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阳城往事

  “我们断罪师虽然人性缺乏,但我们从不是没有人性,唯一能把我们从深渊中拉回来的也只有人性,你觉得你还有人性吗?”

  叶听白:“还真没严重到这种程度,我觉得你所说的人性偏指善良,这应该是你个人的世界观,你杀猪你有跟猪谈过人性吗,猪有资格谈人性吗。”

  司幼序疑惑的问了句。

  “你好像对我很反感?”

  叶听白见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也就随意了起来。

  “谈人性是要有实力的,我,叶听白只是一个平民,以前只是一个下等民,我们能活着都得天意,你们呢,据我所知想成为断罪师起码都公民起步,你们懂什么下等民的卑微吗,我有什么资格跟别人谈人性。

  我很简单,这二十年来我都只干了一件事,就是想活着,就这么简单,谁不想让我活谁就得死。”

  这大概也是叶听白一直对他们很抵触的原因,有些类似仇富心理的变种,这个世界身份等级差距实在太大了,公平根本不存在,但没办法身份等级就意味更高的污染抗性,就是在这个世界更强的生存能力。

  大家同样为人,凭什么生来就要差了一等,等阶屏障更是像一座大山,横亘在所有人面前,只知道山那头就是天堂,却从也翻不过去。

  李笑笑在叶听白旁边摇了摇他的手臂。

  “叶大哥,你想错了,我们跟正常的断罪师也不一样,我们也都是下等民。”

  叶听白听到这话也是一愣,断罪师公民起步,这是常识,下等民对污染的低抗性,怎么可能成为断罪师?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李笑笑有些着急,她跑到了林念花身边,不停摇晃她的肩膀。

  “念花姐姐,你跟他说啊,我说不清,别让他们吵了。”

  林念花先是看了看司幼序的脸色,发现没什么不对,才开始说了起来。

  “你也知道阳城,就是因为那件事,事实上这座城被天宫放弃了,因为这座城下的污染物,对天宫有用,当时阳城所属秩序所全部阵亡,天宫断绝了阳城的支援,并且决定封城,想让阳城自然消亡。

  当时司大哥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匹配相性,我们两个人都在秩序所总部深造,而阳城是司大哥的家乡,我们违反了天宫的命令,脱离了秩序所赶回来,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死了太多人。

  虽然还是救了下来,但司大哥的身体也是那个时候出现了问题,因为脱离秩序所,违背天宫命令,秩序所、扼罪院、心理评估局全面撤出了阳城。”

  对于这个叶听白倒真的有那么一点印象,十五年前,瘟疫封城,大部分公共设施瘫痪,他们每个月都要例行一次的心理评估都被停了半年,要知道心理评估在这个世界是预防污染非常有效的手段,很少有事情会耽误这个。

  当时也只当是瘟疫余波,根本就没人在意,而且最关键的是心理评估这种事情自然是越少越好的,毕竟一旦超标多数是个死。

  叶听白:“在天宫眼里,一个污染物比一座城的人都重要?”

  司幼序:“没有可比性,在天宫眼里,普通人类不光没有价值,而且是可能爆发污染的累赘。”

  “那这座城为什么还能留到现在?”

  司幼序:“天宫不可能直接下命令屠了一座城,那样这个世界秩序会崩溃,秩序所撤出这里更多是保护性质,秩序所不存在,天宫没有任何途径或者办法影响这里,心理评估局本就是天宫控制人类的狗腿子,扼罪院一直也没和阳城有过交集,他们排斥的一直只是我而已。”

  叶听白:“那现在秩序所和心理评估局怎么都回来了,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说道这里,在场的几人都对司幼序投去了崇拜的眼神,就连司幼序自己都...似乎露出了一点自豪。

  林念花:“现在的秩序所和心理评估局,都是司大哥一人建立起来,不归总部管,所有人全部都是阳城人,包括我们几个都和你一样,都是司大哥一个一个捡回来的。”

  听到这话叶听白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个人撑起了一座城?

  也怪不得当初自己去心里评估局自首,遇见的却是司幼序,高级污染测定室,那个喝茶看报的司幼序。

  他也突然明白了司幼序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这里边可能有他的同事,成为断罪师需要天赋,现在阳城的秩序所大多是普通人,而这些普通人被售票员侵蚀多半会作为npc而存在。

  叶听白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下,灼痛的感觉从口腔直冲胸口,多少冲散了一些愧疚。

  “你该早告诉我,现在已经晚了,即使我不在去做任何事,售票员也会自然促成,木已成舟。”

  “你想多了,我也从不是什么良善之人,我从不在乎死多少人,我只想知道他们死的值不值,为什么会死,还有你为什么会这么做。”

  叶听白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压制了副人格之后只是个普通人,在这个世界里寸步难行,很多话我根本不能说,售票员说他可以帮我解决副人格难以控制的问题,只要我帮他把电影拍成功。”

  司幼序眉头一皱。

  “他真是这么说的?”

  叶听白看到这表情也是心里一紧,自己不会被玩了吧。

  “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只是污染物从不会帮助人类,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的污染大多把人类视为低等生物,这种瞧不起是深入他们骨子里的,你见的污染物还太少,你不懂。”

  叶听白沉吟了一下:“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被骗了?”

  “不,恰恰相反,除了某些对谎言有特别偏好的污染物,大多污染物不屑于对人类撒谎,他说大概率就是真的。”

  司幼序又挥了挥手,另外三人全部消失,这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叶听白两人。

  “如果是这样,你就放手去做,你的副人格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如果他真的是污染产物,那就只有污染可以对抗污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