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对暗号

  “喂,醒醒。”

  叶听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那女人很快就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浑浊不堪,就像一个几十岁的老年人,那女人醒来后就开始呢喃着一些奇怪的低语,并且试图抱住叶听白,虽然她真的很漂亮,但叶听白真的没有一丝怜惜之意,他双手一起按在女人头部,并且用力将她用力的砸向地板,那娇俏的头颅就像一个西瓜一般爆裂,做完这一切后叶听白甚至还在女人的尸体上擦了擦手。

  然后他拿出了本子在上边写道:“遇见一个女人,双眼浑浊,身体无异样,战斗能力差,怎么判断是否为基点?”

  “那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在污染世界中大多无法保持清醒,他们会疯狂,做出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极度的肉体痛苦可以让他们短暂清醒,然后会陷入更深层次的疯狂。”

  叶听白看到这行字,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他好像杀错人了?

  “可惜了,这不怪我,怪他们没早说。”

  叶听白走之前还把女人脸上自己的指纹擦了擦,以确保事情解决后,自己不会被琐事缠身,之后叶听白搜索了整个一层,他没有找到任何人,所有人都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争斗的痕迹,这和司幼序跟他说的场景可不太一样。

  按照司幼序的推测,这里边应该如果一个炼狱,所有的人类因为失去理智而陷入疯狂,可能会出现场面失控集体屠杀、自残、原始崇拜等等...

  有很多可能,但唯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安静,这里的人似乎早有准备,他们有序的撤离这里,不然无法解释这里虽然混乱,却没有任何尸体,除非是这个世界里的怪物有某种独特的能力杀人不见血。

  可如果按撤离来推算的话,前台的那个女人就奇怪了,为什么所有人都消失了,却唯独留下她,是弃子吗?

  叶听白把发现的情况写在了本子上,随后则是一个人上了二楼,二楼的情况而一楼大致相同,只不过是多了一具已经凉透了的尸体,那是一个男护士,单从外表来看并不能发现死因,只能看出他很痛苦。

  这时笔记本上也有了新的回复:“诊所有个地下室,入口还不确定。”

  叶听白得到这个消息以后便没有在这具尸体上多做纠结,转身上了三楼稍微探索了一下,在没有看到“活人”以后,就重新回到了一楼。

  他开始用黑伞不停的敲击地面,通过回声来大致判断地下室的位置,这个地下室的确存在,只是很深,起码有三米深,周围的材料也很特殊,显然不是能暴力破拆的地方,他只能逐间排查,通过敲击还有这些人慌乱撤退留下来的痕迹,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就在前台,也就是他误杀的那个女人脚下。

  起初他被那个女人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而忽略了在他身后的入口,那个入口并不隐蔽,但不仔细看又不会发现,起码能确定一点,这个地下室并不是为了躲避,起码不是为了躲避人类,因为太不隐蔽了。

  暗门之后是一条斜向下45度的狭长楼梯,通道还算宽敞可以容下两人并肩而行,周围的墙壁非常正常,可恰巧是这种正常才显得奇怪,在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平坦光洁的白墙?

  这是叶听白进入这个世界以来,看到的第一块正常的建筑区域,其他的所有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诡异变化,叶听白把这个消息写在了本子上,并且立刻得到了回复,那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建筑,对污染有一定的抗性,这里是一处没有经过备案的私人庇护所。

  能对抗污染的只有污染,所以这种庇护所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正常来讲它不该被建立在人群密集处,这是违反行为,而且建造这玩意只有一个机构能干,那就是收容处,他们负责收容各种已经被确认无能力毁灭或者有重要用途的污染物,而收容这些东西需要这种建造能力,建造出足够圈禁污染物的地方。

  可建造这种地方一般都是在深山老林中,绝不可能出现在闹市区,有人公权私用了。

  楼梯尽头是一扇金属门,看起来很厚重,而且地下室内部和外边没有任何连通,这应该是一间完全密闭的房间,这也是隔离污染最基本的条件,污染无孔不入,不完全密封根本起不到保护作用,而一旦完全密封这里边的人的呼吸都成了问题。

