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秩序裁判所

  副人格则是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逃?你的行为我不是很理解。”

  “你不理解的多着去呢,好好学着吧,那人白天还说不是裁判所的人,你看刚才,不是裁判所的人能是那副鬼样子?”

  他现在当然很在意身体里这个副人格,因为今天是他第一次和他这样毫无阻碍的交流,在之前叶听白一直非常讨厌它,试图当它不存在,但他更在意自己小命,所以才会有了后来主动去评估精神污染的场面。

  察觉精神异常拖延不报,又去了一直被严令禁止的黑诊所,还购买违禁药品,这随便一条罪都能让他把牢底坐穿。

  秩序裁判所,拥有地面之上的最高执法权,一般人一生都不会接触到的东西,但叶听白毕竟是一个记者,他对于各种信息肯定要知道的多一些,他大概是普通人里,最接近世界背面的人,也正是知道的多,所以他才明白,在裁判所手里,人命...不值钱,尤其是他这种平民。

  每个人进出城,是都需要刷身份卡的,在这个世界黑户的生存非常困难,一旦有人在期限内没有进行精神检查,那这个人基本做任何事都会受限,超过一周便会有人来主动找上门了。

  滴!

  【叶听白、平民、记录精神污染度为5%,身份卡状态正常,正常放行中】

  听到这话叶听白松了一口气,看来白天那次测试没有记录在案,他在官方的系统记录中精神污染度依然是5%,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数值,一点也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其实叶听白也不知道下午那个人到底想做什么,只希望他不要对自己太有兴趣才好。

  叶听白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该回家,如果司幼序想找他,肯定会想到他的老家,但是他特别想回家看看,父母在不远游,本来他都已经准备好后事,把所有存款都寄给父母,可这个时候突然又发现自己没有事情了,那种压抑了半个月的感情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他准备回家去看看,然后带着父母一起出去旅个游,清闲一阵,总之先把这段时间度过去在说,毕竟如果司幼序找不到他,在去骚扰自己的父母,那也是个麻烦事。

  叶听白的父母只是普通人,而且是下等民,永远都没资格进城市的那种,说来也是励志,叶听白生来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出生后基因检测被评定为优,拥有晋升公民的资格,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成功晋升平民,获得了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

  假如他可以在正常工作个二十年,取得一些不错的成绩,没准还真的能晋升公民,不同等级的身份所享有的社会福利,那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下等民一辈子都没法享受城市的医疗和福利。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下等民的精神污染可能性极高,放在城市里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一个小时后,叶听白顺利的回到了老家的村子外,此时已经是深夜,整个村子一片昏暗,借着星光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叶听白觉得这个小村子充满一种死寂感,毕竟深夜,所有人都睡了,也很正常,他只当是自己多虑了。

  只是这时副人格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停车,下车看一下。”

  “喂,你又做什么妖,我这就到家了。”

  虽然嘴上很不乐意,但叶听白还是踩下了刹车,现在他对于这个副人格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或者说崇拜,副人格在很多方面像个白痴,但又在某些方面比自己强太多了,比如在察觉危险这方面。

  叶听白走下车,站在村口,仔细张望,又依着副人格的意思在周围晃了一圈。

  “村里没活人了,我没有听到任何的呼吸和心跳声,空气流动也有问题,所有气流都自然避开了面前这座村子,一分钟内村里没有任何活动迹象,包括树叶的抖动,动物,全都没有,我建议你现在掉头。”

  “早一秒没准就能救人,这世上我在乎的人就剩下父母了,我可不想一无所有。”

  副人格:“你这种感情我无法理解。”

  “你当然无法理解,做事不是只有利弊,也不能送死,我先给那人发条定位,他不傻就应该会来救我。”

  叶听白跑进车内,打开了自己那辆车的车载通讯,给司幼序发了一条定位,不能拖,又想活,只能搬救兵。

  手机被留在了家里,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半夜发定位,司幼序不可能袖手旁观。

  随后他猛踩油门冲进村里,这十天他因为副人格的事情,和家里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也没有接到过任何电话,他还庆幸过,自己的父母没有在这段时间找他。

  引擎的轰鸣声传遍了这座不大的村庄,却没有任何一户人家有灯亮起,叶听白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他驱车停在自己的家门前,刚准备敲门,就发现门没锁,深更半夜不锁门,这可不是自己父母的习惯。

  叶听白拉开陈旧的铁门,钢铁的摩擦声在这个时候格外的刺耳,院子里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叶听白冲进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就是没有人。

  副人格在耳边说道:“按地上的尘土量,起码三天没有人走动了。”

  “三天的话,那就不该是跟我有关系了。”

  叶听白把整个屋子寻了个遍,家里的存折和一些贵重物品全都不见了,可存折的位置只有他母亲和他知道,就连他爸都被瞒着,屋子里也没什么被翻动的痕迹,看起来更像是他父母在经过准备以后才离开的。

  恍然间一阵黑雾闪过。

  “你快点,给儿子打电话,打通了吗?”

  “没有啊,打好几遍了?”

  “来不及了,得走了。”

  叶听白突然看到自己的父母出现在客厅里忙来忙去,两个人身体周围有一些奇怪的黑雾,他的手刚伸过去,就发现两个人的身影化作黑烟彻底消散。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你想要什么?”

  一个扭曲失真的声音出现,客厅的木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锁住,灯光同时亮起,只不过却是血红色的灯光。

  “你想要什么?”

  叶听白转过头,循声望去,发现沙发上多了一个人,他穿着一身红色西装,胸前插着一只玫瑰花,一个红色礼帽帽檐压的很深,他的脸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而且有一股让人作呕的腐臭味传来。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