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漠视生命(求推荐票)

  副人格这时则是在叶听白脑海中提醒道:“她的目标是你,她的眼球已经朝你的位置不由自主的转动了十次。”

  叶听白一听这话就感觉不对劲,后退两步来到李笑笑身边,把司幼序的身份卡悄悄递给了她,今天这事一环连一环的,果然就有猫腻,恰好就在司幼序衰弱的时候来找茬?

  “去拿空枪。”

  李笑笑看了她一眼,正要转身离去,那个叫花莉的女人却是眼尖的很,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一层淡灰色的薄膜沿着墙壁,将两拨人都圈了起来。

  “小妹妹想要去做什么啊,你这样姐姐可要不高兴了。”

  司幼序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明白了一切,那薄膜看似透明,却异常坚韧,李笑笑用了半天力都没能冲出去,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死胡同,而是一个丁字路口,旁边那条路就是通往武器库的方向。

  司幼序看着面前这个女人,铁青个脸。

  “这个隔离间,你们早就动了手脚?”

  “司大人说的这是哪里话,您这隔离间怎么了,如果出了问题,不如让我帮您检修一下,刚好我今天带了人来。”

  紧跟着电梯里走出了几个人,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显然不是她说的检修那么简单。

  副人格:“这膜,我能破。”

  叶听白心中一喜,趁着两拨人扯皮的时候,就朝着那薄膜靠了过去,那女人虽然看了两眼,但却并没有在意,叶听白走到薄膜旁只是伸手简单一碰,就像水泡被刺破一样,灰膜瞬间炸裂。

  叶听白一拍李笑笑的肩膀,两人一起冲了出去,虽然已经离开那女人视线,但还是听到一阵恼怒的吼叫。

  “他做了什么!”

  李笑笑也是一脸好奇,虽然不知道刚才那灰膜是什么,但那花莉明显对这薄膜极有信心。

  “叶大哥,你刚才做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别耽误时间,我看司幼序的身体短时间内是没法战斗了吧,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武器库只有机器审核,不光要身份卡,还要虹膜验证,也多亏了叶听白带来了李笑笑,不然光有司幼序的身份卡,还真的进不去。

  武器库一开,扑面而来就是一股奇怪的味道,而且入目之出都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好像很久没用了一样,这里边堆满大量金属盒子,盒子外都是一些他完全看不懂的序号。

  反而是他觉得最重要的那把空枪,就像一根柴火棍一样被扔在了墙角。

  叶听白激动的问道:“这里的武器,都比空枪厉害吗?”

  毕竟哪个男人心里没有个武器梦呢,那空枪虽然笨重,但那金属的厚重感,还有骇人的威力,都已经超越了叶听白的想象,如果空枪在这武器库都算不上什么,那别的该有多强?

  “哪能啊,我们很少用到武器的,那些箱子大部分都是空弹,还有其他的大范围清扫类武器,但需要用到这种战略级武器的时候,基本已经没咱们所什么事了。

  在你来之前,这武器库压根没人来,就这把枪还是临时借来的。”

  听了这个答案,多少还事有点失望的,可想了想也属正常,毕竟他们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二线城市,规模有限。

  扛起空枪,两人就赶了回去,这前后也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情,而现在的场面却发发生了一些变化,小黑已经出现了花莉身边,一把黝黑的匕首已经刺破了她的皮肤,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但花莉却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不过她这样深入秩序所的腹地,就肯定有一定的把握。

  “司大人,我只是个传话的小角色,这没必要,而且你也知道,这不过是具皮囊,死便死了。”

  那女人说完竟然还主动迎了上去,匕首刺破了她的喉咙,鲜血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顺着脖子浸透了衣服,她的皮肤在变白,心跳在不断变慢,却没有看出半分虚弱。

  司幼序脸色虽然难看,竟然没有发作。

  “小黑,你过来吧。”

  脸色泛白心跳已经彻底停止的花莉,指向刚刚回来叶听白

  “他是总部指定要的人,只要司大人您把他交给我,我花莉这条命,都可以拿来给您赔罪,而且基金会还会全力帮助您,居中调和,让扼罪院为您恢复身体。

  怎么样,我们的诚意够足吗?”

  叶听白听到这个条件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而后更是直接跟副人格交换了身体,实在是这条件太优厚了,司幼序梦寐以求的不就是恢复身体吗?

  万一他想把自己交出去,自己有反抗的资本吗,叶听白想遍了所有可能,结果就是不存在。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不过溅的是自己的血罢了。

  不过好在司幼序立场还算坚定,立刻反驳道。

  “我劝你现在就滚蛋,别逼我。”

  花莉倒是没有一点怯意,明明那具身体已经死掉了,但表情动作却没有一点僵硬。

  “要是能逼的司大人出手,是我花莉的荣幸。”

  林念花上前抓住了司幼序的手臂,央求道:“你不能在失控了。”

  叶听白却看腻了这些人纠结的样子,把空枪抬起抗在肩膀上就准备开枪,突然间他的身体就像遭受了强烈的电击,不停抽搐,手中的空枪也无力的掉了下去。

  李笑笑连忙把他扶了起来,其他几个人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了过来,之前叶听白一言不合就开枪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叶听白慢慢直起身子一顿一顿的说道:“无...法...违...背主人格的意志。”

  副人格之前在幻境中能够强行占据身体,都是在那之前有主人格的授权,一些主人格完全没有提及的事情,他也可以打擦边球,可一旦触碰了某些副人格严正声明过的事情,就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

  叶听白抬头看向司幼序。

  “我可以开枪吗?”

  司幼序给了林念花一个眼神,林念花就主动上来按住了叶听白的手臂,没有得到司幼序的允许,又没有得到主人格的允许,他便不能开枪,副人格就总感觉有一股奇怪的闷气撒不出来。

  因为之前叶听白实在被副人格那种漠视生命的态度给吓到了,倒不是因为他杀错了人,或者一言不合就动手,而是他真的没有把生命当回事过,在副人格眼里,只要挡路一切皆可杀。

  可能仅仅因为一句口角,副人格便能动杀心,但如果这样杀下去,自己除了被收容起来,没有任何别的可能,他的实力还没法在这个世界目空一切,没办法主人格只能约束在约束。

  叶听白总感觉在副人格眼里,人类和他,就像蚂蚁和人类之间的关系一样,不是他喜欢杀人,而是他不在乎蚂蚁的死活。

  说到底叶听白怕的不是副人格杀人,而是怕他这样杀下去,会举世皆敌,自己活不下去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