  如果空间足够大,里边的人也不多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现在很明显整个诊所甚至更多都挤在里边,现在这些人是死是活都不确定了。

  叶听白用那把黑伞敲击了几下铁门,响声很沉闷,听起来这扇门很厚。

  “里边有活人吗,我是裁判所的人。”

  叶听白显然没有破坏这扇门的能力,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人从里边把它打开,而没有任何东西比救援对这些人更有吸引力了,他得找一些人,获取一些信息,不能在小区里盲目的乱窜,这里的住户太多了,逐一排查不现实。

  “裁判所的专属摩托车叫什么名字?”

  一个虚弱的女声从门内传了出来,叶听白皱了皱眉头,还是回答道:“草泥马战车。”

  不知道为什么在说这个答案的时候感觉有些奇怪,现在副人格还不明白什么是羞耻感,那扇铁门在听到这个答案以后开始不停的传出咔哒声,过了两秒那扇门应声而开,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气流交换,室内和室外的气压似乎不同,被房间内的气体一冲叶听白自觉地后退了两步,并捂住了口鼻,一股强烈的尿骚味。

  在门口等待他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保养的很好,但眼角的皱纹还是暴露了她的年龄,她的脸上有掩盖不住的疲惫,眼球中充满了红血丝,但还没等他们俩说上话,一个中年胖子就冲了出来,嘴里喊到。

  “救援呢,先送我出去,我是副市长,快,我撑不住了。”

  那大腹便便的男人胯下一片湿润,甚至还能闻到臭味,显然这个人已经崩溃了,在那个男人迈出门的瞬间叶听白连续出手,每次都用黑伞精确的戳在胖子的四肢关节上,对于人体构造副人格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胖子的四肢被叶听白无情打断,痛苦的倒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说着污言秽语,极尽他的所能在对叶听白说着各种诅咒。

  似乎是被骂烦了,叶听白一脚踢在了那胖子的头上,那胖子当场就晕了过去,叶听白抬起头看向面前那个女人,现在的她似乎有些受到惊吓,想要再次关上铁门,叶听白一步踏上前去抵住了铁门,朝着房间内看了过去。

  房间不大,大概二十平米左右,里边堆满了人,二十平米也就是一间普通的卧室大小,两个人刚好,三个显挤,但现在这里起码堆了四五十人,他们大部分已经昏迷,大小便失禁,像尸体一般被堆在墙角,能保持清醒的也没几个人。

  房间虽然不大,却腾出了近一半的空间给几个人使用,只能说明这几个人的身份不一般,但这几个人能以普通人的身体撑到现在,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要么是基因很好,至少是公民起步,要么就是学过特殊的应对技巧。

  那个开门的女人看了一眼地上的胖子,迟疑的说了一句。

  “你刚才打的那个人真的是副市长。”

  叶听白皱了皱眉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女人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她看起来有些害怕,可能是叶听白刚才的举动实在太过暴躁,不论是断罪还是扼罪,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精神问题,因为这些人一直在不停的接触世界的黑暗面,他们本身就存在污染,必然会存在某些异于常人的地方。

  这些人在某些方面可以看做是神经病,他们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都有可能,在这个世界生活,大家活的都很明白,贵族和王族很少在地上露面,那种统治阶层的人都生活在天宫之上,天宫是一块巨大的钢铁大陆,它已经漂浮在天空中三千多年了。

  它像太阳一般在整个世界上周游,断罪亦或者是扼罪都是职业,它并不是身份等级,只不过它的职业特殊,权利过高,导致他们游离在等阶之外,天空之下,在这地上,他们就是无冕之王,可恰巧这帮王,心理有些问题。

  

举报

作者感言

懒惰的皮皮秀

懒惰的皮皮秀

今天赶火车回家,才到家,祝大家一切都好

2020-01-22 22: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