的衣袖,温声细语的道:“良辰美景,大人们就不要切磋了。好不好?”

  冠玉赞许的看了眼白熹微。

  白熹微立马回应以看我的,的眼神道:“这楼台月阁风雅无穷,不如一起赏月?”

  高大人一改方才铁黑的眼神温柔回应道:“美人说的极是,我们赏月。”

  冠玉使了眼色让人清理了现场。

  借着赏月的理由,又混入了沉默的四人状态。

  沈渊:“将军?”

  萧昱麟:“请上来,给高大人好好瞧瞧。”

  正是时候。

  白熹微仔细一看被萧昱麟“请”上来的两个人,白熹微整个人的心都颤抖了。

  刚定下的惊魂,现在又飞起了三百度。

  完蛋了,怎么回事?

  季青临?南冥?你们怎么被抓住了……

  这下完了,季青临还是太子,传出去了他们就有理由一起跳大江了。

  白熹微瞬间头上汗就出来了。

  高大人此时手脚还不安分,一个劲的把白熹微往他身体那边拉。

  季青临的角度就是白熹微被高大人调戏的不清,一脸绯红。

  季青临此时脸黑的都可以和碳比较了。

  萧昱麟:“高大人快看看这是什么?”

  高大人还真是个见忘的主子,上一秒钟还在颤抖,下一秒就心思都在白熹微身上。

  根本就没有把心放在萧昱麟的话和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身上。

  萧昱麟:“是美人,是毒药,大人可能不知,自己现在所仰望的便也是一条毒蛇。”

  高大人一听,笑道:“你是说这白熹微是间隙?”

  萧昱麟:“难道不是吗?”

  白熹微知道高大人是喝过一些酒的,所以现在醉意尚在白熹微便大着胆子装哭泣道:“大人,我像吗?那位将军好会欺负人。”

  萧昱麟:“……”

  冠玉:“将军……,这是我这里的侍女……”

  白熹微投去感激眼神多谢。

  萧昱麟看着白熹微笑道:“真是吗?”

  白熹微心塞十度。

  冠玉此时的心却放到了另外两位身上。

  那两个跪在地上的人,一个眼神宛若血场屠临一般,一个无奈焦躁不安。两人各不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点。

  一般间隙什么的被抓不应该哭着喊,“饶命!”“我知错!”“我冤枉!”之类的词语吗?

  而这二人从门进来开始,这二人便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所以,有问题。

  果不然,冠玉一探便知,两人的喉咙都被法术封住了。

  知道他们与白熹微是一起人,便隔空传音给白熹微道了她们不能说话自辩的事。

  白熹微心中明然,难怪过来时两人一路静悄悄,还以为是吵架还是怎么样,原来是嗓子被封了。

  还好封了,要是没封了,现在这个情势自已还不得被季青临用唾沫星子喷死在这里他就烧高香了。

  萧昱麟:“怎么样?高大人,是要美人还是要命?你怎么看?”

  高大人喝了酒意识不清楚,所以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情况。

  只道:“你若是能将这一壶酒喝了!本大人便相信你不是间隙,这可是本国最烈的酒,来!美人!证明一下你自己!”

  白熹微:这算是哪门一自证?

  高大人:“不喝?难道你就是。”

  大人还是大人,你觉得他憨,其实他比谁都聪明,喝醉了,对你而言不是更加有利吗?

  沈渊:“姑娘,你是不喝?要知道,你们不过一介侍妓,若是大人一声命令下,你们便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白熹微咽了一口口水。

  他没喝过酒,要是了点,醉了?

  他怎么办,任务怎么办?

  可是还是性命重要。

  白熹微用纤纤的玉手搭上了酒壶道:“有何不可?一壶酒而已。”

  白熹微双手惨白,不知道是本来就白,还是被吓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